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朝阳沟劳教所恶警毒打大法弟子的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12月30日】2000年年末,朝阳沟劳教所的恶警特别猖狂,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相当严重。其手段凶狠毒辣,惨无人道,其场面惨不忍睹。

大法弟子一进牢门,恶警就开始在大法弟子身上发泄,拳打脚踢,大打出手。一番残酷地折磨,高压强迫大法弟子写“决裂书”。恶警说:“你们写也得写,不写也得写。你们谁也不是钢板一块,看你们能挺多少天。”因那时江罗恐怖集团要“洗脑率”,恶警也想要“成绩”,所以,他们不惜一切地打压、迫害大法弟子。

早晨三点钟左右,恶警就让我们(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起床坐着,直到晚十一、二点(刚起来时在地上坐着,用藤条打我手脚)坐不直他们就打人,眼睛看着一个地方不许错眼珠,否则他们就打人。整天都在恶警的威胁与恐吓之中,精神压力很大,真是度日如年。晚上去厕所他们不让,恶警说:“没‘悔过’啥事儿也别问我。”为了减少上厕所,我们几天不喝一口水。恶警想方设法迫害,拿来攻击大法的书让我们读,不配合他们,他们就打人、骂人。每天中午他们睡觉,逼迫我们拿着书在地上光脚站着,每天站一至两个小时,一连持续几个月。后来恶警又加大迫害,用一种专门打人的刑具──藤条打我们。有的臀部都打烂了,红肿,往出流血,痛得满头大汗,汗水浸透了衣裳。去厕所方便时往下脱裤子,裤头粘在了屁股上脱不下来。有的脚趾甲险些被打下来,有的手指被打破了,肿得很粗,几天后化脓肉烂了。有个学员的手和手腕子被打得呈灰青色,肿得馒头一样,折磨得几天吃不下食物,恶警便赶紧把他送到公安医院,保外就医了。当时被毒打的大法弟子惨叫声不止,声声撕心裂肺。恶警说:“这地方死个人不算个事儿,死了算正常死亡。”他们还说:“这是上边的意思,你们必须都得写。”一次恶警让一名大法弟子剃头、穿所服,他不干。恶警就把他用手铐扣住,拳打脚踢、藤条打、电棍电。脖子后边打起了大包,脸和嘴用电棍电破了,往出流血水。几个恶徒架着他各个牢号游行,在一次会前把他关进了小号。在一次恶警组织召开的攻击大法的大会上,几名大法弟子为卫护大法、抵制恶警的迫害,他们挺身站起来,说:“我反对,我不参加。”几个恶警马上就把他们拖出会场,到牢号后把他们绑在床头上。同时一群恶警之徒蜂拥而上,电棍电、藤条打、拳打、脚踢。暴徒们把大法弟子当成了击打物品,用来练他们的拳脚,都想试一试藤条打人的感觉。它们把人当成了玩物,把打人当成一种快乐,无限度地在大法弟子身上发泄。大法弟子被打得一声声惨叫接连不断,皮开肉绽,伤痕累累,腿打伤的,面部变形的,其场面惨不忍睹。

大法弟子在这儿受尽了精神与肉体的残酷折磨。有的大法弟子在长时间便血、身体非常弱的情况下,恶警还让他出去在30多度的高温下挖沟干活,不能干还挨打挨骂,大法弟子经常受它们的打骂。恶警为索取钱物,想出一系列折磨人的招术,施加压力,故意找茬打人,怎么走路都得它们说了算。

恶警为什么这样猖狂,无人性地残酷迫害大法弟子?是因为江氏喊出了“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的口号。江氏作它们的后盾。江氏为一己私利不顾人民的安危,不顾良心上的谴责,它目无中华民族的尊严,把法律踩在脚下,无限度地作恶。把手中的权力当成了打人的棍子,回过头来打击善良的人民,把无知的黎民百姓抛进了万丈深渊。善恶必报是宇宙真理,它将偿还自己所做的一切。法正人间日,邪恶毙命时。

共发正念,清除邪恶;踏过黑暗,走向光明。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