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2月22日大陆综合消息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2月22日】
  • 更正20日“山东大法弟子被恶警活活打死更多情况”

  • 大法弟子彭攀月惨遭毒打下落不明

  • 法轮功学员被任意剥夺了结婚的权利

  • 马三家劳动教养院扩建囚牢

  • 护法之心天地可鉴

  • 坚修大法心不动,祛除邪恶指元凶

  • 大连邪恶势力秘密抓捕大法弟子

  • 吉林省抚松县公安局恶行录

  • 湖南平江公安机关任意非法抓人

  • 湖北大法弟子在监狱里的一点经历

  • 安徽省铜陵地区原站长被判刑三年

  • 安徽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张桂琴的丈夫被抓

  • 北京弟子王粤被强行押往团河劳教所

  • 恶人录:河北省廊坊市安次区南尖塔乡政法书记古某某

  • 更正20日“山东大法弟子被恶警活活打死更多情况”

    大法弟子的遗体不是被扔到“火车站通车下水道”,而是扔到“长途汽车站冲车水池内”。被害大法弟子为男性,约40多岁,姓名不详。

    南阳市审查站电话:(0377)-3132684

    另南阳市有关部门及嫌犯名单:
    南阳市公安局安保大队(“610”办公室)队长 王腾永 0377-3156874 (宅)
    宛城区公安局安保大队 队长 王太成 0377-3224981(办) 0377-3260530 (宅)
    卧龙区公安局安保大队 队长 郭万如 0377-3223941(办) 0377-3205269 (宅)
    长途车站 电话:(0377)3134664
    南阳市第一看守所:(0377)3222146
    南阳市第二看守所:(0377)3231539
    南阳市铁西派出所:(0377)3555100
    卧龙区政法委:(0377) 3216813
    宛城区政法委:(0377) 3261339
    南阳市检察院:(0377) 3019210
    卧龙区检察院:(0377) 3173106


    大法弟子彭攀月惨遭毒打下落不明

    自2000年7月20日后,湖南省祁东县公安机关迫害大法弟子不断升级,他们采取的迫害措施是:强行转化、巨额罚款、无期限关押、。断绝与任何人见面。全县被抓被关大法弟子上千人次,目前还关押50多人,凡被关押的大法弟子都被毒打过数次。

    大法弟子彭攀月(又名彭建军,男26岁,系祁东县过水坪镇卧井村人)于2001年1月20日上午无故惨遭毒打后,至今下落不明。

    2001年1月20日上午,在祁东县政法部门的策划下,拘留所的干警强迫在押的大法弟子去看诽谤大法的图片和电视录相,大喊大叫将弟子们往食堂里赶,大法弟子都不愿意去。他们就叫来几个武警强行去抓,并开始毒打彭攀月,大法弟子看见后高喊“不要打人!”他们被迫停止,看图片看录相也未成功。第二天,政保股干警李伟和拘留所里三名干警气势凶凶地来到彭所在的监子,不分缘由,其中一名干警就勾着彭的裤带,李伟抓住彭的后衣领,将彭的手铐上往外拉,强行将彭拉到大门口前,然后将彭推倒在地进行毒打,边打边叫,示意给其他大法弟子看。所长刘景田和政保股干警李伟手拿三尺长二寸宽的竹板气焰嚣张地说:“这个打人厉害,不开裂。”还有几个干警拿着木棒围着彭一齐乱打。大法弟子们高喊“不准打人”,他们全然不听。作为大法弟子的彭攀月面对他们的毒打,忍受着一切在喊着“法轮大法好!”此时,一名干警就捡来一个拖地板的脏拖布去塞彭的口,可彭还在喊,其中又一名干警从地上捡起一个石头塞进彭的口里,被彭吐了出来,紧接着又一名干警拿来一块更大的石头卡进彭的口里,并用脚踩下去,然后几个干警围着他打。十几分钟后,彭不动了。这时,干警周友忠走到彭的面前去看,见彭一点不动,还在彭的右腿上打了三、四下才放手。他们把彭扶来扶去,扶了一阵,确实见彭不动了,就把彭拖到办公室门外,此后,就看不到了。大约又过了一个小时,他们来到彭所在的监子,把彭的被子等物品拿了出去,彭再也没回原来的监子。当天下午,大法弟子们强烈要求知道彭的情况,所长刘景田气焰嚣张地说:“打死就打死了,不给你们讲理,你们没地方告,你们去告吧!”还把女弟子周凤秀等四人拖出去也在大门口打,其中周凤秀被毒打昏死一小时。

