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阻止法轮功学员进京 “学习班”一直办到大年三十


【明慧网2001年2月5日】先骗人上钩

元月17、18号,派出所民警或单位负责人打电话到学员家里,说要找谈话,去了才知谈话是假,办学习班是真。一去就象进了牢笼,失去了自由。不许和家人联系,不许单独行动,看管人员比学员还多。先在乐山,后到兴隆山、农大,直到大年三十,才放人回家。

很多学员以前上过他们的当,这次早有准备,事先躲起来。也有的学员据理力争,不听任邪恶摆布。一位大学教师去年去北京证实大法,被关一个月,这次系领导找她强制办班,这位学员义正词严地说:“你们不是早就把我列为已转化人员汇报上去了吗?怎么还找我?没完没了啊?可见报上说的所谓转化数字都是骗人的假话。谁还相信?谁还敢相信?你们别找我,我不去!”领导无话可说,不找她了。

长春市这次的强制“学习班”总共有600来人,不到原计划的1/3。

再强制洗脑,录音录像失灵

所谓“学习班”其实就是看守所,警察、“帮教人员”看着,一天24小时不许离开,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学习反面宣传的材料、看反面宣传录像,然后再逼着写什么悔过书、保证书。学员自觉抵制邪恶,利用一切机会向警察和“帮教人员”洪法,有的录像就是放不出来,不是没声音,就是没图像。警察还纳闷,学员心里明白是师父法身暗中帮忙。

到后来,警察和“帮教人员”也觉得没趣,不是打麻将,就是到处溜达,一肚子怨气:大过年的不让回家,家里年货还没买呢,孩子学习没人管,老人怎么办?上级的命令,又不敢违抗,只好硬着头皮应付差事。学员就互相切磋、交流,学习班变成了交流会。

不忘敲诈勒索 家属怨声载道

学习班结束时,警察强迫每位学员家属交钱,名曰伙食费。没有任何收据。六天的学习班,有的地方竟要交460元,学员家属说:“单位开除我们的人,又株连家属都下岗,过年都没钱,哪有钱给你们? 你们可以到家里去看,总这么折腾,谁受得了?他们究竟犯了什么罪,你们这样对待他们?还让不让人活了?”

有的说:“我爱人炼功的时候好好的,家庭和睦,幸福美满,人们都羡慕我们,可现在,我们家每天提心吊胆,比抗日、打内战、搞文革还厉害,精神紧张、经济困难不说,更可怕的是你们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把人带走,去哪也不知道,是死是活也不知道,你们看看她,哪儿象报纸、电视里说的那样?这样对待她你们真忍心吗?”

还有的家属说:“你们没有权利要我们的钱,我们也没有这个义务。是你们说找她谈话把她骗来的。有这样谈话的吗?谈话还要钱干什么?你们把人软禁起来,我还没跟你们要钱呢!”

也有的说:“报上说法轮功有政治目的,我看你们才是搞政治,江泽民不是天天讲政治吗?搞政治又赚钱,都是钱客政客。我们靠劳动辛辛苦苦挣的血汗钱,凭什么给你们?说法轮功不好,人家可从来没要过我们一分钱!
…………
就这样,劳民伤财的学习班,在怨声载道中结束了。

(大陆学员供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2/5/77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