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镇压的扩展给香港带来考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2月26日】华盛顿邮报外事部记者菲利普 P.潘(Philip P. Pan )在2月19日一篇题为“Falun Gong Poses Test in Hong Kong Beijing Tries to Extend Its Crackdown ”的文章中说:

在香港这个大约拥有七百万人口的城市里,法轮功精神运动的成员大约有500人,而且他们中的许多人不是非常活跃。这个团体没有正式的办公室,用一个修炼者的小公寓作为他们的总部,而这位成员正好出门在外。当追随者们聚集在一起,他们用很多时间炼功。

直到最近,在香港几乎没有人知道法轮功的存在。

但中国镇压法轮功的运动,使此团体的小小香港分部成为了北京承诺让这个前英国殖民地保持自治五十年不变的一次最新和最严重的考验。

报道说,现在,经过上个月五名据称是法轮功成员的人在天安门广场上自焚的事件之后,北京展开了对此运动的全面攻击--并且正在催促对香港的信仰者采取行动。

香港各界对北京的高压反应强烈。 报道引述香港民主党领袖马丁.李(Martin Lee)的话说,“这是攻击或者说违背「一国两制」。”“每一个人都同意法轮功没有触犯这里的任何法律,”李说。“如果尽管如此,香港仍然屈服于北京的压力,或者禁止他们或者限制他们,整个世界都将知道,香港对北京的指令言听计从。”

中国的立法机关和亲北京报纸的几名成员已经强烈要求香港政府取缔此团体。其他有影响的亲中国人物呼吁这个城市通过一个叛乱法,许多人因此担心迈出这一步将会为逮捕任何触怒北京的人打开大门。

中国以前曾向香港施压,但是从未以如此强大、直接和公开的方式进行。

“这是荒谬可笑的,”一位说话轻柔的餐馆老板、法轮功的负责人简鸿章说,他也是曾为此城市亲中派报纸写文章的作家。“我们不过是500人。如何能够威胁到国家安全?他们无理取闹。”

报道中提到,香港行政长官董建华在上周保证要严密监视此团体,但没有威胁说要剥夺此运动的合法地位。

然而也有一些人对此事件持乐观态度。报道引用一位调查人们对香港回归后的态度的学术项目主任麦克尔.德构利亚(Michael DeGolyer)的话说:“目前,我相当受到鼓舞,我们已经从悬崖的边缘退出来了,”他说。“考虑到强烈的压力,和毫无理由的情绪爆发--中央政府已经发动了全国性反法轮功运动,这里仍然普遍保持着健全的判断力,这是好的征兆。”

报道中提到,香港最大的亲北京政党的主席曾玉诚(Tsang Yok-sin)认为法轮功应该采取类似的约束措施并避免以任何高调抗议激怒北京。但是其他人说法轮功应该有大声批评中央政府的自由,而且他们批评董,在法轮功没有触犯任何法律的情况下,发誓要“密切注视”此团体。

“任何人都有权利做法轮功正在做的事情,所以为什么他们是邪教?为什么我们要监视他们?”罗丝.吴,香港基督教机构的主任说。“我们做的与法轮功做的事情完全一样--我们抗议,我们批评政府,我们行使我们的权利。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是下一个打击对象?”

一些人视将要发生在法轮功身上的难以预料的事情是香港即将失去其在中国的特殊地位--即普遍实施法治的地方--的最新征兆。

上个月,当董的政府请求特区的最高法院按照北京的指导办理一件移民案件时,人们加强了对香港的司法独立制度的关注。中国1999年在一件相似的案件上否决了这个法院的判决,发出了一个信号,即北京--不是法官--现在是这里的法律的最终裁决人。

上个月香港第二号官员陈方安生突然辞职,也令许多人产生了担心。陈被视为特区自治的强有力的维护者,曾经对香港成为给予与北京有紧密关系的公司特殊待遇的地方表达了关注。

玛格丽特.吴(Margaret Ng),一位律师和香港立法会的成员,说北京攻击这里的法轮功追随者应该被看作是提醒这个城市的自由是多么的脆弱。

“唯一可以保护我们的是政治意愿,”她说。“他们只要想打压法轮功或香港的其他批评人士,他们就有所有的法律机器去打压。”

报道指出香港警察逮捕批评北京的人士--诸如此运动的成员--的形象会令公众惊恐。

香港人权监督主任刘玉家(Law Yuk-kai)认为人们也许并不支持法轮功的信仰,“但是我认为人们也明白,我们需要支持他们的权利。他们明白如果一个团体被以这种方式打击,就可以有下一个。”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