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河北大法弟子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11月29日】我是河北一名大法弟子,于98年得法,经学法炼功后,使我从心中懂得做人的道理,思想得到了净化,身体也同时得到了净化,消除了我身上四十年来病业,因此从我的心目中深信法轮大法的威力,法轮大法确确实实是正法。大法弟子都是义务教功传法,不准收费,只讲付出,不求索取。

从99年7、20以后,由于当权者的错误决策,不顾事实,不顾民心,违反宪法的规定,不顾宪法赋予公民的所有权利,迫害了大法,诽谤了慈悲的师父。因此我进京上访,想为大法、为师父讨个公道,说明我们所蒙受的不白之冤。首先我去了信访局。那里有30多个便衣,围上来,得知我是上访炼功群众,不允许我说话,就把我撵了出来。

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就去了天安门。没等到天安门就被便衣抓住送到天安门派出所,把我身上搜了一遍,把提包也给收去,然后把我关进一个铁笼子里。当时笼子里已经关进几十个人,她们都是修大法的,几十个人被挤进笼子里只能站着,挤的很紧,弯腰都不能啊。被非法关押的人中,多数是农村老年妇女,我想她们都是大法的受益者吧。

后来我被县公安局用车接回。在路上恶警就给我家打电话叫把3000元钱送到乡政府。由于我坚持炼功,恶警就把我非法送进看守所。被打、被骂不说,每天只给几个小窝头,小的可怜,一连六天不给水用,吃饭时只能用卫生纸擦一下碗。大冬天牢房的窗子开着,恶警们还经常打骂,家中人去了不让见,送去的东西也收不到,和犯人关在一起,晚上还得值班打更,只许坐炕边上,还得背所谓的监规。这样被非法关了半个月的时间,家中又给公安局送了3000元钱,另外又给了450元的饭钱。这次进京没说上一句话,却先后被邪恶之徒勒索了6500元钱,打骂、受罪。天下之大,竟找不到讲理的地方。

2000年3月份,我又被派出所叫去非法关押了半月,同时也把儿媳妇叫去(因为她也学大法)关了10天,因此我和同修去乡政府想说说我们都在做好人,不要监控我们和干扰我们,给我们一个炼功的环境,结果却被送进看守所,非法关了半月。后等了一段时间,我总想,人民的政府,人民的党,宪法上赋予我们公民那么多的权利和自由,为什么我去说句真话都不能呢?我进京上访要说的可是真话呀,也就是法轮大法好,同时也是相信人民的政府和党领导人呀!可我得到的却是被关、被押、被打、被骂、被罚款。这一切一切使我们人民大众无法理解那些当权者们,又怎么能相信他们呢?

回家后待了一段时间,我想那些决策的当权者们也可能有明白的时候,就又去北京想再次给大法讨个公道,给师父伸伸冤,结果又被抓了回来,送进看守所非法关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在被非法关押期间不让家人见面。在这期间为了炼功,我和同修们绝食,我被六个恶警摁着灌食,炼功时被恶警们看见就骂,两个月后才放回家。

我想这么好的功法,能让人心身得到健康、家庭和睦、乡邻和睦。真要人人都学大法,人人都会做好人,对人民、对国家真是有百利无一害,就是看守所里被押的犯人得法后都能学做好人的大法,为什么就不让我们学?不让我们炼呢?而又说成是邪的呢?真是叫人不理解,那么报纸、电视上又编了些谎言欺骗那些不了解法轮功真相的人们和那些善良的人民,所以我还得去北京正法。

于2000年12月份又一次去北京,这次进京没走到天安门就被抓住关了起来。这里已经非法关押了许多弟子,有的被锁到大树上,我当时被关进一间小屋里,看见有警察在打骂人,等说出是什么地方来的为止。那些恶警们说:“你们不用告了,我们就是不管那些打、砸、抢的,一条龙专管炼法轮功的。”后来,我又被送回本县看守所,当我被押去非法审问时,我说我炼功没罪,上访没犯法,法轮大法是好的、是正的。当时就被六个恶警摁起来打骂。这时我不知怎么来了劲,就拼命地挣扎起来,结果这六个年轻大汉累得上不来气,说我这么大年纪还真有劲,就不再打我了,说了些骂人的话,这样他六个人也没制住我。我想这是大法的威力吧。最后他们用双铐紧紧地把我铐在椅子上一个上午的时间,等他们缓过气之后,说了些坏话,才用车把我送回看守所。我在看守所再次被非法关押期间,我的孩子们也被乡政府的邪恶之徒派人非法看管起来,同时把家也给抄完,所有的电器,及做饭用的汽罐、炉具等也给抄走(后来我才听说是江泽民下的密令要对大法弟子实行“精神上摧毁、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真格是家中人没法做饭,没法生活。这期间在看守所就更苦了,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更多了,不给水喝,30多人被关进一个房间里。大伙只能坐下,无法躺下睡觉,大腊月天,前后窗都敞着。我们都睡在地板上,恶警还不给被子。这时还听说江泽民下了密令要把我们都送到边远的深山和沙漠里去。为了抗议迫害,我和同修们又开始绝食,又被恶警们摁住灌食。

在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中,有被从家中骗去的。看守们说,你们炼法轮功就有罪。不知被关了多少天,一天恶警把我们叫去,不给我们说明什么,就让我们摁手印。我们问他们为什么让我们摁手印,他们不说。两天后的早上3点多,我们被叫醒,什么都不让带(被子、衣服等)连一张卫生纸都不让带,把我们二十多个人押上车送走。大雪天,路上很滑,一路上看到不少交通事故,经过十来个小时的时间,才知是到了石家庄劳教所。路上连冻带饿,进屋后恶警就让我们面对墙站着,当时就有几个同修身体弱,就昏了过去。

在劳教所,恶警每天都逼我们写所谓的“保证书”,轻则电棍打,重则吊起来、关小号。有一天给我们一碗白水喝,我们喝后都觉得混身没劲、四肢无力,才知道水里边放了什么药物。我们还天天被逼迫坐在小凳子上不让动或干活。谁要稍微一走神,就被叫去治、电、打、骂。晚上常听到同修们的惨叫声。同修们为了抵制不穿劳教服装,而被打、电棍电。我们为抵制邪恶,就打坐炼功,警察看到也是害怕,有时来记者不让我们说话。后来恶警们晚上秘密行动,把同修押去打骂用刑,他们让罪犯晚上看着我们,不让我们炼功,发现我们谁炼功了、说什么了,晚上就带去用刑,几乎每天晚上都有同修被打的惨叫声。

我们炼功人没有罪,我们没有违反国家宪法,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公民有上访的权利是宪法的规定,是公民的权利。江泽民邪恶集团迫害这些善良的炼功人,侵犯了公民的合法权利,利用国家执法队伍违法地残害法轮功群众。自古来都讲,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时辰一到,一切全报。李老师在《转法轮》中讲“人不治天治”,等到法正人间的时刻,邪恶之徒一定得到应有的下场。

在此我向全国所有善良的人们,向全世界所有有良知的人们呼吁,伸出援助之手,一齐来救援还在被非法关押、被迫害的善良的大法弟子们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