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李梅走了

【明慧网2001年2月10日】在新旧世纪交替之际,正邪即将分明之时,为了世人有美好未来,为了善良在人们心中永存而不懈努力的法轮大法修炼弟子李梅,在邪恶的迫害与折磨下,于2001年2月1日6时5分(政府的消息),离开了这多灾多难的人间。她多么想再告诉人们:法轮大法是正法。

李梅今年刚满28岁,96年得法。通过修炼原先体弱气喘等毛病都不治而愈。心境也变得开朗起来。李梅用自己的亲身言行来证实大法给她带来变化。在单位里,打水、扫地、干杂活等都不是她的本职工作,她也干的快快乐乐,主动要求拿厂里最少的奖金。在厂要有人下岗时,主动下岗,把岗位让给别人。处处都体现出为他人着想,处处都闪耀着一个大法粒子的光芒。

当邪恶铺天盖地而来时,李梅那颗纯洁而赤诚的心怎能让师父的清白、宇宙大法的庄严在世间遭受如此的千古奇冤,怎能让被蒙蔽的世人因为对大法的恶念而走向不归路。善良的李梅踏上了卫护大法,救度世人的大道。一次又一次的到北京上访,要用那颗纯洁的心向政府表明大法弟子是善良的,他们这样对待大法是不对的。

第一次上访,99年11月,李梅到北京上访被带回,在合肥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5天。释放后仅一天,又徒步到北京,准备一路讲清真相,最后再到北京上访。2天后被拦回。未隔多久,99年12月,李梅又和她的姐姐一起到北京上访。后被带回,在合肥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5天,释放后又被送进所谓的“学习班”直至春节。2000年4月李梅因在外炼功,再次被非法关押15天。2000年4月,李梅为在天安门告诉世人真相,踏上她的第四次上访之路。在定做条幅时,被不分善恶的店主出卖,又被非法关押十几天。然后又转至合肥轮胎厂“学习班”。绝食9天后,因为转化无效,李梅被直接送到安徽女子劳教所至2001年2月1日被迫害致死。

李梅在劳教所里面,由于她坚修大法,揭露邪恶,丧心病狂的邪恶之徒对她进行了种种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不背所规,就将双手反铐在双层的床上,只能双脚尖着地。发现炼功就罚站一天。管教不仅自己辱骂,还组织犯人对她进行精神折磨,不准她和别人交谈,孤立她。经历了一系列的非人的折磨后。由于坚修大法,在劳教所的大多数的日子都在严管之中。每天24小时都有2个犯人形影不离的监视她,晚上12点以后才可以睡觉,吃饭最迟最少。但八千里雷霆都动不了李梅的金刚正念。

2001年春节的大年初三,李梅的家人去探监,但劳教所却不准。和管教科的王科长进行交涉,女管教编出各种理由不让探监。李梅的家人问:“今天不是探监日吗?家人不是有探监权吗?李梅是个非常纯洁的姑娘,在厂里面主动将岗位让给他人,这样的好人为什么要关而且还不让探监。”女管教几近疯狂的叫嚷到:“不要跟我讲人权,这里没有人权;也不要跟我讲善恶,我分不清。”天啊!连善恶不分的人会把人带向何方!?这难道就是中国政府所标榜的“象医生对待病人、象家人对待孩子”一样的“教育转化”吗?在毫无人性的管教面前,李梅的家人无奈地含泪而去。他们发自内心痛楚地呼唤,李梅啊!你在里面遭到怎样非人的折磨,才使他们不敢让我们见面,李梅啊!你一定要活到善恶分明的那一天。

