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戒毒所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3月10日】 大连戒毒所全称是大连市司法局强制劳教戒毒所,为大连市政府“6.21”办公室(专管法轮功机构)特设的摧残迫害大法弟子的一个中转站,名义上是“教育转化中心”,实质上是强行敛取钱财、迫害关押大法弟子的一个据点,里面的干警个个凶神恶煞、打人不眨眼。

所谓“转化教育”无非就是每天把强行抓来的大法弟子关在大厅里,双手背后,坐在小马扎上看转化电视,读转化报纸、听干警训话,一坐就是几个小时,看哪个不顺眼,轻则罚站,重则打耳光,再重则拖进楼内一屋内由几个恶警殴打一顿。他(她)们打人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脸不红、手不软,一下就打你十几个耳光。放下手后,马上会面带笑容,悠哉悠哉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偶尔也有怕人的时候,如五楼的姓庄的恶警,在一次打一个女孩的时候,趁在押人员吃饭的时间把她双手铐在高处,专往女孩隐密的地方踢打,当听到走廊有脚步声时,慌慌张张走出来挡住别人的视线,用吼声、骂声遮挡他眼中遗存的淫邪余光、可恶至极。

戒毒所每天都有大法弟子被送进来,也有被转走的。送进的人每人先交300元钱,每天的管理费是100元,你住一天出去不退钱,多住一天得交钱,来人探视最早时是交10元钱探视费,后来涨至300元,也不给发票,这钱到谁兜里了,不说自明。说白了,转化是假,要钱是真。每个被押来的大法弟子首先是搜身,胸罩、裤头都得过关,要把所有的钱都搜出来,说是给你保管着,出去时给你,可是大多数人出去时都拿不到被“保管”的钱物。若你被带走时,这个姓庄的恶警便连推带拉两分钟之内就把你推出大门外,根本不给你说话的机会。看过几个这样被拉走的人,回想一下,这真是姓庄的恶警所独创的绝招。

2001年2月中旬的一个晚上,十点多钟,从大连火车站抓来几名进京的大法弟子,只因搜身时发现她们身上有没上交的钱财,就被恶警称狡猾。然后三个警察为一组对一名学员进行轮番殴打,这群恶警不仅用手打学员的脸,而且他(她)们还每人手持学生座椅上的木板向学员的脸部抽打,一下子能打十几个耳光,这是大连戒毒所的独创,也是此类机构的“骄傲”。问学员一句“服不服”后,再打十几个耳光,每名学员至少得承受四、五十个耳光。有一个小女孩因一直不回答他们的问话,竟被两个女警和一个男警打了40多分钟,其中一名女警姓韩(是从大连市监狱调来),男警察就是经常殴打学员的欧琪(一直在大连市戒毒所工作),另一个女警姓王(是从大连市教养院调来)。当第二天看到这名小女孩时,她的脸被打的变了形,一只眼睛呈青紫色。

有一个叫毕玲的女警,20出头,1.7米左右,长了一副粗胖的身材,剃了一个男式的小平头,乍一看,就是个男的。她却是个打人不眨眼的恶警,打起人来比有的男警还凶。有一天,一位73岁的女大法弟子被抓来了,这个叫毕玲的女警上前两个耳光把这位老弟子打了一个趔趄,待她站稳后,平静的对毕玲说:“我这把年纪当你奶奶都有余了。”这个女恶警听后竟楞了半天也没弄懂是什么意思。

五楼的姓庄的恶警是戒毒所的邪恶之首,是编造谎言的流氓,2月中旬戒毒所逃走了两位被关押三个月之久的女弟子,因她们家人无力为其交纳近万元的管理费(一天100元),所以一直在此关押着。一天傍晚在被监视劳动中,两人乘机逃出了魔窟。过后姓庄的恶警编造了一套自以为能自圆其说的诋毁法轮功的谎言,大说特说“年纪大的于淑芬跳墙时摔断了脊椎骨,年轻的李秀云自顾自己的跑了,于淑芬现躺在医院里抢救,……你们法轮功不讲感情”云云。这时在坐的大法弟子人人都在笑他的愚蠢和丑恶。其实在第二天就有消息传来,告知她们已顺利逃出魔窟,现已在进京护法的路上了。


(大陆弟子供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