    彭攀月惨遭毒打后是否死亡,一直是未解的疑团:其一,彭被毒打后一点不能动,而且一直未回原来的监子,他的物品也拿走了。其二,他们说转到看守所去了,经多方证实(看守所就在拘留所旁边),彭根本不在看守所。其三,从这以后,消息封锁更严密,彭的家人、亲人对彭的遭遇全然不知,而且,大法弟子与外界失去了任何联系,就连家人、亲人送来的生活用品都被扣留,真是人性全无。请社会各界善良人士来了解真象,制止他们的法西斯暴行。

    知情者
    2001年1月22日

    祁东县政法委电话0734-6264356
    看守所电话   0734-6263766
    政保股李伟   0734-6266465


    法轮功学员被任意剥夺了结婚的权利

    在中国,坚持“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如果没有在迫害中失去生命,或被劳教判刑,或者是流离失所,他们是否就可以过上正常的普通人的生活呢?答案当然是“否”,迫害是无所不在,无所不用其极的。

    W是南方某省会城市一所著名大学的硕士研究生,因四次去北京上访而被勒令退学。虽然他已经以“优秀”的成绩通过了学位论文答辩,却得不到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在老家山东,他无法得到任何形式的工作,除非他放弃自己的信仰。因为山东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如此残酷,以至普通人不愿意接受法轮功学员来工作,以免为自己找麻烦,“株连九族”的政策使得许多单位,许多个人不敢为法轮功学员提供庇护。

    所幸的是,他在计算机方面的才能使他在南方某城市一个电脑公司里谋到了一个职位。但是,当他准备结婚,需要在户口所在地开一个婚姻状况证明时,山东方面却告诉他,不与法轮功决裂就不给开证明。这真是一个荒谬的事实:一个公民,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甚至被剥夺了结婚的权利!由此可以想到,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受到了什么样的对待。

    现在这名学员因为走出来向世人讲清真相,又被关押在看守所了,据说因为他“屡教不改”,要被判3年有期徒刑。

    但是,物极必反,黎明前的黑暗过去后,人类必须将迎来一个美好的未来。


    马三家劳动教养院扩建囚牢

    辽宁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女二所目前关押法轮功学员约2000人,已爆满,几乎无法新收人员。政府在去年底已拨专款100万元,准备建新楼,围墙已于去年底建好。

    劳动教养属行政处罚,按《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等有关法律规定,被决定劳动教养的人员有申请复议的权利(类似于刑事诉讼中的上诉权)。但被决定劳动教养的法轮功学员均被剥夺了这项权利,直接投送到各教养院。这是江泽民集团破坏法制、践踏人权的又一罪行。


    护法之心天地可鉴

    贵州弟子宫学顺为证实大法,99年底从北京上访回来后被关在看守所,于2000年2月份从看守所出来后,他只有50块钱,又再次踏上北京的路,从贵州到北京两千多公里他走了58天,那正是寒冬时节,累了在铁路边睡会儿,饿了在铁道边捡点东西吃,心中一个正念,“护法”!到北京后,被当地公安送回,后被判劳教三年,在劳教所一直洪法炼功坚定修炼到今,历尽苦难,不畏邪恶。大法弟子护法之心天地可鉴!


