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正法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11月30日】2001年10月28日,天安门广场一片恐怖,早晨在看升国旗人群的后面,警察、便衣、武警几乎是一步一个,把人群包围起来。升旗结束,人群中传来“法轮大法好”的呼声,几个便衣恶警扑上去抓住一个老太太,恶警一边打老太太一边往警车上推。这之后,广场上,天安门前,金水桥边都有大法的横幅不断展出,正法呼声响彻云霄,多数弟子安全返回,我和两名功友在天安门右侧展开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在返回途中高喊时被恶警抓住,这时我用尽全力高喊,声音回荡在广场上空,震撼着天宇,无数的邪恶被销毁,我一直喊到中山公园内的派出所,后来恶警又把我送到了天安门派出所。

一走进臭名远扬的魔窟──天安门分局派出所,只见一男功友趴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另一功友被双手分开铐在椅子上。我被恶警抓住头发强行照相,非法搜身后关进铁笼里。那天被关进铁笼的共有18人,我们一起背师父的诗《秋风凉》,顿时沐浴在主佛无限慈悲与佛恩浩荡之中。师父说“既然旧的恶势力非要给我们清除他们的机会,那就好好利用它。历史上没有过,也算是难得。”(《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

我们就坐在地上集体发正念清除邪恶。恶警不给我们饭吃,不让喝水,不让上厕所,还往65岁的老太太头上吐口水,一个恶警一脚踹倒了要求上厕所的有残疾的男功友,肥胖的所长恶警把14岁的小弟子提出去猛击左胸,孩子被打哭,我们全体高喊“不许打人,停止迫害,善恶有报,迫害大法弟子有罪,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我们不停地喊,最后恶警都出去了,任凭我们喊,直到晚上9点左右我们被强行推上两辆警车送往看守所,一路上我们拉开车窗,继续高喊,正法的呼声响彻北京上空,让世人知道江泽民邪恶集团在迫害我们。

大约22点左右到了北京东城看守所,我们被编了号,分在两个监所里,当天我们全部绝食绝水,抗议非法关押的恶行。管教让两个吸毒犯看我们大法弟子,他们骂我们“想绝食出去没门,有的是办法治你们。”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大法坚不可摧》)我们证实大法是最神圣的,不允许邪恶非法关押迫害,我们不是犯人就不能吃犯人吃的饭。

绝食绝水第四天,我和男同修出现抽搐的状态。第五天开始被恶警残酷的灌食。当时一功友(被编号12)拒绝灌食,被管教揪头发,后来又让犯人硬拖出去灌食,凶恶的狱警用鼻饲插塑料管强行灌食,12号功友差点灌没了气。14号功友被灌后,回到监室里呕吐中带血,痛苦不堪。我因头一天抽,和心脏异常被铐住双手送往医院,下车后我大喊“把我手铐打开,我不是犯人,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不上医院,我没有病,我是被迫害的。”两名保安架着我到医院检查后,没等我系好扣就架着我往外拖,我向围观的人洪法。回去后,我全身颤抖,整夜睡不着。第二天,我又被戴上脚镣,送往医院,他们把我手脚铐在床头,强行输液,我不配合他们,要求释放我,管教说没权放我,不吃饭就输液。然而,我的心脏越输越不正常,医生不断地做心电。一次做完心电,我止不住泪流满面,我感到师父的无限慈悲和加倍呵护,用语言难以表达。只要我们坚定,正信,正悟,有师在有法在,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后来恶警又把我转到公安医院。就这样经过了四个医院的诊断,在我心脏、血压极不正常的情况下,我又被拉回看守所,这时我已绝食11天,回去后恶警非法扣了我179.30元的门诊费,绝食第13天,我被无条件释放。又经过27小时的返程,我回家了。

在我被送上火车的当天听到12号、14号功友也被送进医院,生死未卜。还有7.22和10月进京而失踪的大法弟子,因未报姓名而被非法关押在那里。这都是江、罗流氓恐怖集团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证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