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江泽民的“最好人权”展示所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2月12日】马三家教养院是不遗余力为江罗卖命“转化”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他们“耐心”“人道”的转化方式主要有两种:一是精神摧残加肉体折磨;另一个就是利用那些所谓被转化的人迷惑、瓦解、迫害真正的大法弟子。下面是部分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情况:

1. 葫芦岛的杨红:电棍电她的后背等,二个月都没有恢复,身上没一块好肉。

2. 齐连容:电棍电过二次,次次伤痕累累。

3. 齐玉玲:电棍电乳头,蹲小号不断。

4. 赵雪:被电棍打耳朵、后脖子、电嗓子,蹲小号二天二夜不让睡,派二人专门看守,吃饭只给二分钟时间。这样蹲了三天半小号,因身体不适报告队长,队长不但不理,还逼着写揭批,交待为什么让蹲小号、为什么挨电棍?让人整她,先精神摧残:一说话,就说她搞煽动;不说话,就说她状态不对。让人白天、晚上轮流做工作,让她思想不空闲。队长动辄大声斥责,用电棍电。赵雪受迫害血压高至140/220也不理睬。逼着她在大岗处罚站、罚蹲,到晚上12点多,身子直打颤站不稳也不放人。

5. 徐鸿军:刚进来的时候炼功,普教“四防”就劈她的腿,还对她拳打脚踢,致使她一拐一拐二十多天。

6. 王曼丽:因为不转化,被队长带到队部,管教和队长俩人打她耳光,打得她支持不住,又打脑袋,然后用电棍电,一直电到她没有知觉为止。

7. 高砚秋:被打的无知觉二个多月,失去记忆。

8. 施春颖:脑袋被打坏。

9. 纪连芳:被打得思维一直没恢复过来。

10. 李小燕:管教用四个电棍电她的头、脚心,把她的肉都电糊了,逼她转化。等清醒过来她又坚修大法。

11. 邹桂容:2000年1月17日兑现大会上,当一名所谓被转化的人在会上说假话:“干警对法轮功学员如何好,从没打、骂过法轮功学员,对学员象妈妈”时,邹桂容当时站起来大声辟谣说:“XXX,你说的不对!”话音没落,立即被前后左右一大帮被转化的人捂嘴、撕头发、扭胳膊、搬脖子、连拉带拽地拖出会场。省政法委书记丁世发发言将这件事辩解为“党和政府”对法轮功学员的“帮助教育挽救”。丁世发不让邹桂荣揭露XXX的假话,不制止那些撕打法轮功学员的恶斗行为,反而支持称赞所谓的被转化者是“特殊的战斗队”。对这些,被迫参加该会的一千多名左右的学员都看得清清楚楚。

邹桂容在马三家受尽了毒打、折磨、电棍电等,手指还被钉过牙签,她身上经常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几乎没有一块好肉。马三家的人还在她的背上、胳膊上写上师父的名字,逼着她敞背露肉地在二所所有学员的寝室游室,真是流氓才想得出来的办法。

12. 张秀杰:被电棍电、打,还被电阴道部位,被电的昏死过去。

13. 刘成艳:因没写骂大法、骂师父的“作业”,被叫到队长办公室,一个队长用电棍电,一个队长扇耳光,边打边骂,刘被毒打得惨叫了二十多分钟,整个走廊都听见了,之后又让被转化的学员看着罚冻。被打被罚后还逼着她写“作业”,写检查。好多天都看见她的脸上一块一块的红,走路一拐一拐的。

14. 王金凤说:“2000年9月4日我在车间干活,突然队长叫我,我随她走到门口,看到同修坐在机台上哭泣,我细一看她的耳朵上全都是泡,脖子也红肿,就知道是被干警们用电棍电的。我到大队办公室,干警让我写保证书,抄背三十条,我没答应她们。她们就拿起电棍对我说:“脱掉鞋和袜子。”然后把我按倒在地上,用电线捆住我的两个脚脖子,手倒背过去用手铐铐住,压在身体下面。其中有一个干警连踩带踢,我的脚被踢破了。两个干警每人拿一个电棍电我的脚心,电了一阵,把我电翻了,她们又叫来“四防员”,一个“四防”拽着我的头发,另一个“四防”按着我的头电我,电得我痛苦得不堪想象,一边电一边问:“你写不写保证,背不背三十条?”我的手腕子、脚脖子全都肿了。放我回寝室后,他们又分别叫了几个同修(法轮功学员没转化的),用了同样的方法,这就是没有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的遭遇。我们没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从早上7:30到晚上4:30一个多月天天这个时间受体罚,还得从晚上一直蹲到半夜12点。我现在已劳教超期四个月仍不放我出去。”

马三家对没转化的学员除用酷刑外还采用加大劳动量的办法迫害,学员从清晨开始干活一直干到晚上10点,每天干十五、六个小时,在身体上消耗。还要体罚到下半夜,在加上伙食差,学员身心受到很大摧残。

管教还强迫所谓的被转化者充当走狗,让他们毒打、迫害没被转化的学员。

管教对学员进行精神摧残更是罄竹难书,他们强行给学员灌输政治统治、无神论和对大法攻击、诽谤、造谣的文章,强迫学员看骂大法的录象、听骂大法的录音等。天天逼学员写骂人的话,说假话、恶话,编歌骂大法,逼着念“X教法轮功”,强迫学员抄骂大法的书,逼学员写“保证、悔过,揭批、现身说法” ,否则就被罚、打。当一些受骗者认识到“转化”的邪恶时,“反弹”回来,管教就用双倍的力量打她们,折磨她们。

邪恶势力还在学员中进行分化瓦解,在对学员施以残酷暴行的同时,又找一些文化层次高、家庭背景好的人,对她们“春天般的温暖”,实际上是猫哭老鼠假慈悲,用情来感化在法理上不是认识很清楚的学员,给他们制造干警是“活雷锋”的舆论和假象。之后干警给她们提供打扑克、唱歌、跳舞的环境,以图使她们完全脱离大法。当这样的人上当之后,就发现自己再也没自由可言了,被邪恶控制,沦落为破坏大法的工具。如被转化的孟杰曾亲口对学员说,转化后自己“象被抽干血的感觉”。

为了强行洗脑和分化学员,管教还利用所谓被转化者盗窃大法法理,断章取义,篡改歪曲,迷惑在痛苦中承受不了精神和肉体摧残的学员和执著圆满的学员。他们蛊惑学员把《转法轮》中讲的反着悟,对学员进行精神上围攻,轮番进行,一刻不停。那些所谓的转化者被江泽民之流称为“特殊的战斗队”。江泽民之流借用他们的嘴到处说假话、讲邪理,其政治目的不言自明。

面对马三家的种种迫害,法轮功学员有公开反对的,有无声抵抗的。

因为马三家对没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情况封锁很严,被打、被罚的学员都要有多名“包枷”(分“明枷”和“暗枷”)紧紧看守着,不让与别人接触,更不许家属探视,所以马三家里更邪恶的东西很难暴露出来。但纸里包不住火,不久的将来所有的邪恶一定会彻底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我们呼吁善良的人们向联合国人权组织,向各国有关机构呼吁:请他们来马三家进行独立调查,调查法轮功学员在此被转化、被迫害的真相,解救所有无罪被抓的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信仰“真善忍”、信仰法轮佛法没有错,没有违法,更没有罪。马三家残害法轮功学员,天理不容!

(大陆大法弟子供稿)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