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宁的爸爸正法记

更新: 2017年03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12月3日】今天我想说一说宁宁的爸爸。

宁宁的爸爸是96年得法的,没炼功之前就已经看了半年的《转法轮》书了,一拿到《转法轮》,他就知道这是一本修佛的书,并能使人修炼圆满,所以非常珍惜,通过看书就戒掉了烟和酒这两样恶习。炼功后的第十一天,刚一炼“两侧抱轮”的时候,就定住了,感到两手间有两个大法轮来回地穿梭,像刮十二级台风一样猛烈,瞬间之后看到自己的头由淡灰色变成淡黄色,最后一直转变为“透明”。当天晚上回家后看师父的教功录像带,只见无数的法轮从电视里飞出来钻到了他的脑海里,一个月后学法时,就看到层层叠叠的佛、道、神从书里走出来,再看书时,只见书上的每一行字都是金黄色的,上面的字都不认识,他当时想这肯定就是天上的《转法轮》吧。两个半月的时候写了一篇心得“让真、善、忍充满每一个细胞”,并一直按着师父说的“心性多高功多高”不断地提高着自己的心性与层次。两个半月以后,他就走出来,不断地和学员交流,告诉大家学法的重要性,使有些学员在法上提高了认识,对法有了正信因而坚定地走到了今天。

特别是99年4.25、7.20以后的两年半时间里,在环境极其恶劣的情况下,宁宁的爸爸更是凭着对大法的正信与坚定,在学员中不断地讲清真相,使得很多学员都坚定下来。2000年7月20日师父的《各地大法学会》经文发表以后,他更是非常理智地发真相材料、贴传单、挂横幅和彩旗等等,至今从未间断过。他的行为带动了周围的学员,一些学员至今也没掉过队,甚至能够一同走在正法进程的前列。下面讲几个宁宁爸爸的小故事。

(一) 挂彩旗

去年11月的一天,君君给宁宁打电话:“快跟你爸来。”于是宁宁和爸爸一同来到君君家。刚一开门君君就说:“快进来,我要给你们一个惊喜!”进屋一看,满屋都是红红黄黄的彩旗,每面彩旗上都写着不同的标语,“真、善、忍”、“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窒息邪恶”等等,真是太好了!一切准备工作就绪,在傍晚的时候他们出发来到了香山脚下。那时监狱中弟子们在绝食,宁宁的爸爸在家里也同样吃不下饭,在外面承受着同样的一切,40多天掉了40多斤肉,身体非常瘦,只有一百零几斤的体重,宁宁很为爸爸担心。他们三人每人身上背着一个大大的背包,每个包里大概有一百多面旗子,宁宁爸爸的包是最重的(大概有六、七十斤),他们沿着爬山的路线向“鬼见愁”攀登。宁宁看了看爸爸,没问题,脚步稳健,心总算放下了。天已经很黑了,公园里还有巡视的人员,待他们走远后,仨人就开始挂起旗来。一路上心情真是格外地舒畅,回头看看,彩旗在夜色中飘扬,仿佛在向黎明招手,盼望着黎明早日到来。宁宁的爸爸稳步地向上攀登着,他挂的彩旗最高。宁宁还有很多执著心,当心起来时,一个大跟头就摔倒在地,彩旗从树枝上划下来,铁铊正好砸在她的脸上,险些砸了眼睛,这是心性问题呀!正法中不能掺杂一丝的“自我”!宁宁的爸爸回过身来把她拉起来,说:“哪儿跌倒了就从哪儿爬起来!”就剩下最后三面彩旗了,他们按着“真、善、忍”“法正乾坤”“窒息邪恶”从低到高的顺序向树上抛了上去。这时还差几步路就要到“鬼见愁”顶峰了,突然山顶上传来了狗叫声,宁宁和君君都有些害怕,没有从正面的台阶上到山顶,而是绕道而行,这时往山顶上看去,宁宁的爸爸已经站在了那里,狗也停止了吠叫。就差这么一点儿,这可不是一点儿的问题呀!站在山顶,壮观、殊胜、美好,看看宁宁的爸爸,他的眼睛在深夜中格外明亮,看上去就是一个伟大的觉者!到了山脚下,已经是夜里2点多钟了,早已没有任何车辆,忽然不知从哪里冒出一辆“夏利”车,司机说找不着路了。真是太妙了,哪儿是找不着路啊,是师父安排他来接他们仨回家呢!

