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做起维护大法永远是我的责任(译文)


更新时间: 2019年02月10日
【明慧网2001年2月23日】 这是我们修炼的一个严肃关头。

一段时间以前, 我感到我的头脑是这样的肮脏, 以至于感到自己永远也达不到修炼的目标。我觉得自己配不上这样一个纯净的目标。当我看到许多同修们如水晶般纯净的心,我对自己仍然生活在我自己的这层皮肤里感到非常不舒服。我不知道要做什么。我认为我的业力是很大的。

这个想法影响了我好多天。然后我认识到了我如此担心我自己是多么自私。法轮大法给了我如此多东西。在以前的30 年时间里,我活得非常自私。所有的我的关系都由我的私利出发。我能得到什么?谁能满足我的需要?我只是在操作和欺骗别人,我伤害很多人。我最近遇见了我的前未婚妻,我们有超过 2 年多未见了。她对我唯一的记忆是居心不良和痛苦。我们一起度过了晚上。我利用这个机会告诉她过去2年时间我修炼法轮大法的经历。在晚上我们的谈话结束后,她看着我并且说“你变了。”我很感激我有这个机会象她介绍这么好的法轮大法。法轮大法帮助我破除了我不好的、但却顽固的生活模式。愤怒,自私、紧张和害怕的模式。我认识到了我得法最大的原因就是要尽力帮助他人。帮助同样多人,使他们也能开始和平幸福的生活。

我决定了加入与媒介联系的队伍,因此我能尽我所能,对法作出更大的贡献。在12月,我的妈妈与我飞到了温哥华参加法会。我的任务之一是与一位同修Z一起为将来的记录片拍摄一些镜头。当我到达时,我感到身体巨大的消业状态。我开始发烧,寒冷充满了我的全身,我觉得自己象个巨大的业力包。我用尽自己唯一的力气到了宾馆。我在床上躺下。我不能行动。我的头天旋地转,我的喉咙肿起来,我的皮变成黑色。巨大的头疼,出冷汗和强烈的喉咙痛折磨了我一整夜。早上6:30 妈妈让我准备好参加会议。我不得不去。照相机在我这儿。我不得不为记录片拍摄会议场景。

集体炼功在 8:00 开始了。我尽我所能拍摄了些画面。然后我开始炼功。在我抱轮时,我的整个的世界开始旋转。我不停地向我自己说,“我能行, 我一定能行。再坚持一会儿,一定要坚持抱轮,你是修炼者,坚强些!”

我知道这是一个去掉自己的执著心,在大法中保持坚强的机会。这是两年半里,我第一次不能坚持抱轮。我记得老师说,“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修炼是严肃的,差距拉开得越来越大了,”

我感到自己被打败。我有一个机会坚持,但我没做好。

我拖着虚弱的身体来到会场。我坐着,并尽力保持良好状态听别人的发言。我坚持到最后。同修们分组开始讨论,我太不舒服,于是离开了。

第二天早上,我妈妈独自去参加了炼功和交流。我不能移动。我躺在床上,被疼痛折磨着。我甚至不能起床去洗澡间。10:00, 妈妈打了电话给我。她说,“噢,我真希望你在这里,JOE。经验交流是这样激动人心。”

“我不能动,妈妈。”

“哦, 但是游行将在一个小时内开始。”

“妈妈, 我不能动。”

“噢, 真糟糕,我希望你不错过这件事情。经验交流非常好,每个人都从中有所启悟。另外,Z要我对你说,你自己把法放在什么地位是非常重要的。”

妈妈继续对我说她所听到的激动人心的经验交流。我打断了她,她象是已经在哪儿说了一小时了。“Z是什么意思?”

“什么?”

“我说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你得自己问他。”

“妈妈, 他到底想说什么?”

“他的意思是在正法的这个严肃时刻,法在你心中的地位是很重要的。”

“但是这意味着什么?”

