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信法轮大法是最终的答案(译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3月13日】各位好。我叫艾米.哈里森(Amy Harris),是佐治亚州亚特兰大市(Atlanta,Georgia)的大学生。象今天在座的很多人一样,在我的一生中,我一直在寻求着某种比日常生活所给予我的更深层次的东西。我曾经尝试过很多不同的路来探寻真理,但每种方法似乎都走进了死胡同。最近的一次努力是维持一段困难的关系。在这段经历将结束时,我终于意识到这种相互依赖的爱情也不是问题的答案。去年六月,当我们结束这段关系时,我感到非常迷失和困惑。似乎在我生命的过去的两年半中,我一直被生活的巨石压着,而今天我必须重新真正地生活。当时,我下决心要做正确的事。但问题是我不知道该做什么。

所有这一切感受都在一个夜晚达到极点而爆发了。当时我在北卡罗兰那州的巴哈玛(Bahama),我阿姨的农场上。那个夜晚我记得非常清楚。坐在落日余晖中的豆田里,我满眼含泪,恳求上苍告诉我该怎么做。我说我只想做正确的事,哪怕真理与我所知道的一切相左。离开田野时,我仍旧感觉迷茫,但却不知道我的恳请将得到回答。

三天后,我开始了一份夏令营中的新工作,并有机会和我的同事聊天。他是个很有趣的人,我们从一开始就讨论生命的意义,讨论更深层的灵性的问题。在我们的交流接近尾声时,我的同事提及他已修炼一种功夫达1年半,而这种修炼真的改变了他的生活。他根本没讲他学的是什么,但答应明天给我带本书读。第二天,他拿来了《转法轮》。我开始每天都读。起先我并不很理解,但我的同事建议我坚持读下去。后来的每天里,我就在午餐休息时和他交谈,问关于法轮功的问题。他总是帮我解答问题,却从不给我压力让我多读书或让我学他的修炼方法。我被他的无私感动,知道这个修炼方法一定是好的。

在读书三周左右时,我告诉我的同事想去炼功点学动作。说时我是指隔一周的周末,因为当时那个周末是他结婚的日子。但他说只要我想学,他愿意带我去。我简直不敢相信,他是这么的无私。他甚至愿意拿出自己婚礼前的早上来帮我得法。炼完功后,我们分手,我回了家,而他才去教堂。

此后的几周里,我学法炼功,虽然仍有疑问,但我相信那些我明白的大法中好的东西。去年七月中旬,我参加了在华盛顿DC的交流会。这次活动令人惊叹,我从没遇到过这样无私的人们。通过这次活动,我也开始真正领悟到李老师讲的法的真意。

夏天结束后,我回到了亚特兰大的学校,也经历了一段对法非常怀疑的阶段。我知道大法好,但就是有些东西在障碍我,使我不能坚信大法。有一天,一位亚特兰大的弟子和我交流。他说他也曾经历这样的过程,后来决定不管怎样要试一年,看看如何。结果一年还没结束,他已经那样喜爱大法,以至忘记了自己曾定下的协议。我决定采纳他的建议,更精进修炼。确实没什么会损失的。我坚持多炼功,每天学法一小时,大约两周后,我对大法的信心开始增强,而且此后一直在增强,不曾停滞。

我对大法的感激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李老师的教诲确实帮助我把事情看得更加清楚,也使我得到了一套新的行为准则,不仅仅是道理上明白,而是从内心深处理解。在我的一生中我一直渴望有一套可以遵从的准则,但我从没找到一种自己感觉合适的标准。而今我可以在日常生活中把事情看得更清晰,在某种程度上,还能以善的方式来回应了。

另外,大法还帮助了我的家庭生活。从记事起,我和父亲就不融洽,多年来,我心怀怨恨,甚至后来不能忍受接近他。我们去看过心理医生,他们说这种怨恨是存在的,这取决于我父亲是否改变他的行为,而不是由我放弃自己的负面感受。所以,只要他不努力改变,我就更紧地抓住自己的怨恨感受。读了《转法轮》后,我开始形成一种新的看法。我开始较少地指责父亲,而更注意自己的怨恨心情。这很困难,但我坚持努力更深地挖掘自己的执著,把它和真正的自我分开。后来,2000年秋季的一天,我和我的家人一起共进了晚餐。多年来的第一次,我坐在餐桌旁感觉自在,甚至可以和父亲面对面。我自己都惊喜,原本以为那些感觉永远都无法消除的。我甚至还拥抱了我的父亲。现在,那些旧时的怨愤之情偶尔还会出现,但我知道它们不是我的真本性,而它们的出现也只是给我个机会放下执著。

七个月前,当我在那农场里祈祷时,我相信李老师听到了。在《转法轮》中,老师说,"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谁看见了,都要帮他,无条件地帮他。"我想做个道德高尚的人,哪怕这与我曾相信的一切相左。法轮大法是正法,他与我在一生中获得的各种观念完全相反。每当陷入低潮或感到有些怀疑时,我就会记起那由心底而生的愿望,我愿做个善良、高尚的人,我相信法轮大法是最终的答案。

(2001年佛罗里达西文法会发言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