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第一劳教所(唐山市开平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2月22日】 我是一名河北省大法弟子,2000年11月2日因进京上访,被判劳教三年送此劳教所关押,因身心遭受严重摧残,生命发生危险,于2001年1月24日被劳教所释放,先后关押共计80多天。以下是我耳闻目睹并且身遭受的对400多名在此关押的大法弟子的迫害

刚一进去的弟子均被非法搜身,搜光搜尽,搜完后便是一顿毒打。他们不准大法弟子学法炼功,甚至不能说炼功二字,违者拳打脚踢,电警棍毒打。或者被关在专设的冷冻室去冷冻,或者就将大法弟子拉出去,用“美你舒服带”(迫害大法弟子的一种刑具)仅手背吊在劳教所后院菜地的黑枣树上,双手倒扣上吊,身体弯曲成90℃,双脚不能触地,少则3~4小时,一般7~8小时,甚至10多小时,秦皇岛市玻璃研究院大法弟子姜英顺工程师,因炼功被管教从头天上午10点钟一直这样背吊捆绑在树上,直到第二天的凌晨六点多钟,当即昏死过去。

廊坊弟子王利敏就如此被吊捆数小时后,胳膊至今失去知觉,不能活动。

管教人员还制订了各种教规。这个所共关押大法弟子近400余人。每天的生活起居不容有喘息之机。吃饭、喝水、上厕所都强制限时轮班进行。一班先去吃,时间短到吃完了还不知吃的是什么,有的弟子甚至刚刚端起碗来还没吃时间已到,稍慢离开就不给下班的吃饭。没有水喝,大法弟子只好去喝水管子凉水。还经常不容许弟子们上厕所,即便让去,学员经常裤子还没揭开就被吼了起来,大法弟子们经常被憋的无法忍受。

此劳教所还用加奖、减刑唆使劳教的犯人充当打手,毒打大法弟子。为抗议非法迫害,全体大法弟子齐声背诵洪吟,全体绝食抗议。管教专门找来一体形粗壮的犯人包某对绝食的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其中当包某打完面对我近60岁的老太太时,后退几步,使足力气跑过来朝着我的肚子猛踹一脚,我当即大叫一声,疼痛难忍,幸亏被身边的两位弟子及时救起。几天几夜无法吃东西喝水。(此包犯因打大法弟子有功已被减刑提前9月出狱)。

在监号内,姓魏的管教多次指使牢头丁霞青打全室的大法弟子。致使大法弟子个个被打的鼻青脸肿,满脸是血,伤痕累累。

12月上旬的一天,监内连续闯进7、8个男警,将姜英顺、许有兰、王风珍几个弟子拖到菜地里,全部又捆在黑枣树上冻了4、5个小时,之后,管教魏勤又与女队长刘某手提电警棍将已被冻僵的姜英顺拉到菜地旁一间房中,先由魏左右开弓煽姜耳光,足有10几分钟,打累后,又拿起一本杂志卷起筒来继续在姜脸上抽打。一个毒打,一个则大声恫吓,歇完再打,姜在数小时的折磨后面目皆非。一月过后仍未能好转恢复。

12月20日8监的大法弟子集体打坐炼功,管教随即叫来犯人打手包某及数名男警,一把将我从床上拉到地上,勒令8个弟子全部脱去棉衣,撩起袖子,只穿着单薄的内衣,把我们全部捆吊在院内树上。他们将弟子的内衣撩起来,露着肚子冻了竟3个多小时,几个弟子放下来时当即昏倒在地,失去知觉。直至近日,连床都不能上下。

廊坊一个姓刘的大法弟子几次被强行使用破坏神经系统的药物,被送往精神病医院关押,大法弟子强烈抗议一致要求放回姓刘大法弟子,停止对其残害,被警察破口大骂,警棍轮个毒打,甚至放高音喇叭干扰弟子们的抗议之声。

(大陆弟子供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