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素芳,你在哪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12月16日】善良的人们啊!你们可曾听到重庆女子劳教所一串串的铁链声?可曾听到恶警们无休止地咒骂、狠毒的打人声?可曾听到恶习深重的劳教人员拳打脚踢的谩骂声吗?然而被迫害的是谁?他们便是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

今年1月11日,大法弟子张素芳(重庆市长寿葛兰镇青丰村党支部书记,妇女主任)因炼功被女恶警严丽萍歇斯底里的折磨后,第二天她双手被吊铐在窗子上,她的双手麻木,全身发抖。看守她的人见状不忍心,便用凳子垫在下面想让她缓缓痛苦。刚站上去就被邪恶严丽萍看见了,命令不准同情张素芳,谁同情她就处罚谁。直到第五天晚上一直被吊铐着的她突然全身剧痛,脸色苍白,身体剧烈抖动。在张的身心受到严重摧残,身体出现极度危险之下,值班公安才勉强给张素芳解铐。

每次邪恶诽谤大法、诬陷师父时,张素芳都会坚定地站出来证实法。邪恶的刑罚:臭脚布堵嘴,胶布、警绳、手铐……,每一样都沾着她的鲜血……。

今年五一节,坚定无比的张素芳双手被反吊铐在窗上,非常凄凉地痛哭出来,惊动了所有在场的人。她说:“我为了讲真话,受到非人的折磨,家里的亲人受到极大的伤害。我爱人重病在身,儿子念书需要钱也没人照顾他。我是家里唯一能做事的人,爱人来看我,只有卖掉家里的粮食作路费,然而却被公安拦在门外不准接见……”一个非法的指令,拆散了幸福的家庭;只因一句真心话,就付出所有的代价。到底是谁在破坏家庭?

张素芳在劳教所里受尽了迫害,到了后来,她的精神都有些恍惚了,生活也不能自理。然而公安与劳教人员认为她是装出来的,更加残酷地迫害她。他们强迫威胁她写“三书”,然而坚定的她仍然是不屈于邪恶的压力。于是邪恶用各种各样方式来挖苦她,把一切不顺的事全发泄在她那弱小的身体上。只要不如意,就打她、踢她,反吊铐。她的全身真是伤痕累累,晚上经常痛得不能入睡。被折磨得骨瘦如柴的她却展现出一个大法弟子的洪大慈悲,她常带着微笑直视一切。长时间的精神和肉体折磨使她渐渐地神志不清。然而“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却深深地打入了她的生命最微观中。一有机会,她就结印双盘,口里不停地说:“法轮大法是正法!”炼功动作已记不太全,她就常常站着或坐着合十。每当这时,就会遭来“包夹”人员的打骂。同舍房的大法弟子用身体保护着她,那场面真惨不忍睹。向狱警反映了情况,劳教人员却从来没收敛过,也没有受到任何处罚。有一次,劳教人员把她从床上拖下来,一顿拳打脚踢后,然后用极尽下流的方式对她进行侮辱……

她常常是旧伤未愈,新伤又添。由于不分白天夜晚地把她铐在床上,张素芳全身青一块、紫一块,伤痕累累。由每天能吃一两、半两饭到后来几乎完全不吃或只吃一两口,不喝水,不吃菜,长达两个星期之久,身体虚弱得无法形容。

劳教所看她不行了,便通知她的家属把她接走。她出所时已奄奄一息,她的家人看见她被折磨成这个样子,悲愤地说:“你们不把人整成这样,你们是不放人的。”

张素芳在劳教所短短的半年时间里,由一个知书达礼、健康的人变成了一个精神恍惚、小便失禁的纸人,这一切是谁造成的?那些恶警一方面说她装疯,一方面又借题发挥,攻击大法,妄图以此来掩盖他们犯下的罪恶。在黑色恐怖的日子里,亲朋好友也受到株连。

饱受折磨的大法弟子张素芳你在哪里?你还在人世吗?你可曾听到我们的声声呼喊?

(编注:此材料由一大法弟子提供。张素芳被接回当地后两三天便去世了。)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