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革命:“好女儿,爸爸支持你!”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12月29日】退休前我在省委机关工作。打过仗,负过伤。可算是一名把一生都奉献给了共产主义事业的忠诚战士。我的老伴也当过兵,在医院也算是一个有点名气的大夫。我们有两个宝贝女儿。大女儿在美国工作,小女儿在北京读硕士。朋友们都夸我们有个幸福的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小女儿炼上了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我们家的宁静生活从此被突如其来的迫害法轮功的政治风暴一下子给卷走了。先是小女儿回家一趟,什么也不说,匆匆拿了一些衣物和随身用品就走了。接着学校、单位、居委会、派出所不断地派人来家里问,我小女儿到哪去了?这时我们才知道,我们的小女儿已经离开了学校。当时的迫害法轮功,实际上是在搞一场空前规模的政治运动,铺天盖地而来。全党、全军、全民总动员,其声势之浩大,为历史上罕见。所有电视、广播和报纸都是千篇一律地全力“揭批法轮功”,从中央到地方,从城市到农村,从机关团体、企事业单位到学校,以及各街道、各干休所都一个不漏地搞人人过关、个个表态,搞检举揭发,称之为“拉网式地反复排查”。甚至在各交通要道、车站、码头和机场的进出口设置关卡,一一盘查,只要“不骂法轮功的”或是“形迹可疑的”,马上就被带到附近的派出所搜身或被带到其居民点抄家。在那些日子里,不论白天黑夜,满城都被飞驰尖叫的警笛搅得人心惶惶,鸡犬不宁。事后知道,抓了很多人,有的看守所已经人满为患了。

我们暗自庆幸,可能我们的小女儿已经躲过了这一劫。但一想到她的未来命运,就有无穷无尽的担惊害怕!只要是电话铃或门铃一响,我们的心就蹦到嗓子眼上,紧张得要命,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祸福难测。我干了一辈子的革命工作,怎么也想不到今天竟在自己革过命的地方,过着这种担心受怕的生活!内心的苦闷、委屈、烦恼与气愤,实在是难以言表的。尤其在大规模地组织学生、干部、职工和居民看“天安门自焚”图片“展览”及“万人签名”等活动后,一瞬间法轮功就被戴上各种大帽子。在这样巨大的行政与舆论压力下,我们明显地感到,同情的目光少了,异样的眼神多了,问寒问暖的少了,有意回避的多了。

我对老伴说,“不就是炼了不让炼的气功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值得这样小题大作!不让炼就不炼了,还要咋的?瞧咱们这里先前学法轮功的人还少吗?党员、军人、干部、领导、职工、家属、学生,年青的、老头子、老太太,什么人都有,我就不信有这么多的人要去反政府、反党,要去当反革命!不就是想锻炼锻炼身体嘛!瞎胡整!怎么不去整治贪官污吏?可能我的老伴思女心切,整日茶饭不思,长吁短叹,半夜又常被恶梦惊醒,一夜坐到天明。她的神经几乎快要崩溃了!

一天,大女儿来电话了。她说妹妹告诉她,她不敢给家里打电话,因为家里的电话被监听了。说她与几个同学去了南方,一边打工,一边在做洪法的事。南方临近港澳,老百姓都能听到一些外面的真实情况和信息。同情法轮功、为法轮功鸣不平的大有人在,都说当权者太过份了,搞过了头,是大冤案,以后肯定会被平反的,所以不用担心她。不久,大女儿回国,为我们办了出国手续,把我们接到美国。

到了美国就再也听不到今天批判这个、明天批判那个的喧叫声了。再也看不到中央电视台那些千篇一律、重复得令人作呕生厌的场面了。我们的耳朵与眼睛终于得到了“解放”。可是对小女儿的思念与担心却与日俱增。老伴常自言自语呼唤着小女儿的名字,“你炼什么气功都好啊,非要炼这个法轮功?要不,和我们一起来美国,有多好!”这话把我也撩起来了:“就是呀,要不,怎么炼出这么大的祸事来!”奇怪的是,大女儿从来不责怪自己的妹妹,也不说法轮功半个不字。她告诉我们,现在世界上已有40多个国家的人民群众在炼法轮功。法轮功在台湾、香港都可以炼。唯独法轮功发源地中国不准炼。说她在美国的老师、同学和同事中有很多人在炼法轮功,效果都很好。炼法轮功的人都很善良。说,“妹妹又不是小孩子,她要炼就让她炼好了。”

我这两个女儿从小形影不离,亲密无间。大女儿稳重,小女儿机灵。大女儿很明确地表示她是理解支持妹妹的。不由得使我心中为之一震:“是啊,我也不能只听大陆的一面之词,一边倒的宣传和一个声音。应该深入一点去了解法轮功。”

一天,我去附近某大学的校园参观,被一个法轮功展板吸引住了,聚精会神地看了一个多小时。有位和我小女儿年龄差不多的女学生走过来和我攀谈,很耐心地回答了我的一些问题。她递给我一叠法轮功宣传资料,说:“老伯,您拿回去慢慢看就会明白的。”从她清澈如水的眼神里,我看到她是那样的自信,那样的光明磊落与坦荡真诚。蒙蒙之间我突然觉得这个眼神曾经见过,那不就是我那小女儿天真无邪、纯净无比的眼神么?

