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沈阳马三家教养院的邪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2月14日】

一、以莫须有的理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关押

1、2000年7月20日前后,一些学员(大部份是曾进京上访被拘留过的)接到派出所电话,让他们到派出所去一趟,到派出所后,问"还炼不炼",只要说"炼",就被送进看守所,然后送到马三家,理由是:"有进京可能。"未经任何手续,也不通知家属。

大连的刘美君家里正装修房子,只差几天就完工了,派出所打电话让她去一趟,说时间不会长,半小时就行了。到派出所后,问她是否还修炼,她说"炼",就被送到大连姚家看守所,拘留一段时间后被送马三家劳教一年。说是"有进京可能"。

有的学员正在家做饭,被以"问话"为名骗到派出所,只要说"炼"就被送到马三家,有的学员从未进过京,只是被派出所问及时说"炼",也被送到马三家劳教一年。还有的学员正在地里干活,派出所要扣留其身份证,因学员不同意,就被送到马三家。还有的学员到同修家串门就被送到马三家,理由是"可能密谋进京"。

2、警察:“死刑犯可以上诉,但你们法轮功不可以上诉。”

这些被关押的学员,由于临走时不通知家属,也不让家属探望,身无分文,也没有换洗衣物,在看守所和劳教所里没有钱买日常用品,连手纸也没有,上完厕所只能用水冲,因一般白天都停水,用水也很紧张,有时连水也不能用,生活条件非常恶劣。如果女学员来了例假,只能用自己的衣服,情况就更可想而知了。

这些学员被送到马三家之前,教养票上明明写着可以上诉,但警察们说:"虽然写着可以上诉,死刑犯可以上诉,但你们法轮功不可以上诉。"

邪恶之徒执法犯法,剥夺了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信仰自由和上访、上诉权利,把我中华神州变成了人间地狱。

二、邪恶转化

法轮功学员有的是在大连戒毒所拒绝转化被送到大连姚家看守所,然后被送到马三家教养院的。在戒毒所里,恶警庄永贵因为个子小,打人脸够不着,就用木板打脸,并且满嘴污言秽语,穷凶极恶。

有的在姚家看守所被刑拘一个月左右,如果不转化就被送到马三家教养院。

为达到转化目的,马三家教养院制定了一套转化程序。

1、放松学员的警惕,先给点“温暖”

一进马三家,首先看到的是所谓被转化者的"热情周到"。他们把喝的水省下来给学员先洗个澡。由于学员先前在刑拘时与刑事犯关在一起,甚至有的学员被单独与刑事犯关在一起,缺少与其他学员的交流,一看到这么多人体贴又和善,就好像回到家似的。后来才知道这是为了达到转化学员的目的而采取的第一步,利用所谓被转化了的人做转化,使学员放松警惕。

2、采取"包夹"手段

打饭不用自己去,有人帮忙,甚至连上厕所也有人陪着去,刚去的学员会误以为在这里受到了无微不至的关怀,时间长了就会知道,这是为了避免转化不"扎实"的学员之间互相沟通而影响"转化"所采取的手段。

所谓被转化扎实的是一些能随口喊出师父的名字,甚至骂师父、骂大法的。管教会随时让她们骂师父、骂大法作为诱饵。

用两、三个被转化的"包夹"一个不转化的学员是马三家强行转化的另一手段。有一些学员在与所谓被转化者的相处中逐渐发现一些被迷惑的人在干着破坏大法的事,正如师父在"除恶"中所说的"关于所谓被转化者的言论,表面上是不反对师父,骨子里是叫大家不要炼了、不要学了。"当这些人逐渐清醒之后,就会"反弹",即要求要回自己被洗脑后写的保证书或声明保证书作废,但恶警们是不会轻易退回他们用以向江氏邪恶势力请功领赏的转化保证书的,而交上去的作废声明也往往被他们撕掉。这种"反弹"的人将被重新列入不转化或转化不扎实的名单,再次被强迫转化,有的"反弹"的人经受不住折磨又写了转化保证书,有些人已经"反弹"多次。那些所谓彻底转化的败类与教养院的管教们勾结在一起形成一股邪恶势力,使身处马三家的学员处境非常艰难。

3、强制洗脑

对大法断章取义,再把公安部为迫害法轮功违反宪法制定的六不准所谓规定拿出来,编一些邪恶的理论,强迫反复看政府新闻中歪曲事实的造谣宣传和一些根据他们转化需要剪辑的所谓被转化者的现身说法强行洗脑。如果三、四天内仍不转化,他们就揭掉了温情的面纱,露出了凶残的本质,开始进行惨无人道的暴力转化。