可邪恶怎能不迫害正的、善的呢?2001年春节初七的那一天,李梅的父亲被单位从老家连夜接回,告诉李梅父亲李梅快不行了。李梅的父亲要求见女儿,但单位要求其一切听从领导的安排。而李梅的母亲不知去向(后在105医院见到)。到下午,李梅的家人才被拉到解放军105医院急诊科。据医生介绍,李梅已经大脑萎缩,内脏器官功能衰竭,只剩下微弱的心跳。当家人来见李梅时,警察设置重重阻挡,严密控制。只准一个一个进去探望,还被要求换衣服,看的时候,李梅的家每个人的两只手都被架着,只许远远的看。连医生见到如此的“严密措施”都感到十分惊讶。李梅的家人只看到李梅脸浮肿,七窍流血,脖子被白纱布缠着,脖子以下被被子盖住。看完后,李梅的家人被带到单位招待所,不准回家,在抗议后才准回家。

第二天初九下午省市610办公室(专门对付法轮功的邪恶机构)、政法委、公安局、管教所、街道的一大群人把李梅的家人叫去,说李梅早晨6点走了,现在到医院见最后一面。但一上车就被直接送到殡仪馆。因为家人从头到尾感到都是骗局,就向政法委、公安局、管教所、街道等几十人要求对死因要有详细的说明,法医鉴定(这不是要求、是人的权力)。这些没有良知的人反而人面兽心地要李梅的家人遵守:不准拍照、摄像、录音,骨灰要放在劳教所里。不然要强行火化,不让家人见面。李梅家人为了见李梅最后一面,被迫答应。但坚持要把骨灰带回家。是啊!李梅生前受你们的折磨还不够,死后邪恶还想再迫害她吗?

在家人给李梅换衣服时,发现李梅的体温还热。李梅当时穿的衣服非常单薄。初九仍然是寒风凛冽,从上午6点到下午6点近12个小时,怎么可能还有体温呢?难道李梅没去世就被带到殡仪馆?!李梅的父亲再也控制不了内心的痛苦,向他们质问道:“为什么李梅的身体还是热的!活生生的人你们不抢救,却把她送到殡仪馆来,你们良心何在?”可这群丧心病狂的人不但不惭愧,还暗暗窃笑。李梅的父亲呐喊到:“如果你们还有一点点正义感!还认为自己的血在流的话,你们都可以来摸一摸是不是热的。”可当时几十个人却没有一个人来摸一下,都纷纷躲开。只留下还有体温的李梅和她的家人。老人向天呐喊到:“你们和当年日本人杀中国人、强奸中国妇女时在旁边看热闹的中国人有何区别!”老人流出了悲愤的泪水。这时才有两个人来摸了下李梅的身体,说李梅的身体真有体温。终于有人证实了这点。这时李梅的家人发现李梅七窍都被塞上棉花,后脑勺都是血,整个背部都有出血点,腿部畸形。最后李梅的家人只草草的看了李梅一眼,就被警察强行送回家。

李梅就这样走了,甚至在亲人都没有机会多看一眼的情况下,就匆匆而去。一个心地纯洁、身体健康的李梅在地狱般的女教所饱经折磨后离开我们。为什么不让家人探监?为什么“死后”十几小时后还有体温?为什么从头到尾都对李梅家人欺骗?为什么要匆匆火化?李梅火化前,据内部人士介绍,王昭耀副省长、安徽公安厅厅长、安徽司法厅厅长、劳教局局长、省市610办公室的负责人坐镇殡仪馆,他们想掩盖什么?又在指挥什么?

邪恶最怕见光,正义终究有一天会得到伸张。在全国满天飞舞“天安门自焚”的谎言下,李梅的死让善良的人们清醒地认识到是谁在“残害生命,践踏人权”。认清了邪恶之徒的丑恶嘴脸,李梅用自己的生命唤醒了人们沉睡的良知!

李梅,放心地走吧!你在人世未了的心愿,亿万大法弟子会替你了却。放心吧!法正人间的那一天就要到来!

我们呼吁所有有正义感的人们记录下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证据。到真相大显的那一天,让邪恶接受正义的审判!

(大陆弟子供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2/10/79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