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瑞典摩尔默洪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2月16日】1月27日星期六早晨,来自不同城市的修炼者们行了很远的路来到大约有30万居民的瑞典第三大城市摩尔默,参加在嘎斯塔夫.阿道夫广场上(市中心)举行的洪法活动。

当所有人都到齐之后,共有十名修炼者,两人来自摩尔默,八人分别来自兰德、瓦尔波格、高登波革、罗尼比。我们带了两面横幅;一幅写着“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另一幅写着“法轮功”。那天,阳光灿烂,天空不同寻常的晴朗,许多人都来到市中心。真是绝好的洪法机会。

由于摩尔默缺少修炼者,最近在这里举行的多数洪法活动都只局限于在购物中心散发传单,在图书馆里张贴广告,向不同的政府当局发送资料等。但是很少在公共场所示范炼功。

不同的人们有着不同的心理状态。一些人需要仔细观察我们,感受能量场,甚至与我们争论之后,才可以相信我们所说的话。所以,采取不同的洪法方式是很重要的。我们想,若在市中心选择一个引人注目的地方炼功,就可以向人们展示,我们没有任何要隐藏的东西,他们若有任何问题,或者对法轮大法是否是正的有任何疑问,就能够走上前来和我们倾谈。

我们于上午11点开始。两三名学员向人们散发传单,其他人在一旁炼功。当我们将近结束的时候(下午4点钟),已经向路人散发了至少700份传单。还有许多人在给瑞典政府的请愿信上签了字。最后,我们在一个学员的家中开了一个小型经验交流会,就此完成了一日的活动。

这是一次非常成功的洪法活动,我们所有人都对整个活动感到满意。

最后,我想与大家交流一下我在这天活动中的一些经历和体会。

一些奇怪但是有趣的事件

我刚刚在地上摆好镇压的照片,正要寻找一个合适的地方放传单架,这位中年男士走近我。他看着图片,然后转身对我说:“你们是不是中央情报局派来的?”

听到这几个字,我吓了一跳,怀疑听错了,所以我非常有礼貌地回答说:“您说什么?”他重复道:“你们是不是中央情报局的?你们是不是中央情报局派来的?”然后,他无法控制自己了,变得特别愤怒起来,脸色变成了红色,说:“你们……想骗人!”

他的话真是荒谬!我的整个身体都震颤起来,心理变得不平衡。我对自己说,这个人完全不知所为,不可救要,我必须在他变得更愤怒无理之前,立即采取措施。但是我该说些什么呢,从哪里开始呢?而且,我怎样保持平静,怀着慈悲之心去跟他说话呢?看来这个磨难对我这有限的善心来说太大了。

我就决定问他他对法轮大法有什么了解,然后看是否能够找到他对大法持这样的态度的原因。因此我就说:你到底知道关于大法的哪些事情?”他说他知道我们正在愚弄群众(或者大概是这样说,我无法记住细节。)

我问:“你有没有读过书?或者你就是凭着你从媒体那里听来的消息?”但是,他不想再听下去,开始走开。然后我说:“你根本就对大法一点都不了解”。他说:“你了解吗?”“了解。”我回答道。“我已经炼了超过两年了。”这时他已经走远了。

这件事之后,我感觉不太对。我知道应该从中吸取教训,但是不知道吸取什么教训。当有人攻击大法的时候,我应该悟到些什么呢?思绪如潮水般涌上头脑。我做错了什么了吗?我应该说些什么才能让他相信大法是好的呢?我是不是应该放下这个问题,不再去悟我为什么会再次遇到这样的问题。(我以前在征集签名时曾遇到过类似的一件事)我为什么会有这类磨难?我无法得到答案,所以我决定继续做我的事,以后再去想。

两个小时之后,这事又发生了!当我寻问一位正在观看学员们炼功的男士是否想要一张传单时,他以愤怒的口吻说:“你们是不是中央情报局派来的?”

这回,我无法抑制地笑起来。我为什么总是遇到这种事?肯定有什么东西我没有悟到。这事跟人说起来好像是个笑话一样。

但是,我知道,我首先要平静下来,以修炼者的心态去处理情况。所以我收住笑容(显然我的笑让他不太高兴)说:你的观点可能是基于从中国那里听来的负面宣传,我们到这里是为了澄清法轮功真象。听到这里,他更加不高兴,边走边咕哝着:“真象,哈,真象。”

我仍然不得其解!直到现在,当有人要我写一封有关这天活动的短信时,我才能更加清晰地看到我遇到这些情况的背后原因。那时,我只是责备那些人没有正确的态度,而没有能够找到我自己做错了什么。

现在,当我回过头去看,我知道这是给我过的心性关。但是,每次事情发生时,我试图找到我做错了什么,然而从向人们洪法这件事上,我当然找不到错误了,我没有悟到我仍然有很多的执著心没有放下这个事实。我带着一颗常人之心为大法做事。我做了好事,为此感到高兴。我以前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但是试图欺骗自己,对自己说:“不要自满,它会成为执著的!”我嘴上这样说,但是内心深处不是这样想。当我做了好事时,我就会自满。

现在,我明白了,我遇到的每一件事都是老师为提高我的心性而挑选和安排的,而我必须以清醒的头脑修炼。承受艰难只不过是心性考验的一个方面,我仍然需要找到我的执著心并去掉它们。

这是我学到的珍贵的一课,我非常感激李老师对我如此耐心,用了这样长的时间让我悟到自己的执著。谢谢您老师!

最后,我想以李老师的诗结束本文:

  无为

三教修炼讲无为,
用心不当即有为;
专行善事还是为,
执著心去真无为。

    一九九三年一月十七日

一名瑞典法轮大法修炼者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