今年二月的一天晚上,宁宁的爸爸他们四人一行来到天坛公园,一进公园,便看到公园四处布满了穿同样衣服、打同样手电的邪恶之徒,除了宁宁的爸爸相当镇定外,其余仨人都有些紧张。君君选择在马路边一片树林里准备挂旗,刚站了一小会儿,就有手电筒照了过来,而且说话声越来越近。宁宁的爸爸让大家赶快换地方。进了一个大门,刚走没几步,过来了几个散步的游人,宁宁的爸爸往十字路口西边的另一条道上拐去,这时宁宁看见爸爸站在那儿想了一下,就从宁宁的背包里拿出旗子,说:“开始挂。”这时君君和小丽还没回过神儿来,只看见行人们头也不往这边看的都朝另一个方向走去,也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宁宁的爸爸这时已经挂了好几面旗子了,突然从远处开过来一辆吉普车,探照灯照亮了好大一片地方,刚挂好的旗子和几个人肯定都能被照进去,宁宁很害怕,赶紧往黑处跑,宁宁的爸爸严厉地叫住她:“你干嘛呢,镇定点。”宁宁马上平静了下来,不远处的君君和小丽也镇定了下来,车开了过去,什么也没发生,也不会发生,但这肯定是怕心招来的。不时地有几辆车通过,还传来游人的说话声:“今晚怎么有那么多风筝呀?”还剩下20多面旗子了,君君和小丽想换另一个地方再挂,宁宁的爸爸让宁宁叫住她们俩儿就在这边把旗子挂完后再离开。挂完后心情马上就不一样了,再听路边散步的人说:“嘿,满处都是旗子,肯定是真、善、忍。”事后,宁宁问爸爸“在那儿想了一下”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游人和邪恶都往另一个方向走,而且没有一个回头看的。几个月后师父叫大家发正念,宁宁才明白了爸爸。

4月份,君君去了海外,但是他们这里正法的队伍还在壮大着。5月4日晚上,又是一行四人来到了玉渊潭公园,旗子只有两个内容:“真善忍”和“法正人间”。来到“樱桃园”的门口,宁宁的爸爸就开始挂旗,刚刚挂了两个,发现不远处的草丛里有一个邪恶之徒突然站起来冲这边走来,宁宁往前走没有发现这一切,听见身边的功友急得想叫住宁宁的爸爸不要往邪恶嘴里送时,这才看见爸爸正向邪恶大踏步威严地走过去,就跟这位阿姨说:“没关系,我爸在正法。”邪恶之徒这时变得异常紧张,掉头就走,宁宁的爸爸一直跟着他,邪恶之徒这时改为小跑,宁宁的爸爸这时越走越快,比邪恶之徒跑得还快,邪恶之徒又变成大跑,最后疯跑,很快便丧胆而逃了。那一晚大家在宁静的夜色下顺利地挂完了旗子,快到公园门口时,两个邪恶之徒和大家面对面地擦肩而过,除了阿姨攥紧了宁宁的手稍有些紧张外,大家都平静地离开了。第二天就听到有人在议论:“听说玉渊潭一大早出动了好多警察,摘了一整天的旗子。”“法正人间,真是太好了!”宁宁的爸爸做到了师父经文《也三言两语》中说的:“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大法弟子们真的是在从常人中走出来。”

在此想借明慧网向远在海外的君君问好,宁宁和宁宁的爸爸向你问候!

(二) 上天安门城楼

去年12月底的一个上午,宁宁的爸爸给宁宁打了个电话:“告诉你妈我去天安门了,今晚回不了家了,你能不能把家里的那个拿过来。”(那个是指带有真善忍和法轮图形的一个大横幅)稍微停顿了一下,又说:“算了吧,放心吧,最多两天我就能回来了。”那个时候凡是上天安门打横幅的抓着肯定是要判刑或劳教的。宁宁的爸爸早就知道了宁宁的担心,劝她好好照顾好妈妈。来到天安门广场,宁宁的爸爸一眼就看到十几个大法弟子在广场中央打横幅和喊口号,马上就加入了进去并一起喊口号,不一会儿恶警冲上来对着喊口号的大法弟子猛挥拳头,却把宁宁的爸爸推到了一边。宁宁的爸爸忍无可忍,觉得邪恶太猖狂了,尤其看到他们打大法弟子时心里很难受,一定要证实大法,可在这儿跟谁说呢,上天安门城楼!于是就向天安门城楼走去。这时耳朵里传过来对话声:“注意,有一个穿蓝大衣的人很可疑,他正向城楼那边过去。”(这是在广场上的便衣在和城楼上的警察通话)买好了上城楼的门票,搜身时邪恶叫宁宁的爸爸骂师父,并说:“你说法轮功是X教。”宁宁的爸爸义正词严地说:“从我会说话的时候我妈就告我骂人不是好孩子,都这么大了,你让我在天安门城楼上骂人,有这么做的吗?”邪恶被问得张口结舌。这时,第二个邪恶又说:“法轮功是x教,报纸上都说了,你知道不知道?”宁宁的爸爸没正面回答他,反问道:“你炼过法轮功吗?”“没炼过。”“没炼过你怎么知道是X教的呢?”邪恶又被问得哑口无言。邪恶这时又问:“你炼吗?”“我炼,因为法轮大法好,所以我炼。”这时周围已经聚集了很多排队准备浏览城楼等候搜身的人,其中还有外国游客,宁宁的爸爸开始讲述法轮大法好,他炼功以后的变化,人群开始骚动起来。突然又一个邪恶挥动着拳头从远处冲过来,看样子是想把宁宁的爸爸给打倒,宁宁的爸爸抬眼看去,只见一道金光直射出去,并大声说:“你看,天安门城楼比中央电视台的屏幕还大呢,你敢在这地方打人?!”这时邪恶的眼睛立时没了神,挥舞的拳头变成了伸出的一个指头:“像他们这样到天安门闹事的拘留一个月,像你这样到天安门城楼闹事的,判你一年零三个月。”这时邪恶早已乱了阵脚,只好赶紧调车把宁宁的爸爸接下城楼。上车的时候一个警察客气地说:“请上车吧,坐最里边。”到了天安门地区派出所,凡是报姓名的都坐在了长条椅上,不报姓名的都冲墙站着,宁宁的爸爸没报姓名,却悠闲地在两排人之间走来走去,然后站在那里“抱轮”,能量场真是强极了!两个小时过后,一个女邪恶拿着一张纸疯癫癫地跑过来,这是它们从电脑里调出的宁宁爸爸的资料,不一会儿,当地派出所的警察就把宁宁的爸爸接走了。在派出所,宁宁的爸爸智慧地同警察交锋,没有给邪恶留下一丝一毫的供它们日后迫害大法弟子的证据,致使它们又败下阵来,一天后被无罪释放,这真是一个奇迹。最令宁宁的爸爸高兴的是,这次他终于站在了天安门城楼上向众人说出了发自肺腑的心底话:“法轮大法就是好!”

