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污腐败的山东莱芜市委书记李玉妹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事实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11月29日】李玉妹上任莱芜书记以来,为捞取政治资本,与几个政治打手黑箱作业,暗中勾结,向所属各级政府、单位、公安发号施令,用各种犯罪手段利诱、威逼、恐吓、用谎言蒙蔽,使不明真相的人参与了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活动。她对当地的大法弟子实施酷刑折磨,强行灌食等惨无人道的手段,对大法弟子实行跟踪、蹲坑、电话窃听等卑劣计策,就连六十多岁的老人和十几岁的学生都不放过,把大法弟子强行送劳教,对一些体检不能劳教的,竟采用对主管部门施加压力和送礼施贿的办法让其接收。李玉妹上任不足一年,这弹丸之地的小小莱芜就有30余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1名被迫害致死,10几名大法弟子被迫流离失所。她多次办强制洗脑班,对大法弟子的非法关押达千人次之多,索取大法弟子及家属血汗钱几十万元,迫使大法弟子流离失所,使无数家庭妻离子散,失去了幸福甚至失去了生存的权利。以下是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的部分简况:

1、王婧,女,16岁,原莱芜凤城高中学生。2001年3月,她由于叛徒的出卖,在北京被抓,押回莱芜看守所非法关押。邪恶之徒对其施用各种刑罚、逼供、毒打等流氓手段,年仅16岁的孩子被残酷折磨得体无完肤,4月份被强行送济南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3年(当时由于王婧被打得惨不忍睹,劳教人员曾拒收,并说:把人打成这样了,送到我们这里)。王婧的爸爸,也被邪恶迫害得流离失所,邪恶之徒曾以2万元悬赏金,通缉他,但阴谋未得逞。王婧的爸爸修大法后,曾拣到价值50万巨款的手提包,但他毫不动心的、一分不少的交给了失主。请问当今社会,除了修大法的人能做到外,还有谁能做得到呢?王婧的小弟弟欣欣曾随父母多次进京护法,也被关进牢房,人称“新时代的小萝卜头”。现在刚满3岁的小欣欣经常喊着“我想我姐姐,我要上学”等话。

2、王慧,女,在下楼送孩子上学之际,被官寺派出所以邵立勇为首的五、六个恶公安强行按倒在泥水里,后带走,把她的小孩扔在街上不管。2001年1月12日,她先被送往王村,遭拒收,恶警苏国建又利用其同学关系送礼,将她送济南劳教。在此之前,官寺派出所恶警苏国建多次上门骚扰、抄家,曾在光天化日下在商场将其铐走。

3、尹玉新,王慧的丈夫,2001年7月13日,他在家帮老人盖房子,官寺派出所的一伙恶警突然闯上门来,将家中两位年迈老人打倒在地,把老人打得鲜血直流,接着把他强行捆绑抬走,送王村劳教3年,(据说,当时是以一姓韩的公安副处长为首的)家中留下年仅8岁的女儿和70多岁的父母。

4、冯磊,男,2000年底深夜,正在家中睡觉,被翻墙入院的恶警砸开房门强行抓走,在无任何理由的情况下,于2001年1月12日,非法送王村劳教3年。

5、韩玉贵,女,31岁,莱芜市技校教师,2001年1月21日,被恶警从家中无理铐走,当时将她的手腕卡得鲜血淋漓,惨不忍睹。此前,她因坚修大法,被邪恶之徒非法拘留过,并多次被骚扰,且被掠走现金1万元。

6、张夫翠,女,35岁,在自己租住的房子里被莱芜恶警在光天化日之下强行抓走,送济南劳教,留下早已失去爸爸的小女儿无人照管。

7、窦立云,女,31岁,莱芜市第二染织厂职工,因坚修大法,被邪恶多次拘留,百般凌辱,抄家罚款。2001年1月21日,被恶警非法送济南劳教。

8、刘红英,女,莱芜市交通局职工,在莱芜看守所被邪恶折磨毒打得面目皆非后送回家中,第二天(2001年1月21日)便被强行送济南劳教(因伤势太重,曾拒收)。

9、贾新建,男,27岁,残疾人,莱芜张家洼镇港里村,因坚修大法,多次被邪恶非法拘留、关押、抄家。2001年3月,在市郊的大街上,被跟踪而来的恶警强行抓走,送王村非法劳教3年。

10、段崇华,男,39岁,张家洼镇山子后村,2001年1月10日,在街上被突然而来的五、六个恶警打倒在满是泥水的地上,强行拖上警车,关进莱芜看守所,两天后送淄博王村非法劳教3年。在此前公安局多次对其非法拘留、抄家,并多次勒索现金共3000元。恶人柳青曾将他铐在电线杆上直至昏蹶。其妻被迫流离失所,家中年老多病的老母亲和两个小孩无人照管。