4、肉体折磨

马三家教养院为了达到转化目的不择手段,关小号、蹲方块、蹲墙角、撅着、罚站、电棍过等等,这里略举几例。

所谓"蹲小号",就是一个人被单独关在一间小号里,屋里有一个脸盆和一副手铐,洗脸和解大小便同用一个盆。手铐的一头铐在手腕上,另一头铐在门栏上。吊铐的高度有三种,最高时胳膊必须高举伸直,中间的齐腰高,最低的高度被铐的人可以坐下。

贾乃芝,一个四十多岁的女学员,因为不转化被关小号十九昼夜。她的腿肿得有碗口那样粗,因腿肿得不能弯曲,只能直着腿趴在地上排便。看管的人不忍心看下去,说宁可自己被加期也要把吊铐的高度降下来,后来听说是管教坚持要这样做的,没敢违背,又把手铐调至最高。就这样,贾乃芝被铐在最高档铐了六昼夜,直到身体出现高烧也没有停止折磨,只是降低了吊铐的高度。十月中旬沈阳的天气很冷,小号的门窗却大开,还说是为了放味。因为发烧口渴,贾乃芝要喝水却被拒绝,说是怕上厕所麻烦,她说冷要加件衣服也被拒绝。后来,管教才把衣服亲自送过去,人面兽心的管教还说她不知道,让人误以为她很关心学员,以达到感化学员使其转化的目的,其实一开始就是她不让送衣服的。这是马三家的一贯伎俩,让被转化的人唱黑脸,管教唱白脸,以蒙蔽和感化学员,达到转化目的。贾乃芝一直被关了十九昼夜的小号,使得本来身体健康的她严重高烧,心脏出现严重反应,腿肿得不能弯曲,身体虚弱。因为她不放弃自己的信仰,马三家教养院准备对她进行进一步的肉体折磨--上电刑。在上电刑之前,教养院因为怕出现生命危险,对她进行身体检查,卫生所的大夫发现她的心脏出现严重问题,暗示警察让她多喝水、多休息。马三家教养院怕出人命才停止了这次暴行。

所谓撅着,是指保持头朝下90度的姿势,一天中除了吃饭、睡觉和大小便的时间,其他时间一直保持这一姿势,长达每天17-18个小时。

与贾乃芝同时被关进马三家的沈若林,因为不放弃信仰,被强迫撅着十九昼夜,倒控得两眼充血,眼球外突,全身浮肿,脚肿得象个大馒头。在她被撅着的痛苦煎熬中,邪恶之徒还嘲笑她说:"看,你是什么形像,好人能象这样吗?"即使这样,她也没有被转化。马三家也准备对她进行下一个转化程序--上电刑。在上电刑前卫生所检查身体时,也发现心脏出现严重问题,才取消了电刑折磨。因为她坚决不转化,被送到三楼,和真正的劳改犯关在一起,强制劳动,从早上7:00一直干到晚上21:00,有时加班到深夜。

教养院的邪恶之徒们并没有因为把健康的不愿放弃信仰的人折磨成这样而愧疚,反而说他们"心不正,心坏了",仿佛当年日本侵略者们向老百姓们逼问八路军下落时,没问出来就大叫:"你地,良心地大大地坏了。"可悲的是这一幕时隔五六十年竟发生在同胞之间,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还有个学员李淑珍,因为经历种种酷刑如蹲方块,晕倒在地,脸被恶警们打肿了仍坚决不转化,被送到三楼强制劳动。林素丽、苗丽敏,因为不转化,也被送到三楼强制劳动。

李小燕、赵雪、刘霞等都曾被罚蹲墙角、用电棍打。所谓蹲墙角,就是用几个桌子将学员堵在墙角的狭小空间里,只容一个人蹲在里头,全身动弹不得。要蹲很长时间,直到身体出现严重反应才会停止。最初恶警用电棍过学员,不但高压电对学员不起作用,恶警反而被电倒,电棍被甩了出去,之后,她们改用电棍打学员。

所谓"罚站",就是面墙而站,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之外一直面墙站着,直到下半夜1:00-2:00才让休息,早上5:00起床后继续站。连续很多天。有的支持不住,晕倒,她们便强行灌药。如果这样折磨还不能转化,便进入下一转化程序。

所谓"电刑",就是用高压电棍电学员,学员被拖到走廊被电击时,恶警们总是先命令每个监室将电视的声音放至最大,以免被电击的学员承受不住发出的惨叫声被其他学员听到,来掩盖他们的罪行。在今年的马三家教养院兑现会上,中央电视台新闻摄制组人员亲眼目睹了马三家歪曲事实、粉饰太平的一幕。在马三家拍摄现场当有学员站起来痛斥教养院在说谎欺骗电视观众时,他们马上用掌声盖过了学员正义的声音并将他按倒在地,大打出手。电视台的摄制组慌忙将镜头移开,在播放时将这部份剪掉。中央电视台记者的工作到底是揭露真相还是掩盖真相?他们为什么不敢将真相让观众看到?