于是,我回到家,一口气看完了全部的资料。我打开所有的照明灯具,拿着放大镜逐一地仔细察看图片上的细节。我打开电脑,点出资料上介绍的网址,看了又看“天安门广场自焚”的录像资料。这时老伴也凑合过来。她很快也找出了一些破绽,指着录像画面上的刘春玲说:“这个女人明明是先被重物击倒的,是他杀,怎么叫自焚呢?”“画面上有两个王进东。真王进东脸窄,假王进东是大块头,脸宽。很明显,不是同一个人!”“假王进东被烧成那样,胸腹前装汽油的塑料瓶却不燃烧,丝毫无损!”“再看那个站在假王进东身边的警察,提了个防火毯,他的动作明显的不是去灭火救人,而是做姿势等着拍照,哪有火场救火的气氛,完全是在拍戏。”如此这般的破绽太多太明显了。这不是明目张胆地在栽赃陷害,贼喊捉贼吗?卑劣伎俩,一眼就穿帮!

可耻呀!一个有八十年历程、六千万党员、统治着十三亿人的执政党,拿不出一点正当的理由,却如此粗暴地禁止人民群众炼法轮功。可是无论怎样的打压,也动不了他们炼法轮功的热情。在老百姓依然同情和支持法轮功的情况下,竟敢如此卑劣地炮制了一个所谓的“自焚事件”,嫁祸在法轮功头上!以为这样能让老百姓放弃同情与支持法轮功,以维持其早已百孔千疮的统治权威。

可悲呀!这里哪有一点点大国、大党应有的光明磊落、坦坦荡荡的气节风度?丢尽了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的脸!这群卑鄙无耻的党阀党棍,终日谎话连篇,无诚无信,凶残阴毒,心狠手辣。与市井无赖、卑琐小人相比,又有什么两样?他们能代表十三亿中国人民么?能代表中国共产党的六千万党员么?

与此同时,我隐隐约约地感到一种莫名的危机正在迎面袭来!文化大革命中,在当时高度专权的党阀、党棍的统一号令下,全党、全军、全民不也是把党内的第二把手、国家主席刘少奇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叫他永世不得翻身么?三十多年过去了,人们不应该忘记这段历史,尤其要从中吸取教训,也就是一个已经反复验证的真理:一个缺乏民主与监督的党,领导一个缺乏民主与监督的国家,如果权力被少数党阀党棍所篡夺,那么对国家、对人民、对党就是一场灾难!

当前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尤其是用炮制“自焚”事件来栽赃陷害法轮功,就是高度集权的党阀、党棍恶劣行径的又一次大暴露,它极大地败坏了党的声誉。六千万中国共产党党员,十三亿中国人民是坚决反对政治陷害的卑劣行径的。所以现在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清醒:他们根本代表不了党,代表不了人民。再有,他们打着“稳定压倒一切”的旗号,玩弄权术,拉帮结派,把权力高度集中于一己、一派之手中,并大力造势,用多种方式营造个人权威。这不危险么?如果不制止,任其发展,纵其得逞,要把我们的国家引向何方?这是我们每一个人应该深思的。

次日,我又去了那个大学校园,向他们买回一本《转法轮》。我花了三天时间,一口气细读了全书。真是大开眼界。原来宇宙竟有如此的洪大,真善忍的境界是那样的精深玄奥。全书九讲,从头到尾通篇都是教人重德修心、先人后己,要清除名利财色与嫉妒等各种执著心,同化宇宙特性、严禁杀生,没有一点和政治擦边的。这样好的功法,对社会真是有百利而无一害!不知“邪”从何来?也许是“正者视正为正,邪者视正为邪”的缘故吧。

看了法轮功的宣传资料,看了录像带,看了《转法轮》,这下我完全明白了为什么我那可爱的小女儿要修炼法轮功,为什么她要被迫辍学出走,南下洪法。她的信念是那样的纯洁,那样的坚定,那样的光明!

电话铃响了,是小女儿打来的。我赶紧把话筒从老伴的手中抢过来,我对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好女儿,爸爸支持你!”

2001年12月27日初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