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朝阳区看守所的禽兽行径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3月10日】 元月一日我因去天安门证实大法被送进北京市朝阳区看守所。一到看守所院子里大法弟子立刻被全副武装的武警包围住。几个警察手拿电棍、皮管来回吆喝着,一个高个子男警察一上来就对着我们所有人的背上一人一脚猛踹,其中包括孕妇。接着就揪头发、打,叫人人都下巴壳贴墙,站着脱衣体检和进监室前一丝不挂的所谓的收身。在警察、管教、负责收身的犯人们的声嘶力竭和狂呼乱骂中大约200多名大法弟子陆续被分到各监室里。

我被分到6筒10号,全号的弟子以绝食、不报姓名和地址进行抵制,证实大法。由此,各种迫害从即日又在这里继续。

我的第一关就是这里的号长(犯人)和所谓的领班,她们受管教旨意,让绝食的大法弟子抱头蹲着,不准动,一蹲几个小时不准上厕所。可能绝食弟子多的原故,第二天我又被调到6号监室。当晚八点多,犯人把我带到12号上刑室,管教当时却不在场。3个犯人不由分说把我按躺着,捆在一个大板上,两手两腿分开大字形用胶带从上至下,全部紧紧缠住,整个身体丝毫不能动弹。上大板时有的被脱下半身裤子,露着下半身,我却幸免。但是17个小时后,当我要求小便时,犯人说:“脱裤子的大板上拉、尿,不脱裤子的在裤子里拉尿,这是规定。犯人把这种刑法叫“上大板”。当我稍一闭上眼时,犯人就踢我,过来的管教说再闭眼睛就开过堂门通通风清醒清醒。我耐心的告诉她们这样做是在造业,应该在法正乾坤时摆放好自己的位置,对自己的生命永远负责。犯人说:“你们大法弟子一天不吃饭,我们号里的犯人就要全天坐板上防暑,也不能睡觉。轮流看着你们上刑的,你们上刑我们受罪。所以我们恨你们就打你们。直到打的你们受不了为止。后来我果然亲眼看到34名大法弟子被犯人打得满脸、浑身是伤,一个56岁的女弟子就满脸乌青,眼睛红肿,布满血丝,头肿的大大的。我只记住了其中有个代号4288的女弟子。她们也是从9筒带到6筒12号来上刑的。多么邪恶的办法,管教利用犯人整治我们大法弟子,可谓一箭双雕。

挨我身边也是因绝食的一名大法弟子,由于她给号里的犯人洪法,管教说她多嘴,就把她的脏袜子脱下来塞到嘴里,然后把她的嘴用胶带绕着脖子一道又一道缠着封起来了,致使她险些窒息。这时我看着她鲜红的例假血和着尿水从大板上流下来,流到她的半脱的裤子上、身上。寒风从半开的过堂门吹着她赤露的下身,过往的男警察和这里办公的人,不断从这里走过。此时此刻,我想到这里就是人间地狱,希特勒的集中营都望尘莫及。

对于我们都不讲姓名、地址的弟子,警察更是恶火中烧。当问到我为什么不讲姓名、地址时,我说:“我是修炼的人,我要为大法负责,为我修炼负责。我们老师讲过:“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所以一切不正的东西我就坚决抵制,不做配合。这不是怕,更不是回避,怕就不去天安门证实法了。我的回答令他们无可奈何时,这次的刑法又换了样。把我手对手背铐上举到不能举为止,然后警察手提起我的手铐反复一次又一次的提起落下,落下吊起。手铐在一次次的反复提起中早已刻入肉中…..也许因为我不叫疼或者他们觉得这种办法不灵,在接下来被提讯的弟子就分别受到电棍电、只允许穿内衣内裤、浇凉水、赤脚在雪地里罚站等刑法。

一个弟子代号4299,因不说地址和姓名,提讯次数大约7—8次,有3次回来身上内裤全是湿凉的和结了冰一样,手脚抖个不停。有一次不仅脱衣、赤脚在外站着,还让她在凳子上坐直后左右手分别铐在凳子上,双腿之间放一个大雪块,上边从头上浇凉水,时间长达4小时左右。

另一个代号4231的弟子,不仅到院内脱衣罚站,还用电棍电她的胸部、头、脸。使她连续跌倒爬起,再爬起又跌倒的折磨了3个多小时,回到监号时她脸肿得变了型,心脏受到严重损伤,整夜不能入睡。

由于弟子们在狱中以各种形式抵制邪恶,证实大法,他们在毫无办法的情况下,也只好以各种方式在20天内无罪释放了我们。但是也有一去未回的弟子,据说是秘密劳教了。

当我及我的同修们受到种种酷刑的时候,我想,我只要有一口气活着出去,一定将这里最邪恶的警察、管教们的滔天罪行向世人揭露出来,但是这毕竟是我个人亲身经历和亲眼所见的一部分。而那些不时传来的惨叫声,更不知有多少弟子都在承受着这邪恶的虐待啊。

一粒子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