    坚修大法心不动,祛除邪恶指元凶

    李春元,男,朝鲜族,中央民族大学哲学系教师。法轮大法遭疯狂镇压后,李春元因公开在民族大学校园内炼功被校保卫处强行带走并关押四个月。后被停课、停发工资、停止参加住房分配等。李将这些情况写信给江泽民、人大常委会等,均不获受理。后改用挂号信方式寄往上述目的地,至今未得任何答复。反被单位派人看管,日常生活受到骚扰。2000年12月21日被抓,至今未放。家人多次找校领导要人,校方称是派出所把人带走,非学校所为,不管。现不知以何罪名关押何处。

    去年下半年,李春元看到迫害法轮功系江泽民违背民意,违背事实一手策划,且过程违法,遂以书面形式向人大及法院控告恶首江泽民。其对所在单位公开全部细节。这大概是他遭迫害的一个主要原因。


    大连邪恶势力秘密抓捕大法弟子

    大连最近几天邪恶势力秘密到学员家中将学员抓走,关入姚家拘留所和戒毒所,据悉被抓学员有数十人。 例如大连戒毒所人员到一学员家骚扰,学员想借故离开,此人竟紧追不舍,不顾学员大声斥责,在无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将学员抓走。 姚家拘留所春节前曾至少关押250多名学员,春节期间已被转移,已确定有很多女学员被转到马三家进行进一步迫害。已知有学员被关押在2所2大队。其他学员下落不明。 另据悉,原大连总站唐巧云现被关押于大连姚家拘留所。

    河北最新消息,邪恶势力猖獗,铁路部门接到公安部指示:列车上严格查处进京上访的法轮大法弟子,列车乘务人员查出一个悬赏奖金3万元。


    吉林省抚松县公安局恶行录

    2000年4月18日,法轮大法弟子张传梅,宋维香、郑成香、何秀英、张尤霞、刘贤华和孙成道联名给吉林省抚松县人大常委会和北岗镇党委政府写信反映法轮功真象,要求“还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给大法弟子宽松的修炼环境”。然而这些要求却成了邪恶抓人的依据。在吉林省抚松县公安局副局长谷建中(专管法轮功问题的恶棍)的带领下,吉林省抚松县北岗镇派出所所长恶警杜焕礼指使其恶警宋书深等强行将张传梅,宋维香、郑成香、何秀英(已有身孕),张秀亮带进抚松县公安局看守所。因张传梅,宋维香坚持在狱中炼功,遭到电棍、带脚链上死人床等残忍迫害。

    一大法弟子到北京上访被押回抚松县公安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60多天。

    另一大法弟子因坚持炼法轮功被带进抚松县公安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25天。

    出狱时,邪恶之徒胁迫大法弟子家属签名保证“不出事”,并必须交2000元给公安局政保科做所谓的“押金”,还需交10元/天的伙食费给看守所。如家属探望,则需交70元的探望费,只能交谈3~5分钟。

    两名大法弟子于7月12日在发大法真象传单时被恶警杜焕礼等关进看守所,出狱后又被胁迫交所谓押金各3000元和2000元。

    春节前,所谓上面的“压力”给恶警杜焕礼等充了电,他们变得更疯狂。大法弟子宋维香回答他们的问题“你去不去北京?”为“不一定”,于腊月25日就被谷建中、杜焕礼、宋书深、汪兆华、戚云龙强行抬上警车,拘押在看守所。

    大法弟子刘俊义、张秀山、李宗运多次遭杜焕礼、宋书深、汪兆华、张剑波毒打。后他们去向不明,这些恶棍们便向他们的家属勒索钱财,仅刘俊义爱人被勒索1000元。

    某大法弟子因散发大法真象资料被杜焕礼勒索1000元。

    恶人榜:
    谷建中:吉林省抚松县公安局副局长
    张爱民:吉林省抚松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
    杜焕礼:吉林省抚松县北岗镇派出所所长,0439-6550010(办公室)
    宋书深:吉林省抚松县北岗镇派出所恶警,0439-6550010(办公室)
    汪兆华:吉林省抚松县北岗镇派出所恶警,0439-6550010(办公室), 0439-6551209(家)


    湖南平江公安机关任意非法抓人

    2001年2月15日下午三点多钟,平江县南江镇多人看到天上出现一红色球状物,其周围发出耀眼光彩,非常美妙炫丽,有的人对大法弟子说:瞧,这肯定是法轮大法的法轮。

    春节前夕,公安机关在平江县四处抓人,说是上头有指标,必须完成任务。大法弟子陈升平早被判一年半劳教,其妻带两小孩在家无生活来源,艰苦度日。另一大法弟子见她们无钱过春节,想到她们家资助一点生活费用,不料却与陈升平妻子一并被抓走,家中只剩两孤苦幼儿。