11、孟光宝,男,张家洼镇大罗庄村,因讲真相被非法刑拘1个月。释放后不久,2001年1月22日,从家中被强行铐走,当日即被非法送王村劳教。其妻和年仅15岁的儿子因进京上访,也被这伙邪恶之徒非法拘留15天。

12、亓英俊,男,2000年6月9日早炼功时,被恶警强行抓进莱芜看守所,第三天被非法送王村劳教。狱警对其施以各种酷刑,曾用坐铁板凳、八根电棍同时电击等刑罚,妄想改变其意志,后来对其家属也不放过。2001年以来,以李玉妹为首的恶人公安政保科长柳青多次带人夜间砸他家的防盗门,搅得整幢楼不得安宁。由于邪恶的不断骚扰,亓英俊之妻(大法弟子)被迫流离失所,家中两个年幼的孩子由七十多岁的老人照管。

13、李松龄,女,64岁,在莱芜市人民医院工作,因去北京护法,被恶人押回莱芜看守所,遭受惨无人道的身心摧残,于2001年1月21日被非法送济南劳教。

14、吕夫香,2001年7月早上,在讲真相时被一恶人跟踪举报,约7:30分,莱芜公安局及张家洼派出所多名恶警将刚刚到家的她强行押往莱芜看守所,并非法抄家搜走了所有大法书籍和录相机、录音机等物品。13天后,她被非法送往济南劳教,因查体不合格,回到家中。张家洼派出所邪恶所长曾几次威胁其婆婆,让其丈夫与其离婚。

15、石峰,男,38岁,莱芜市城区石家庄村,2001年4月底,正在家中吃午饭,公安局柳青等恶人闯进家中,诓骗其去开会,结果却被非法送王村劳教3年。其妻吕夫玲,于2001年9月21日,被20多名恶警强行从家中绑架到莱芜看守所,数天后送济南欲劳教,但因查身不合格、恶人柳青送礼仍拒收,被送回家中。

16、吕昌明,男,39岁,莱芜市潘西煤矿职工,曾两次被莱芜市看守所毒打得奄奄一息后扔出(明慧曾报导,并附照片),并被勒索现金3000元。身为市政法委书记的邪恶之徒张正泉,亲自带恶警去吕昌明家抄家并大放厥词:“哪有报应,俺不信。”且谩骂其家人。2001年7月,张正泉指使公安政保处副处长侯学志带十几名恶警闯入吕昌明家中,非法将其送往王村劳教。

17、岳常富,男,40岁,2001年国庆前夕,他在官寺商场正常经营时,被一伙恶警骗到官寺派出所,后其妻去要人,派出所恶警却说:没有事,找他谈谈话。结果他被强行送王村劳教。邪恶之徒如此疯狂,在光天化日下乱抓好人。大法弟子岳常富在莱芜官寺商场经营以来,曾多次被市工商局命名为“守法经营户”、“文明经营户”“先进个体户”称号。抓走岳常富后,邪恶之徒又对其非法抄家,搜走了大法资料等物品,家中只有妻子带两个年幼的孩子艰难度日。

18、崔永恒,男,31岁,在莱芜市科委工作,被非法劳教于王村。

19、常新红,女,35岁,在莱芜市技校工作,被非法劳教于济南(现因病保外就医)。

20、刘守信,男,莱芜张家洼镇港里村人,曾被市看守所、拘留所非法关押五次,2001年农历二月初九早,张家洼派出所所长赵信增带几个恶徒,将正要去上班的他骗走,送进市拘留所,释放后,又被送进张家洼敬老院,5天后,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非法送王村劳教3年,家中尚有两个正上学的孩子,妻子一人艰难持家。

21、姜红群,女,莱芜市辛庄镇杨家横村人,2001年国庆前夕,在地里刨花生时,被邪恶抓走,后送济南非法劳教。

22、张桂花,女,46岁,莱芜市南冶镇对仙门村人,被非法送济南劳教。

23、周秀芹,女,50岁,莱芜市张家洼镇鲁中冶金矿山公司职工,2000年腊月二十八日,被强行送济南女子劳教所劳教3年,被罚款2300元,单位停发一年工资。现家中只剩老伴一人,并且一直处于被监视状态。