(三) 痛斥邪悟的犹大

王xx原本是一个老实巴交又不爱说话的人,平时交流的时候只是偶尔说上几句,给人的感觉是他很胆小懦弱。今年春节过后的一天,当他再次出现时,突然变得口若悬河,滔滔邪语,一个姓李的功友还没发现他已经叛变了,只是觉得他说话有点儿不对劲儿。小李把这情况告诉了宁宁的爸爸,宁宁的爸爸听后说:“他说的这些话不都是叛徒的语言吗?下次他再找你一定要告诉我。”又过了几天,王xx和小李约好在小李的家中见面,它没想到宁宁的爸爸会去,但还是壮着胆不断散布邪悟。为什么它们的邪悟能害人呢?第一,它们把师父的原话这儿摘一点那儿摘一点拼凑在一起,妄想用扭曲师父的法从而使人走向邪悟;第二,也是很主要的一点,它们用曾在师父身边的犹大向邪恶作保证时所说的话作为欺骗人的基础,有两个犹大口径几乎一致地说“师父如何如何说的”的谎言,致使一些人听信了谎言而走向反面。还有一位离犹大家很近的功友因为听信了其散布的邪悟差点就不修不炼了,幸亏宁宁的爸爸及时挽救,用法严厉地铲掉犹大散布在她身上的邪恶因素,使她又重新坚定了起来。这次宁宁的爸爸再次用对师父法的正信与正悟一一把王xx的一系列邪语剖析、痛斥得体无完肤,并正告王xx“你去把所有的叛徒都叫来,它们到我这儿都是小菜儿,还不够一个小手指头捻的。你说给‘大西北’谢XX洗脑的那个不是自说圆满了吗,来了我就先让它从楼下飞上来,我再跟他聊一聊。我问你,像你们这样的动摇得了我吗?”王xx马上回答说:“我们确实动摇不了像你这样的。”这时它双眼盯着宁宁的爸爸那双通红透体的手,不由自主地作揖、求饶道:“我错了,你可千万别发功啊,我以后不再害人、干坏事了。”

另一件事是:有一个姓严的功友曾跟朝阳区的张xx来往密切,后因张xx被身边一位姓郝的特务出卖,在发资料时被抓,判刑三年多,张xx进去后不久就叛变了,邪悟下还出卖了其他功友,致使有些功友被抓,严就是她“惦记”的一个功友。她想托姓郝的借助还严的手机的机会(因手机在张被抓前一天忘在了郝的汽车里)欺骗严。郝要请严吃饭,严在没有察觉的情况下答应了,但是把这件事告诉了宁宁的爸爸。宁宁的爸爸马上告诉严这是邪恶想欺骗她,于是在第二天跟严一起到建国门地铁赴约,邪恶被吓得都没敢露面,扬言一个月之内还不了手机。宁宁的爸爸运用智慧严厉地痛斥邪恶并告知要把它们揭露上网,说:“如果再敢做这种伤天害理的坏事,不管它逃到山南海北,还是逃到国外都要予以正法。”结果姓郝的邪恶因怕见阳光,无奈之下一天就把手机还了。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