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2月8日大陆综合消息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2月8日】 东北弟子传送几万张“自焚”真相的资料

东北某市大法弟子于正月十五再一次整体提高,将几万张揭露天安门“自焚疑案”真相的资料送到千家万户,使世人再一次了解江泽民一夥邪恶之徒阴谋陷害“法轮大法”的卑劣行径。同时也展示了大法弟子坚修大法紧随师的决心。有力地窒息了邪恶!


据某市公安内部消息,公安部门已布置在正月十五以后,进行大搜查,请大法学员注意安全。不要给邪恶以可乘之机。


大陆老百姓并不容易被欺骗

“天安门自焚事件”最近在媒体上是沸沸扬扬。在国外,我们从众多报导分析中可以看到整个事件的疑点,事件的伪装在渐渐地被剥下来。但在新闻被政府控制的国内,亲友们是怎么看这件事?不知是否会被政府的新闻欺骗?

前两天我打电话回家,我妹夫是机车修理工,以前对大法学员不吃药很不以为然,这次他说:“自焚事件一看就知道是假的,哪能这么巧就有记者在现场?我们单位没有一个人相信这件事是真的。”家人还告诉我,邻居里有两位在上中学的女孩子也说过,学校里很多同学都不相信这件事。我七十七岁的老母亲也说,这些人弄出很多事情诬陷法轮功,弄着弄着就会露出狐狸尾巴。电话打完,我心里真高兴:大陆老百姓并不容易被欺骗。


去北京上访法轮功弟子被秘密发送新疆!

有消息说,由于去北京上访、到天安门证实大法的弟子前赴后继,而被抓的弟子们为了窒息邪恶不说出姓名和家庭住址,致使北京各看守所、监狱人满为患。于是,警方又出了一个毒招,把这些大法弟子秘密发配到新疆,估计是象犯人一样被送到劳改农场了。众所周知,新疆地处边远,环境恶劣,生活条件十分艰苦,再加上邪恶之徒的残酷迫害和非人折磨,这些大法弟子的处境是十分危险的。希望国际和平力量给予他们以救援。


广东残疾大法弟子被劳教

黄振宇、男、24岁,福建省霞浦人,2000年12月21日从佛山去北京请愿,至今音讯全无,下落不明。

黄振宙(黄振宇之弟),22岁,原是半聋哑残疾人(有残疾证),修炼大法后在佛山市打工。1999年9月去北京上访,在驻京办关押4天后送回福建省霞浦关押。后被其父保出,并交纳了3200元。2000年11月24日在佛山市大街上发真相资料被抓,刑事拘留,不让探视。直到2001年1月9日家属才知道他已被送往广东省三水市劳教所劳教一年半,家属去探视不让会见。


我在拘留所被灌食的遭遇

我是因1月4日给同修送师父新经文《忍无可忍》被非法送进了市看守所。进来之后我便以绝食来抗议邪恶势力非法关押大法弟子,几天之内看守所的管教、警长、所长等都来做我的工作,叫我吃饭。我坚决表示:如不无罪释放我,我就会用我的生命来证实:“大法清白、师父清白、我无罪。”最后他们又收起了笑脸,用给我女儿停课、开除学籍来威逼我。我一直坚定正念:“用生命来证实法轮大法好”。最后他们决定用灌食的方法来强行为我进食。这天是一月十日下午1点至3点,也就是我绝食的第6天下午,他们叫来4个女犯人和2个医生(1男1女)、加上他们两个所长,一个警长、一个管教和检察院的一名检查官,便对我进行了非人的折磨,说是下胃管强行灌食。其实是用这种办法来迫害大法弟子致死,他们压住我的手脚撬开我的口,把皮管下到我的胃里但他们并不灌食而是用皮管扎我的胃,一下一下地扎,口里还大骂我并说:“我就叫你难受、恶心,看你还绝不绝食。这样折磨了我很长时间,当时我的思维很清楚,心里想他们太残忍了,用这种办法来迫害大法弟子,表面一点伤都没有。为了揭露他们的罪恶,我就点头答应了他们的要求:吃饭。他们拿下胃管就逼我吃下他们灌了半天也没灌多少的玉米粥,然后,把奄奄一息的我抬进了监室,命令两个女犯人看管我,室内的大法弟子看我被折磨的奄奄一息了,都暗自流泪,过了一会进来一个男管教对看管我的两个女犯人说:如果我不动,没声了,就向他们报告。此时我想有师在有法在不会有任何危险的。就这样两天之后我便恢复了正常,可在两天之前,我的胃、食道、咽喉以下肿痛至极,象火烧的一样难受。我默默的背法,默默的承受,就这样用法的威力,在两天之后我便恢复了正常。我感谢师父,感谢大法。如果是常人肯定会没命的。

