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女子劳教所闫立丰、刘瑚等恶徒迫害大法弟子部分纪实(一)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2月25日】 吉林省女子劳教所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又一黑窝,这里的管教非常邪恶,甚至灭绝人性。他们对待炼功的大法弟子,用充足电的电棍专找嘴、胸、腋下等敏感的区域电,一电就是30~40分钟,许多大法弟子都经历了灭绝人性的电棍的“教育”、“感化”,她们有的被电得大小便失禁,有的嘴被电烧焦,肿起老高,有的脖子被电棍烧焦,结一圈痂,像“脖套”一样,其状惨不忍睹。

2000年初,该所已处于解体,自从迫害大法弟子以来,该所由四个大队增至七个大队,现关押大法弟子达2000余人,加上所外执行的达3000人左右。

该所有个新生大队,新劳教人员都要经过新生队一个月才下到各大队,新生队的管教最邪恶,打人最狠,管教唆使其他犯罪的劳教人员(这里叫“护廊”)迫害大法弟子,他们张口就骂,语言低级淫秽,不堪入耳,举手就打,抬脚就踢,大法弟子曾多次向大队长、管教反映,写信给所长,告诉他们这种情况,然而他们不但不管,还鼓励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人员。四大队里有个叫董辉的(卖淫犯),最能骂人,冯国晶(吸毒犯)和姚咏癸(吸毒犯)打人最心狠手辣,她们一个被提为学委,一个被减期回家。

一次大法弟子集体炼功,护廊徐红(流氓犯)闯进来用脚狠命踢大法弟子胸、头,遭到谴责后,又找来冯国晶(吸毒犯)把功友尚东霞拉出去在活动室一顿毒打,然后被王管教用手铐给反锁在仓库。(还有一次尚东霞早起打坐被绑在“死刑床”上五天五夜,不让动弹,吃饭由别人喂。)接着冯国晶、李丽丽(抢劫犯)又把王立芬拉到活动室毒打,把一根抬水的锹把(1.5米长)打折3截,20分钟后,王立芬被拖回寝室。午夜时尚东霞才被放回。尚东霞的双手已经被手铐勒得血肿得不能动弹上不了铺,只好睡在下铺。第二天早上,大家看到尚东霞、王立芬的双臂、后背都有大面积的淤血、青肿,大家都流泪了,王立芬咳嗽了半个多月。事后两天,尚东霞早起打坐,被护廊姚咏癸从1.8米高的二层铺拽下,一头摔在水泥地上,当场就摔昏死过去,这时姚咏癸恶狠地一边踢尚东霞一边骂,说她装死,15分钟后尚东霞才会动弹,右脸摔得淤血肿起老高,当天呕吐不止,晚上所里怕出人命,送省医院CT检查确诊脑振荡。功友们联合起来向法院起诉,告冯国晶、姚咏癸伤害罪,但起诉书被候管教给扣压了。

2000年2月4日,是农历三十,万家团聚,喜迎新春的日子,大法弟子却在黑暗的监狱中。她们静静地炼功,遭到侯管教和护廊的迫害,王秀芬(大学教师)坐在前面,被管教用二个电棍同时伤害着,只见电花闪闪,护廊们拳脚挥舞,打在弟子们身上乒乓作响。好多功友们为了争取炼功环境在活动室静坐不睡觉。刘淑霞、曲红梅等坚持5天没合一眼。王秀芬被管理科岳科长绑在“死刑”床上,只穿了线衣线裤,更卑鄙的是管教指使安静(诈骗犯,当时任寝室长)把门窗都打开,而且把王秀芬线衣掀开露肚脐,线裤往下扒,床下放便桶,手脚分别铐在四个床栏上,不能动弹。在这严寒的冬天,门窗大开,一铐就是十八天,苍天有眼,王秀芬不死,但被放下后腰以下已失去知觉,不会动弹。她们还用各种手段逼王秀芬与大法决裂,直至王秀芬精神失常。