所谓蹲方块,就是人被限制在大约30厘米见方的地砖内长时间蹲着,头要抬起,脚不能越线,否则就被拳打脚踢,揪头发,打嘴巴。一般人蹲上两三分钟就会满头大汗,可他们竟让学员一连蹲上十六七个小时,残暴行为令人发指。

有一个学员因要求炼功,被邪恶之徒在屋里打完后拖到走廊上,恶警连续扇嘴巴,直到打累了为止。然后命令学员在走廊上90度撅着。

折磨学员的刑罚很多,而且往往这一种不能达到目的再换另一种,如果肉体折磨不能达到目的,还有精神折磨。

5、精神摧残

1)加期:有的学员因没写保证书,一年期满又被加刑3个月,并说:如果不转化,就不放,无限加期,直到死为止,折磨死了可以说是正常死亡。

2)将学员家属叫到教养院,不转化就不见。

有一次管教打电话叫一个学员的丈夫和女儿(不满10岁)到马三家教养院探望,孩子听说要见妈妈,高兴得一宿没睡觉,可当家属到了之后却不让见,并说写了转化保证书才能见,该学员拒绝写保证书,最后也没有让这一家人见面。后来孩子哭着走了,丈夫也哭了。因为管教没达到转化目的,就扇学员嘴巴,倒打一耙地骂学员没有人性。

3)篡改师父新经文,诱导学员走向邪悟。

由于学员不能读到师父的指导修炼的新经文,马三家教养院将李洪志师父的经文根据他们的需要篡改和歪曲后,读给学员听,并加上断章取义的解释,误导学员走向邪悟,背离师门。

4)马三家那些所谓被转化的人(特务),已公开作为迫害者的帮凶。

他们声称是管教的一只眼睛、一只耳朵、一条腿,他们为转化学员帮恶警出谋划策,随时随地向管教汇报学员转化情况,提出转化方案,他们与管教串通一气,很多事情他们可以全权做主,如学员不服从要找队长时,他们就说是队长让他们这样干的。同时因为一些人缺乏正念,忘记了修炼,在邪恶面前不敢伸张正义,也起到了纵容邪恶的作用,加大了不转化学员的苦难。

那些特务还自己唱黑脸,让管教唱白脸,公开恭维不择手段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恶警。据悉,恶警们有时也给学员送病号饭,有时将自己吃剩的饭送给学员说是从家里带的,希望以表现其“体贴入微”,达到转化目的。他们的"善"只是一张恶鬼的画皮而已。

三、从法轮功学员身上谋取生财之道

听说国家为教养院拨款,管教们的奖金从人间败类江泽民诽谤迫害法轮功后明显增加。但学员在教养院的伙食却很差。学员早晚是玉米面稀饭和玉米面饼子加咸菜,中午是米饭和熟菜,量很少。有时土豆皮和茄子皮也能用来做汤,饭经常做不熟,从饭中发现苍蝇、虫子是经常的事。本来是每天六点以前吃饭,有一天突然将吃饭时间拖到六点半,后来才知道有领导来检查伙食情况,当打完饭从食堂向外走时,有几个领导模样的人上前察看我们的饭菜,警察解释说:他们吃得可好了,粥是玉米面和白面做的,还有冬瓜汤。其实早晨从来没有吃过汤,只是为了应付检查,将咸菜改成了汤,这就是为什么早饭拖后了一个小时的原因。从2000年10月1日以后伙食质量才有所改善。

据悉,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之前,管教们的工资很低,现在管教们的工资明显增加。

到马三家探望学员的家属被要求吃接见餐(每次最低标准100元,饭钱另付),否则只能见十分钟。都是比较便宜的饭菜,如大头菜炒干辣椒,炒鸡蛋,炸鱼(窄刀鱼一小盘),熘肥肉等。

马三家不让家属送日用品,只能从教养院的小卖店买。那里卖得大都是质量低劣的日用品,价钱却很贵。用那里的洗发精洗头,头发掉得很厉害。

最近,江泽民的邪恶宣传机构又在用马三家制造的所谓"转化成果"欺骗不明真相的群众。不知又有多少生命因为它们的蒙蔽而失去万古难逢的修炼机缘。

李洪志师父在"再论迷信"的经文中说:"人类啊!清醒过来吧!历史上神的誓约在兑现中,大法衡量着一切生命。人生的路自己走。人自己的一念也会定下自己的未来。珍惜吧,宇宙的法理就在你们面前。"

(曾被马三家残酷迫害的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