24、徐印龙,男,39岁,莱芜市张家洼镇鲁中冶金矿山公司工程师,现北京科技大学毕业生(原中国矿业学院)。曾两次被莱芜市公安局非法刑拘在看守所,其单位对他及妻子(修炼)扣除一年的工资,每月只发160元生活费,并对夫妻两人罚款共2300元。2000年腊月二十八日,莱芜市公安局非法判他劳教3年,送淄博王村劳教所。

25、李明德,男,莱芜市南冶镇人,被非法送淄博王村劳教。

26、陈静,女,莱芜市里辛乡工商所,2001年1月,被非法送济南女子劳教所劳教。

27、张秀英,女,山东华冠集团职工,2001年被非法劳教于济南。

28、张宏伟,女,2001年10月份被非法送济南劳教所,至今未归。

29、宋克广,男,莱芜城区大曹村人,2000年12月25日,因进京护法,两次被抓进看守所共被非法拘留37天。2001年8月24日与妻子正在家中,被莱芜市公安局、马庄派出所约20名恶警包围,并闯入家中,在无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大肆抓人,几名恶警同时扑上去,卡住宋克广的脖子,摁倒在地,用拳头打其眼部,背上打出中指长的伤口,并且几名恶警又扑上其妻子,将她打倒在地,戴上手铐,光着脚,就这样夫妇二人被塞进了警车,送往看守所,而后,恶警们又强盗般将他们家翻了个遍,掠走大法书籍一套、磁带及录音机一台。他们被非法关押几天后,宋克广被非法送王村劳教3年,其妻被非法送济南劳教,因查体不合格,莱芜恶警向济南劳教所送礼,遭拒绝后,无奈,将其妻送回家中。几天后,其妻外出回家,发现门玻璃被砸坏,房门敞开,显然邪恶之徒又来进行过非法搜查。

30、王勇,男,34岁,莱芜钢铁企业集团。2000年7月被非法送往淄博王村劳教。

31、王德贤,男,50多岁,莱芜钢铁企业集团。2000年7月被非法送往淄博王村劳教。

32、张文华,女,36,岁莱芜钢铁企业集团。2001年6月被非法送往淄博王村劳教。

33、焦方玉,女,34岁,莱芜钢铁企业集团。2001年9月被强行堕胎后被非法送往淄博王村劳教。

34、尚庆玲,男,38岁,莱芜市里辛乡茶峪村人,因坚修大法,曾被两次非法刑拘,最后一次,即被迫害致死前,他在自己买青菜的摊位上被恶警强行抓进莱芜看守所,期间,他以绝食来对抗邪恶的无理迫害,邪恶对其毒打、强行灌食,2001年2月1日,因强行灌食导致食道感染而被迫害致死(明慧曾报导过)。家中只留下可怜的妻子和一个孩子相依为命。

这帮以李玉妹为首的犯罪人员甘当江罗政治流氓集团的打手,他们放着社会上的大案要案不管,却对这些“真善忍”大法弟子大打出手,他们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犯下的罪行不可饶恕。他们贪污受贿,鱼肉百姓,他们欠百姓的也是罪债累累。

李玉妹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李玉妹曾任山东省临沂市市长一职。在职期间,可以说劣迹斑斑,她利用临沂城区旧城改建,大搞土木兴建之机,贪污受贿数额之巨令人难以想象,她大搞权钱交易,光临沂广场建设一事,在建筑公司的选择上、原料来源的确定上等等,李玉妹受贿达百万元以上。还有临沂市电信大楼施工队的选择上一事,在临沂有多支信誉较高、质量过硬的大建筑公司她不用,也不搞公平合理的投标竞争,却偏偏从平邑弄来一个施工队来承包,就是因为李玉妹曾任平邑县委书记,这中间行贿受贿的过程内行人一望便知。

另外,临沂一家“天天过年饺子屋”酒店,虚开增值税发票达上亿元(包括给下边县区提供),其后台老板便是李玉妹。事发后,某税务局的几位领导都被“双规”,李玉妹却使用金蝉脱壳之计,把自己的弟弟和丈夫推出去顶罪,暂时逃脱了法律的制裁。

去年冬李玉妹弟弟遭报,骑摩托车撞上电线杆毙命,李玉妹硬是将此事嫁祸于个体三轮车,从此把火气发泄在个体三轮车身上,下令将个体三轮车用铲车铲走砸烂,从此所有个体三轮车可真倒霉了,直接破坏了个体三轮的正常经营到现在。一提起李玉妹,临沂的老百姓无人不知其丑闻。

正告李玉妹等凶犯:江罗倒台后你们犯下的罪行是要自负的。停下你们那罪恶之手吧!天理昭昭,恶有恶报,多行不义必自毙。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