我挂了电话,看着天花板。我身上如此疼痛,以至我甚至不能集中我的视力。但我知道不管怎样我必须得从床上爬起来。我知道这时候我应该和同修一起在寒风中坚持游行的。我知道这是老师给我另一个机会,让我把法放到最重要的位置。

我做到了,我来到了会场, 虽然我不能说话, 但我可以听。我在寒冷的风雨中参加了 2 个小时游行。我是队伍中最后一个拿横幅的人,我们去了中国大使馆。我闭着眼睛站在寒风中,握紧法轮旗。那天终于结束了,我发现自己在一个同修的家中,我躺在沙发里,头枕着毛绒绒的枕头。我就这样睡着了,醒来后喝了一碗热汤。那天结束了,我的磨难也过去了。

李洪志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中说,

“我们今天在短短几年中就要人圆满,承受过程只是一瞬间,而且时间是推快的。将来回过头来看看,如果你能圆满,你发现那什么都不是,就象一场梦。”

不做任何事情是容易的。呆在床上是容易的。不向前走也是容易的。但当我们理解到法在心目中的重要地位,我们可以忍受最剧烈的疼痛,坚持过去之后,我们会发现获得很多。

那天晚上,我飞回了家。以后8 天的时间里,我的身体完全不能动,这是我曾经经历过的最大的消业。我有 5 天没吃一点食物。每次疼痛上来的时候,我都全身心感谢李老师给我这个消业的机会。我从未失去了我头脑的平衡。我一直知道我是一个修炼者,并且这一切都将过去。

2001 年 1 月 10 日张昆仑教授, 一位加拿大人的公民,在 11 月 15 日被判入中国劳动营的修炼者,由于国际的压力被释放。

事情多得不得了!媒介工作组开始了从媒介提问咨询,发表声明,到召开新闻发布会。

一个又一个的新闻发布会,一个又一个的媒介会议,一个又一个的采访,每个人都象旋风般的行动。尽管我仍然在消业,但我知道消业和这样重要的事不能相提并论。这件事最重要。它一定得首先完成。我整天整夜地工作,没有停歇。

我们的媒介活动取得了很正面的效果。照相机聚焦在我们身上。记者们想要采访我们。议会,国际的人权组织和公民权的律师们成员都来帮助我们。一些事正在发生。我因此而激动。

下一星期,5个人在天安门广场自焚。报纸整版摘录了新华社的报道,整版否定的文章猛击了法轮大法。我感到压抑和沮丧。我打电话了与一个报纸编辑谈话:

“这些不是法轮大法修炼者!这行为完全违背法轮大法的教导。你怎么能就盲目地摘抄一个完全由被政府拥有新闻社所编造的故事呢?就是这样一个政府下令取缔法轮功的!全世界在40个国家的有上亿人在修炼法轮大法 。全世界的政府都尊重并且支持它。中国是这垃圾媒介来源的唯一地方。你没看过真实的故事吗?你的错误报告误导了不明真相的人。你没有调查事实的真相就发表了这篇文章。你认为那是有责任感的报导吗?你在这个城市里破坏了我作为一个商人的名声。……”

在电话那头,那人说,

“嗨, 这不是我们部门的事,你找错了谈话对象。”

我感觉到了惭愧:这不是一个修炼者应该做的,我给那个人留下了什么样的印象?

老师说:

“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

但我为什么这样紧张失控呢?我不应该这样做。否则我的行为和常人有什么区别呢?

老师在“去掉最后的执著”中说,

“在过去一年中,学员自身的业力、对法的认识不足、在难中还有放不下的执著,在痛苦的过关中不能用正念对待等等,都是被邪恶加重迫害的主要原因,也是邪恶真正破坏法的根本借口。”

然后我认识到,我没有好好学法。我把所有的我的时间放进让媒介理解我们的观点,但我没有留出时间学法。

老师“排除干扰”中说,

“现在大家也更清楚了我为什么经常叫你们多看书了吧!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

我由于没有好好学法,让紧张沮丧的邪魔钻了空子。

这正好是中国的政府想要造成的。邪恶的力量想要击垮修炼者, 我认识到了这整个迫害是巨大考验。我们必须通过这个考验。

老师在“走向圆满”中说,

有的人直到目前还不能专心看书,特别是为大法做工作的人,你们不能用任何借口来掩盖你们的不看书学法啊,就是你为师父我个人做事也得天天静心学法,要实实在在地修。

老师说,

“自己法学不好就做不好工作……多学一学法,工作不会干不好的。”