    湖北大法弟子在监狱里的一点经历

    我是湖北大法弟子,2000年3月初进京上访被抓,关进监狱。我决定绝食抗议。第三天,便由三个干部给我灌食,一点用也没有。第四天,十几个人把我按倒,在看守所的走廊里,两个人按住我的头,一个人揪住头发,有两个人分别按住两只手,两条脚分别由三个人按住,还有一个人骑在向上按住肚子,一个人专门托住我的嘴,一个人用勺子给我灌糖盐水。灌了好长时间,那个滋味可真难受,简直让我闷死了。他们扬言说若不进食长期灌下去。灌的时候,我嘴里装满了,我想侧身吐出来,他们不让我动,我只能朝上一喷,喷了个“满场风雨”,好几次都是这样。后来我不再喷了,猛一转身,他们十几个人也压不住我,我便可以吐了。

    后来他们又把我绑起来,强行给我注射药品,我的手绷得紧紧的,他们怎么也注射不进去,但手背被针扎起了很大紫包。在监狱里,那些牢霸对我说:我一生中,很多人在我眼里都是一堆狗屎,但我对你佩服得五体投地……。


    安徽省铜陵地区原站长被判刑三年

    在安徽省铜陵地区,早在1999年11月30日(大约)因传材料被抓的大法弟子陈玉田(原站长)现已被无理判刑三年,本来是关在铜陵拘留所的,2000年底又转到合肥市关押(目前不知详细地址),这么长的时间只让老伴在临走时见了一面。实在是没有半点道理。在元旦期间有20几人去了北京,有的在途中就被抓了回来,有的在北京给抓了回来。现在他们还有一部份被关在铜陵市第一看守所里,至今未放。


    安徽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张桂琴的丈夫被抓

    因为恐怕其邪恶罪行的曝光,安徽肥东县公安对在2001年1月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张桂琴(明慧网先前做了详细报导)的丈夫--大法弟子管学怀又进行迫害,他于2001年2月16日在家被非法带走,至今下落不明,情况令人担忧。


    北京弟子王粤被强行押往团河劳教所

    人民出版社大法弟子王粤2月19日上午被单位骗去之后,由人民出版社副社长韩舞凤亲自督战,被强行扯着头发,要塞入车子拉走。王粤奋力反抗,大声呼叫“你们太邪恶了!”,引来单位许多同事围观。在此期间,他们还强行阻止王粤与家人通电话,企图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人偷偷送走。后来在本人一再强烈要求下,才允许和家人通电话。坚持到晚上,单位等人欺骗她说:“中央机关组织高层干部、人士炼法轮功的在一起聊聊,转不转化过几天都回来,住在高级宾馆”。并允许其妹陪同送到大兴国际工委办的中央文化管理干部管理学院。

    结果王粤于2001年2月21日被强行押往团河劳教所。在此大陆大法学员紧急呼吁国内、国外大法弟子和世界上善良的人们请给王粤及所有在劳教所,看守所及所有被关押、被折磨的大法弟子给予道义的支持,让我们共同铲除邪恶。

    参与此事的恶人有:

    刘义成:新闻出版署,直属机关党委。电话:65242149(办公室),手机:13021176426
    韩舞凤(最恶):人民出版社副社长:电话:65140779(宅)手机:13801015115,传真:65132885.
    王平:中国青联秘书长 手机:13801339964
    张申康:文化部党委 手机:13801046913
    朱尔澄: 民盟秘书长 手机13910610152,62209907


    恶人录:河北省廊坊市安次区南尖塔乡政法书记古某某

    古某某,河北省廊坊市安次区南尖塔乡政法书记。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帮凶,多次暴打大法学员,还雇佣打手毒打学员。并对上访学员施以高额罚款,最高达一万多元,交不上罚款的,竟被长期软禁在乡里。经他之手,送非法劳教的学员达八位之多!他扬言:“我不管什么法律不法律,你们上访,江泽民就摘我的乌纱帽,所以,我就得整你们!”真是邪恶至极,恬不知耻。

    另外南尖塔乡派出所所长及个别干警,在古某某的授意下,曾多次毒打软禁折磨学员,强迫大法弟子放弃修炼。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