那位给我灌食的狠毒男医生姓刘,40─50岁之间,警号是:501053。管教:女,41岁,姓张。警长,女,40岁左右,姓杨。两个年龄较大的所长都在场。两个年轻的检察官不知姓名。据说我的事惊动了市里,他们怕我揭露他们的罪恶,就把我从看守所关押了17天之后直接非法判劳动教养两年,然后送市拘留所。


天安门广场邪恶势力猖狂

元月1 日早上8点多钟,我和许多功友到天安门和平请愿,在国旗杆前,我们本着捍卫真理的心情,展开了“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横幅,当时有5、6名不认识的功友也上前协助。这时一群便衣打手冲上来把我们团团围住,连打带拖的将我们往警车上拉。有3-4个警察用脚踢我的胸部和手脚,其中一个穿着皮鞋往我的头上踢,直至休克。等我醒来后,我发现自己躺在车子上,满头是血,左眼黑肿睁不开。他们把车开到天安门分局,操场上挤满了被抓的大法弟子。过了半小时,我们一部份人被带到昌平收容所,后来又拉到平谷县看守所,我和一功友被分到刘家店派出所强行接受所谓的“提审”,但我们都不予配合,而另一名功友被脱下衣服,只剩一件内衣被铐在过道的铁窗上,冻了将近两个小时,晚上10点多钟功友被送往看守所,而我却被他们用吉普车载到靠近河北边界荒无人烟的山上,已是深夜11点多,路上没有车辆,我凭着对大法坚定的心,步行了五个小时到平谷县,才坐上回北京的中巴。


揭露河北省滦县公安局的邪恶

河北省唐山市滦县公安局邪恶至极,他们先采取用绳捆大法弟子(60余岁的老年妇女也不放过),后来这些邪恶之徒不亲自动手打大法弟子,而是勾结该县凯瑞饭店(赌嫖场所),让饭店打手残害大法弟子。他们先后将进京的大法弟子送到开平劳教所,劳教1~4年。

  公安局长:商建国
  副局长: 杜国让,主抓法轮功问题
       宅电0315-7129669
  一科科长:王兆军
  恶警:  袁永平,阚某
  看守所所长:董爽
  凯瑞饭店经理:齐李杰
  希望知情大法弟子更详细揭露该县的邪恶及主抓县长等的各类电话。


揭露邪恶

去年12月10日,我到天安门打开了“还李洪志师父清白”的横幅,当时就被警察拖上警车带到前门派出所。派出所的地下室早已挤满了大法弟子,我被带到后院,那里也已经挤满了大法弟子。于是警察忙着叫大法弟子上车分流到其它看守所。我当时想:我们大法弟子修“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所以不能配合分流。最后只剩下20几个大法弟子,我们手挽着手不让他们带走。警察一看没有办法,进屋又叫了三个带警棍的同伙出来,挨个打大法弟子的胳膊,直到打得松开为止。最后我们被强迫与地下室的大法弟子用一辆公共汽车把我们送到了怀柔看守所。在那里我绝食八天(强迫灌食2次)出来了。(大法弟子2001年2月3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