劳教所还邪恶地用强体力长时间的劳动来折磨大法弟子,每天让大法弟子劳动18个小时,每天早班5点起床干活,晚上下班0点收工为正常,有时上级来检查,就强令她们躺床上装休息,检查的一走再叫起来干活,弄虚作假。有时逢节假日赶活,加班加点到次日2~3点钟,甚至一宿不让睡觉的事也时有发生。一次有学员问管理科谦科长:国家规定劳教人员每天工作时间应该是几小时?他答:“一年平均八个小时”,真是顺嘴胡说,有时法定假日也要偷偷组织劳动。

2000年阴历4月初8这天,谷莲英,张雁婷,陈庆华因证实大法,管教苏桂英、叶炯、李X等一同打她们三人,每人都被电棍电了30多分钟,陈庆华较瘦小,被几个管教打得跑回了寝室,又被抓回去连电带打,逼着她到各寝室承认“错误”,陈庆华被打得到寝室里都忘了要说什么,还逼着她写保证。

大法弟子李淑芹因背经文嘴被电得肿起老高象馒头,脸被打得变形了。

对于很多大法弟子来讲2000年5月应该是黑色的5月,吉林省劳教到马三家女子劳教取经回来后,对大法弟子迫害升级,实行”严管“。制定百分考核制,不决裂就每月扣30分(即加期一个月),抄经文、背经文、谈论法轮大法、炼功发现就扣至少50分,不让家属接见,不让说话。规定凡来接见的家属必须念二条粘贴在墙上的谩骂大法的反动标语才允许接见。堂堂国家机关用此卑鄙庸俗手段。

三小队学员李淑珍因不决裂,被三小队管教王蕾用电棍电了30多分钟,用电棍找李淑珍敏感部位,至使李淑珍小便失禁,下巴也被踢青了有淤血。后被送六大队,又被毒打。

2000年2月,四大队王志平刚来坚持炼功,被护廊许冬梅(吸毒犯)猛踹30多脚,王志平仍然没有倒下,后许又打了王志平十几个嘴巴,脸被打肿了。

2000年1月,一大队学员朴莲英,因多次反映劳动时间长,劳动强度大,要求炼功而被闫立丰大队长、王蕾管教给绑在“死刑”床上十二天,将过年了才放下来。一大队学员刘明伟因炼功经常被管教李X用电棍一电就是半个多小时,有时旧伤没退新伤又增。

2000年4月王晓玲、倪艳萍因为背经文被管教王蕾用电棍电后关入禁闭室。

2000年6月,陈艳梅、杨会霞、王国芳、张秀阁等因醒悟,被管教苏桂英、王蕾等非法使用电棍,并扣分80~100分。(扣多少分就是加期多少天)以防止其他学员效仿。

2000年10月1日以后进来的大法弟子越来越多,新生大队已容纳不下,一些弟子直接下到一大队,来了管教就指使大队学委杨秀萍(吸毒犯)看着让老学员转化新学员,不转化不让睡觉,不让出去到饭堂吃饭。学员满一宏被杨秀萍毒打一顿之后,让光脚站在卫生间的水里体罚。吉林学员王冬梅与法决裂放回去后知道错了,又因进京上访被送回劳教所一大队,回来的当天晚上被杨秀萍连踢带打共半个多小时,还带着她到各屋游行。一边走还一边打,打得王冬梅头发散乱,面色苍白,走路腿脚也不大好使了。

这就是“中国人权最好时期”。天理昭昭,善恶终将有报!以上仅为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的一个片断。

恶人榜:
劳教所 电话:0431-5384310(黑嘴子劳教所总机)
一大队 转 862
大队长:闫立丰 刘瑚
指导员:李 颖
管教 :苏桂英(一小队)
李 嫚(二小队)
王 蕾(三小队)
叶 炯(纪律干事)

(大陆弟子整理 2001年2月24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