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申述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12月31日】我是辽宁某地退休工人。因患有风湿性心脏病和淋巴结核等多种疾病,每月药费一千多元,一年得几万元,动不动就上医院抢救。九六年有幸学了法轮功,为国家省了大量药费,给社会减轻了负担。法轮功在九二年国家气功博览会上得过奖,师父把得的钱都捐给了见义勇为基金会,实践证明这样好的功法对国家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我炼几年了,确实受益非浅。

不知为什么突然不让炼了。我看到电视里讲的和我实践看到的完全不一样。公民有上访的权利,我多次进京上访,可警察不容我说话就把我多次拘留。2000年前夕,我正在家,不知为什么公安局警察到我家又抄家又抓人、拘留,还不让孩子上学。自从7.20开始我家的电话就被监控,走到哪都有跟踪,没办法我又到北京上访,于2000年六月十四日非法被送马三家劳教一年。

在劳教期间,马三家大讲什么党的六字方针,用不让睡觉、蹲、电棍等手段迫害大法学员。我被骗写了什么三书。我是违心写的。实践证明大法就是好,就是正。我于二月九日回家。

在今年六月份,电话中得知父亲八十多岁因液化气管爆炸烧伤,有生命危险,正在医院抢救,让我和爱人马上回老家看望。回去后这边正在抢救我父亲,而那边公安局来抓人,见面不由分说把我带到弟弟家旁边的派出所楼上的大铁笼前,不问青红皂白,张口就骂,骂的下流难听,还说允许骂人,说完举手就打,打得头上出好几个包,胳膊脸都是伤,打完后把我手反扣着抬到楼下扔上警车,我当时就迷糊过去,完全清醒时,发现自己直挺挺躺在车里,我整个后身湿淋淋,全身痛的不能动,头发昏,刚一哼哼,打过我的那个警察就使劲用脚踢我,说我装死。就这样我被拉回,我已走不了路,由两个警察把我一点点架到市保科楼上,说我撒传单(没有此事),被非法刑拘。我被打的伤市拘留所有见证。

第二天,不管死活抄家,我说什么也没有,他们不信,他们找人撬锁没撬开,就用电钻钻开了门,翻完什么也没有,就说声对不起,当时我说:我抗议。请问,这是社会主义国家吗?当时我想起法西斯。后来警察看我没撒传单,把我非法刑拘半个月回家,在此期间,我已写过严正声明,坚修大法到底。

今年八月十三日,公安局警察又把我带到市政保科顶楼里边的一个房间里,那有铁椅(老虎凳),大铁笼,墙上还有手扣的吊环,进屋后一个警察把我的手吊在一边,一手吊在环上,当时我脑子里立刻想起渣子洞集中营。

经济上,九九年我爱人从北京邮回两个手机和七千多元钱被警察抢走至今不给,这次又把我们两家合买的黄色出租车扣下,现在公安局在自用。

通过这次亲身经历,使我更加清醒了,更加看清了别有用心的邪恶之徒真面目。如:天安门自焚采访烧伤的小女孩说的那些话和唱的歌,全是假的,我父亲烧伤还没那么重,嗓子都不能说几句话,需要安静,休息,消毒,可那个小女孩烧的手都焦了还能大声说话,唱歌,全都是假的。

还有我去北京上访,有一外地女学员,去北京上访被警察抓住从阴道过电,请问这怎么解释?以前别人跟我说我还没太往心里去,这回我是真真切切体验了邪恶真实所为,真是象毒药一样就是那么毒那么坏,我更加坚定了坚修大法到底的坚如磐石之心,更加痛下决心弥补在马三家受骗所写、所做的一切。

2001年5月上山挂旗,是证明法轮大法是正法,让人知道大法好,"真善忍"能让坏人变好人,好人会更好,如果这样社会就不会有犯罪,社会就安定昌盛了,这难道不是好事吗?我也正告那些别有用心的邪恶之徒:我们学大法是无罪的。正告邪恶之徒:你们无故抓我们,判我们这些学真善忍做好人的大法弟子,你们是在践踏宪法,践踏人权,你们才是罪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