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口市残害大法弟子的恶人于界军、吴启军曝光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2月23日】 山东省龙口市对坚持修炼法轮功的学员,疯狂抓捕,任意打骂,肆意侮辱,手段残忍,致使年近60的善良农妇田香翠只因向政府说了一句真心话,就被迫害致死。然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所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所犯下的罪业已有记载,都将在地狱痛苦的灭尽中一一偿还。在此我们将他们的兽行向全世界和平组织及善良的人们曝光,历史的审判已为时不远!

一、于界军
工作单位:山东龙口市公安局
地 址:龙口市西二环路
邮政编码:265700
电话号码:局长室:0535—8500788、8502988、8517840
行政科:0535—8517745
保卫科:0535—8517128
刑警大队办公室: 0535—8501102、8517102
作恶事实:
自1999年7月22日国家非法取缔法轮功以来,于界军披着警察的外衣,利用手中职权,对勇于走出来证实大法和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真象的大法弟子,实施残酷迫害,手段残忍,禽兽不如。

大法弟子孔铁柱(现已判劳教),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于界军等人残暴毒打,直至遍体鳞伤,眼睛肿的封住看不见路,走路得扶着墙;十个指甲被烟头烫的脱落;带着的沉重脚镣将脚磨得鲜血直流,脚肿得无法行走。当时有人见孔铁柱被打的惨象后,问于界军,你怎么把人打成这样。于心虚的无话可说,以至后来龙口看守所怕出人命,都不敢接受孔铁柱;

大法弟子赵言虎因炼法轮功,提审时,被于界军用手扇耳光数次,仍觉不过瘾,又用长40公分,宽12公分,厚2、5公分的木板拼命打脸,逼问口供,以至几天后,脸都发青不敢洗;

大法弟子杨淑敏于2000年9月底到北京证实法,在当地被家人截回。得知消息的龙口公安局当晚就将杨淑敏强行抓至龙口张家沟拘留所。提审时,于界军对她进行毒打,使杨的耳朵都被震聋,牙齿疼痛难忍,张不开嘴,不能吃饭,脑袋上被打一大包,三天三夜被罚站,不准睡觉。期间有个警察看不过去,偷偷拿个椅子让杨坐会儿,于界军看见后,马上撤走不准坐;

2001年元月某日中午,龙口大陈家派出所将殿后村大法弟子王茂业夫妻一同抓到派出所,下午两点至晚上十点,于界军为逼问他们是否散发过大法真象的资料,大打出手,完全不顾二人都已60多岁的年龄,以至王茂业夫妻只因坚持自己的信仰,被毒打的鼻青脸肿,惨不忍睹。

以上仅是于界军残害大法弟子几例,还有许多弟子如魏红、王洪玉、杨美娟、吴曼平、桑红、王庆华、王洪菊、丁淑贤、姜震……都曾被他严刑拷打过,实属邪恶之极,人性皆无。

二、 吴启军
工作单位:龙口市矿务局公安处处长 电话号码:0535—8828715
三、 李敬松
工作单位:龙口矿务局公安处刑警队队长 电话号码:0535—8829191
龙口矿务局地址:龙口市振兴路249号
邮政编码:265700
作恶事实:
龙口矿务局技校职工刘海燕,因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真象,被抓到矿务局公安处,吴启军和李敬松用警棍、巴掌一起上,疯狂毒打刘海燕,浑身上下一处也不放过,直至遍体鳞伤,全身变成黑紫色,,人也快昏死过去,它们又灌水,揪起刘海燕的衣服边打边喊,今天让你认识认识吴启军。打够了,又将刘送到龙口矿务局梁家煤矿公安科,几个人围着她轮番用巴掌打,用电棍浑身上下猛抽,边打边用下流无耻的语言进行侮辱。刘海燕在矿务局公安处被关押25天期间,以绝食表示抗议。他们禽兽不如,甚至在绝食期间,也不放过对她的毒打折磨。最后将刘强行送到龙口张家沟看守所。迫于单位的压力,刘的丈夫与其离了婚。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只因坚持修炼教人祛病健身,学做好人的法轮功,而被活活拆散。这就是江泽民宣扬的人权最好时期的“见证”!

四、 马延会
工作单位:龙口公安局驻京办事处
手机:013906456789
作恶事实:
马延会在驻京办事处期间,对抓到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疯狂进行殴打,拽着头发撞墙,用皮带抽,将人用手铐反铐起来;对被抓学员采取搜身,用手在女学员身上乱摸,强行灌酒,用鼻子吸烟,夏天太阳暴晒,冬天不准穿棉衣,罚蹲,不准吃饭、喝水、上厕所等恶劣、卑鄙手段进行折磨。

五、 曹承绪 龙口丰仪镇党委书记 电话号码:0535—8792100
六、 赵金田 龙口丰仪镇书记
七、 柳延波 龙口丰仪镇 丰仪镇党委办公室电话:0535—8792101
作恶事实:
2000年7月,龙口市丰仪镇十几名大法弟子先后进京上访,被遣送回丰仪。此前,已有曲沛试,刁忠兴,于水等未上访的学员被政府以莫须有的罪名关押,随意谩骂殴打。7月12日上访的田香翠等学员在押期间,每天早晨至半夜被强制在屋外罚站、曝晒,不给水喝,还要被逐个叫去,污言秽语,拳打脚踢。有时5、6个人毒打一个人,不问死活。有的学员挨过五六次打,有的被强制坐在椅子上,脚搁在另一个椅子上,悬空的腿坐上人,几天下来,这些学员个个鼻青脸肿,遍体鳞伤。丰仪镇书记曹承绪对来看学员的家属说:来领人先拿1万2千元钱(罚款也是他们的惯例)。这里有必要说明的是:学员田香翠,年近60,丰仪镇曲家沟人,身体健康,家里地里的活几乎全靠她。上访前身体状况良好,13日押回后,被曹承绪书记大骂过一次;16日上午十点左右,又被曹承绪、赵金田、柳延波等人毫无人性地殴打,后又被继续罚站,在烈日下曝晒。后来田香翠实在坚持不住,坐在地上昏迷过去,此后经常头晕、恶心、呕吐,不能吃饭。17日送到拘留所,仍不能吃饭。健康状况日趋恶化。于21日下午,将她送至北海医院抢救。此时的田香翠浑身是伤,面无人色,口不能言,奄奄一息,经抢救无效,于23日上午8点死亡。丰仪镇政府曹承绪、赵金田、柳延波等人,置党纪国法于不顾,滥施淫威。丰仪很多学员仅仅因炼法轮功或他们认为可能上访就被无理扣押,打骂勒索;田香翠,这样一位年近60的勤劳善良的农家妇女,仅仅因为上访讲了几句真话就被他们采用如此野蛮酷刑、流氓行径,如此玩忽职守、草菅人命,如此百般虐待、迫害致死。人性何在?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