追忆袁江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11月27日】我们的好同修、好站长袁江,在29岁的青春年华被甘肃的邪恶势力虐杀了。消息传开,震动了甘、青、宁、新四省(区)千千万万善良人的心。有一对法轮功学员老夫妇,心疼得无法自持,整整哭了一天。残暴的虐杀换来的不是畏缩和消沉,而是擦干眼泪后更积极的奋起。据说,袁江死后,上述四省(区)的真相传单需求量扩大了一倍──这恐怕是杀人的刽子手们始料不及的。

袁江得法前身体多病,曾经因病休学一年。他与大法、与师尊有很深的缘份,先后四次参加了师父亲自带的班。自那以后,身心巨变。

袁江的工作非常繁忙,经常加班加点和到外地出差,但他每天坚持学法炼功,从不间断。在一次交流会上,他说自己每天学法5~6个小时,多利用中午和晚上时间。只要有空,他总是积极参加集体学法炼功。晚上下班迟了,经常买二个大饼往学法小组跑。

98、99年,西北地区得法人数激增,大法书籍、资料奇缺,袁江经常用自己的工资买来,又托运、邮寄出去。师父讲法录像带一直供不应求,他用自己的积蓄买了几百盘带子,录好后一一送出去。每当有新点建立,都是他掏钱租录象厅放师父九讲讲法录像。这样下来,每每自己的伙食费都没有着落。

99年7.20前,山雨欲来,黑云压城,省内外发生了多起媒体造谣攻击大法的事件。同时,许多炼功点遭到冲击、干扰,学员被打骂,横幅、书籍被没收。袁江本人私下受到单位的“规劝”,还有公安的威胁、恫吓。袁江没有畏缩,他挺身而出,一次次作为大家的“代表”去党政部门上访、谈话。如98年7月的“《甘报》事件”中,他用修炼者的善良与慈悲,启迪了有关人员的人性和职业道德,使他们公开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并给大法学员们写了一封道歉信。

据知情人士透露:袁江被捕后,公安对他进行了刑讯逼供,所有的刑具都用上了,长达两月之久。袁江坚信宇宙大法,欲以自己的生命和鲜血唤醒邪恶之徒的良知,但邪恶之徒愈加疯狂,将袁江以“大”字形吊铐,大打出手,最后看见他确实不行了才放了下来,但仍然带着手铐脚镣。袁江知道邪恶已经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便以强大的正念自行解脱了手铐脚镣逃离了魔窟。由于长期被邪恶疯狂迫害,他遍体鳞伤,加之长期绝食,身体极度虚弱。在天寒地冻的荒山野岭,他耗尽体力,爬到一山洞里,昏迷了四天四夜。

在这期间,邪恶之徒动用了三千警力地毯式地搜索,在各交通要道、车站进行盘查,将兰州市几乎所有法轮功学员的家庭进行了非法搜查,并波及到其他县、市。有些学员家的门被撬坏,甚至有一位六十多岁的学员被逼从四楼跳下,摔坏了腰、腿,真是“苛政猛于虎”,邪恶行径与土匪无异。据可靠消息,邪恶之徒为封锁消息,将帮助过袁江的所有人士全部秘密绑架关押,包括于庭芳及其四个女儿等。在此,我们强烈呼吁联合国人权机构及全世界善良的人们密切关注,营救现被绑架的大法弟子及无辜百姓,以防丧心病狂的公安杀人灭口。

在这里,我们还是想再一次劝告各级公安:甘肃袁江一案,彻底暴露了江泽民推行的国家恐怖主义的狰狞面目。培养一个学有专长的人材不容易啊,仅仅因为他炼了修心健体的法轮功,就被迫害得走投无路,最后还夺去了他的生命,这是多么野蛮的法西斯政策!如果我们大家都对这种虐杀无动于衷,到最后,很可能大家都是这法西斯屠刀下的牺牲品。

中国人千百年来信奉“善恶有报,天理难违”的信条。99年7月江泽民镇压法轮功以来,在我们甘肃,已经证实有姚宝荣、李发明、尹永江、刘兰香、宋彦昭、张凤云、袁江、刘俊明、黄星瑾等十位大法弟子为宇宙真理献出了他(她)们宝贵的生命。另外,还有千千万万无辜的法轮功群众被非法劳教、监禁、拷打、折磨、抄家、罚款、流离失所……。这一桩桩、一件件血腥罪行都记录在案,清算的日子已经为期不远了。大家可能听说了,甘肃省公安厅厅长的儿子今年初出车祸暴死一事吧。正月十六,厅长的儿子一行四人驱车上兰山公园玩,在山顶翻车,其余三人都被甩出车外,只受了轻伤,惟独厅长之子与车同归于尽。现世现报的事,近来在我们甘肃、兰州的恶警、暴官中已经发生不少了,只是邪恶势力怕警心不稳,尽力掩盖着。上面提到的厅长的事,只是上天的警告而已,如其不悟,更大的惩罚还在后头呢。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