于是,我把学法放到了首要重要的位置。我更早地起床,做到每天学法炼功。不管多忙,我坚持每天临睡前学法读书。

我马上开始看到我哪儿做得不够。

老师说,

“作为修炼的人我们也决不采取任何过激的行为与言论”

我学着不立刻反应那些否定的文章。在我送任何澄清真相的信或打电话给他们以前,我总是先征求其他修炼者的意见和帮助。我发现他们的投入和支持给我改进提高自己的机会,因此我能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澄清真相。

一个修炼者曾经向我说,“老师引导我们修炼成未来的佛,道,神。如果我们违背这些能使我们修炼上去的教训,我们怎么能成为未来的佛,道,神呢?”

我们必须不断地学法,因此我们能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

老师说,“自我做起维护大法同样永远是大法弟子的责任。”

我遇见了“NEW'S WIRE”的一个新闻记者,他写了许多不利法轮大法的文章。我们进行了一个小时的谈话。他看到我非常放松。他看到我头脑非常清醒并很客气。他看到我是一个正常的人。他看到我是真实的。因为我的言行,我改变了他对法轮大法的看法。

当我们学法的时候,我们的脾气禀性闪闪发光, 我们并不要把法推销给任何人,我们也无须说服任何人,使他们相信法轮大法是好的。他们在真正了解我们后,就会看清这些。他们会感到我们的同情和善意,并且当听到关于法轮大法的任何新闻时,他们将想起你来。

他们会说,“嗨,我记得那个JOE, 他是一个好人并且他修炼法轮大法,因此法轮大法一定是好的。

我是法轮大法的形象。我代表着法。自我做起维护大法永远是大法弟子的责任。我感到这是最有力的改变人们对法轮大法看法的方法。

一个修炼者最近对我说,

“当我学法学得好时,媒介似乎就发表一些好文章。当我学法不够时,媒介似乎就发表一些坏文章。”

它是奇怪的, 然而却非常真实。我们都是大法的粒子,我们都被连结。当我们的心是纯净的时候,我们都被真善忍包容者,被大法包容着 。邪魔怎么能存在?当我们继续前进,并且用真善忍,用平和的心态直面邪魔鬼时, 我们继续在法中证实法。

当所有反面的宣传开始时,它非常影响我。人们将怎么看法轮大法?公众舆论会怎么反应?然后, 一些令人惊讶的东西就发生了。

老师在“转法轮”中说;

“我们说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阔天空,保证是另一种景象。”

因为法轮大法在媒介收到了如此多的注意, 主要从中国政府的新闻社,我们的炼功地点挤满了新来的炼功人。一个新的炼功者甚至对我说:“我在报纸上看见了一篇写大法很不好的文章, 哇,我决定必须自己去看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好心肠的人能在所有的谎言和欺骗中,在他们的心中找到真相,这真是奇妙啊。

《李洪志师父在美国西部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的演讲》中说,

“所有有正念的常人都在起来反对这件事情…… 谎言、假象都将被一个个地揭穿。”

没有可以表示我对李老师感激之情的合适言词。他的指导和仁慈给了我智慧和力量选择我的生活的最重要的路径。每天我要接受这样的考验,每天我想到李老师并且通过我的考验。不管怎样,我绝不能让老师失望, 不能让自己失望,不能让大家失望。我们都是在一起的法的粒子。我们一起彼此帮助。

一个同修最近对我说:不管常人社会发生什么,不管他们怎么诽谤我们,说我们不好,我们修炼人总能分清真伪,我们之间总能相互理解和支持,我们总是分享我们的感受和经验,世界上还有什么比这更美好呢?

我谢谢这里的每个人,并且谢谢在全世界每个角落的那些修炼者。我找不到合适的语句以表达我能和你们一起修炼大法的心情。你们的支持是如此的一件礼品。我们将一起继续用我们的善心和慈悲去证实法,直到整个的世界都知道真相,法轮大法好!

谢谢。

2001年2月 发表于洛杉矶法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2/23/自我做起维护大法永远是我的责任-译文--82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