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何苗在万家劳教所被毒打折磨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12月6日】何苗,是黑龙江省巴彦县的大法弟子,10月21日她与十二大队三个班的大法弟子集体绝食,要求无罪释放,邪恶便开始疯狂的迫害

何苗第一次被强制灌食时(10月29日)由于不配合邪恶被恶警霍书平、武队长拖到队长室按到椅子上,拽头发,拳打脚踢,她还是不配合邪恶。一个叫江潮的邪恶狱医劈头盖脸连耳光带拳头打得她眼前直冒金星,直到打麻木了才强行灌食。起身回到班里,她抠嗓子往桶里吐,恶警们从监控器看见了,恶警狱医江潮进班就把她拖出去重灌,又是一阵拳打脚踢。第11天(11月1日)开始第二次灌食,这次是邪恶管教王岩把她拖出去。恶警狱医畅凡,戴一副眼镜,看上去挺斯文,可是打起人来比狱医江潮更甚,由于身体虚弱,又遭毒打,她几乎一天卧床不起,脸又热又肿,只好用凉毛巾冷敷,晚上大夫来量血压后被送到劳教医院开始遭受几乎与灌食次数一样的毒打。

11月2日,她们三个(郝秀芝,56岁。丁彦红,32岁。)与七大队的大法弟子郭明霞(45岁,七大队只她一人绝食),还有长疥极其严重的温一玲(49岁)在一起唠嗑。值班管教于方力在监控里告诉不许聚堆,命令她回自己床上去。她未听,恶警于方力与恶警林英子气势汹汹地闯进来,把她和丁彦红一阵毒打,这是她们第一次领教被邪恶女管教毒打的滋味。11月3日,她们因为发正念而被恶警韩喜善、胡平毒打。以后被灌食时,上面提到的管教与大夫,多次逞凶,但她们毫不屈服,而且越打越自己往出拔管。而且最后一次恶警狱医畅凡打完何苗后,血压就83/50了,开始给她强行用药打点滴,后来劳教所就用不打人的大夫和护士强行灌食了。

11月6日,由于身陷万家的大法弟子98%都长严重的疥疮,要求释放,他们就以谁谁收拾东西,回家或调班为由骗到楼下,然后强行送到医院。由于她们行动不便,几乎一动身就多处流脓淌血。何苗便帮她们打饭,可是这种互相帮助的行为却又招来恶警于方力的毒打,大法弟子丁彦红在何苗挨打时发正念除恶,恶警于方力又去打丁彦红,笤帚都打飞了。

11月9日,恶警相继骗来13个大法弟子,这样一直与管教互相利用的刑事犯王晓红与张宇便让法轮功学员与刑事犯一样值日,绝食的大法弟子、长疥的大法弟子都不答应,她们便发泄私愤,借各种机会向于管教“奏本”,使大法弟子何苗她们都不同程度地遭到毒打与谩骂,而且犯人王晓红也像管教一样对大法弟子拳打脚踢,极其嚣张,声称自己是为“江泽民政府”服务的。

有一次何苗刚刚又因灌食被恶警狱医江潮与恶警于方力毒打完,犯人王晓红就说于管教让何苗再回二病房,她坚决拒绝女犯的指示命令。恶警于方力又来打她,恶警林英子与刑事犯把何苗拖到二病房,恶警于方力竟然为了打她把鞋都换了。一阵耳光拳脚后,由于其她大法弟子抗议,恶警就把所有病房门都插上,又把她拖到管教室说与她“单练”,何苗说:“‘练’吧,反正我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你服不服?”“不服,人都是敬服的没有打服的。”恶警于方力一边打一边问服不服,她说:“我不是犯人,别总拿我当犯人管,你们警察打犯人都是违法的,何况打好人了。”恶警于说:“我就打你咋的?我打你就不犯法,就白打,打你没商量,服不服?服不服?”大法弟子何苗说“不服不服!”恶警于说:“好使吗?”何说:“好使,早晚都好使!”恶警于直到有电话找她才罢手。

目前最后一次也是最狠的一次是11月20日她们绝食正好30天,早晨7点大法弟子集体发正念,犯人王晓红与于管教边打边把何苗拖到管教室,用手铐铐在暖气管子上,拳打脚踢扇耳光,还扬言要用电棍,又拽何苗头发往墙上撞。同修们很难过都没吃早饭,恶警便说:“不吃好,都给她们刮疥,从今以后不给热水了,……”然后恶警与女犯把何苗拽到楼梯口锁暖气管上,然后大夫护士们把大法弟子一个个拉出去强行刮疥,一声声痛苦的叫喊声,听了叫人撕心裂肺,有几个大法弟子是哭着回来的。事后邪恶的于管教又把邪恶之徒宋院长找来了。这个邪恶之徒像个黑社会流氓头子一样,满嘴污言秽语,不由分说就是一阵拳打脚踢,然后强行灌食。何苗更加不配合,好几个人把着强插进去,邪恶院长还打她,她挣脱手把管拽出来,恶警又强行插进去,院长还打,何苗又拽出来,后来暴徒们把何苗双手铐在床上才灌的,邪恶的宋院长还气势汹汹地说:“想绝食回家没门!给她用点药,她需要‘休息’!”后来护士强给她打了两针什么药,此时她感觉到肉身有奄奄一息的感觉,动不了。恶警把手铐打开把她送回病房,何苗告诉同修他们给她用药了,如果她有事,让其他大法弟子做证。然后她就昏睡了好几天,而暴徒们给何苗打的点滴也由2瓶增至每天5瓶,血压一直是80/50-60左右,大夫来又听心脏、肺,又检查头部有无外伤。她看出他们是害怕的,因为上次就是由于恶警狱医畅凡打她太重才导致血压上不去而用药。在持续的用药一星期血压还升不上来的情况下又遭毒打,可见暴徒们善念全无,只有逞凶而不计后果。

还有劳教医院那些可耻的大夫与护士们。医院里有奶粉,而且她们是有国家拨款的,每两人一天一袋奶都够了,可是大夫与护士们却一袋奶粉4个人用,却要用好几天,这还嫌费,后来乾脆灌苞米稀粥,而粥又很难用针管抽,就再兑水,所以每天美其名曰的灌食只有每人每天半斤苞米水而已,如果不是大法的超常,人早完了,奶粉却让她们贪污了。

如今大法弟子已绝食36天,所里队里却无人问津。

续:27日五病房大法弟子发正念被恶警韩喜善、胡波毒打,其中56岁的郝秀芝手都被打坏了,各个病房因炼功、发正念而遭毒打的情况屡见不鲜。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