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东看守所部分罪行纪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五日】 肥东看守所关押着多名法轮功学员,他们在被关押期间遭受了种种非人折磨。在“中国人权记录最好的时期”,法轮功学员们的经历足以让头脑清醒和有正义感的人们认识到中国人权的真实状况,分清谁正谁邪。下面列举部份事实说明:

2000年7月17日下午5点钟左右,法轮功学员张君如(以下简称为张)被肥东公安局带到肥东看守所。登记时问到姓名她没回答,这时从里面走出一个女管教干部,对张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看我马上怎么收拾你”。登记完女干部领着张往里走,走到门口的“警戒线”让她站进去喊“报告”,她没喊。女管教就一脚踢在张的腿上,差点把她踢倒。当时张手里拿着的两只碗摔到了地上。她又命张捡起来,不捡就抡起巴掌往张的脸上左右猛打,足足十几掌。顿时张的脸肿了起来,脸上又青又紫。后来又来几个干部用脚镣手铐把张的手脚铐在一起,从号房叫几个人把她抬进了房,晚上不给饭吃。

大概二十天后,来了两名法轮功学员,一个叫张桂琴(已被迫害致死),另一个姓刘。她们三个被用脚镣在一起,生活不能自理,张桂琴和刘姓学员被迫绝食。第四天晚上,几个干部把三人轮流拖出去灌食。当时张君如问他们:“我正常吃饭,你们为什么要灌我?”他们却说:“谁能证明你吃饭了?把这一盆水喝下去,不喝就灌。”这之后第三天检察院来人提审,张向他们反映了这件事,却没得到任何回应。

8月4日上午10点钟左右,张被提审回来,快到号房门口时,一个女干部叫她过去,指着堆在地上的一堆衣服被子叫张去洗。当时已有四名女在押人员在洗被子。看守所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每天都要从女号房喊人出来给管教干部们洗衣服,被子、鞋子、大人的、小孩的甚至女人的脏内裤。还有清洗猪大肠、切萝卜、腌菜等等杂活,不分白天晚上,随叫随到。他们说这是“劳动改造”。当时张君如没听从,那名干部恶狠狠地从椅子上跳起来指着墙根说:“跪下,她们什么时候洗完就什么时候起来。”张不跪,便被她一把撕住头发踢倒在地往墙根边拖,一边在其身上乱踢一边踩她的腿,要其跪下。张君如喊到“我死都不跪!”听她这样说,女管教照着其左脸就是几拳:“不跪就不行,这里的规矩叫你怎样你就得怎样。”这样张被她连拖带打足足有半个多小时,头发被撕落一地,这时所长带几个干部过来对张说:“在这儿你要老老实实的,不听话我们有的是办法对付你。”说完又叫来张桂琴,并把张君如和张桂琴铐在一起推进了号房。

2001年1月2日上午,早饭后静坐,要求所有的人面对“监规”,当时同号房有五名法轮功学员:丁奇志、张玉书、孙守芬、何继明和张君如。当时张玉书没有按照要求坐,一会所长带着几名干部冲了近来,一把抓住张玉书的后衣领从铺板上拽到地上往外拖。当时我们其余四名弟子看到这情景就从铺板上下来不允许他们拖人。因为她们都知道被它们拖出去的人都是被一顿毒打然后脚镣手铐地回来。所有进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没有一个不被打被铐的。弟子们不准他们拖张玉书,结果他们就把所有学员一个个拉出去,打的打,铐的铐,60多岁的孙守芬被打得吐血,当时在院子里吐了许多鲜血,很多管教都亲眼所见。号房的其他人看到这残忍的一幕都忍不住流泪,狱卒们还不允许她们哭。张玉书被拖到走廊里毒打,一直打到连喊叫的声音都没了。最后又把她的手和脚铐在一起和丁奇志一同调到隔壁的11号房。夜里孙守芬还在吐血,而另一号房的张玉书的脸和嘴肿得厉害,连一滴水都喂不进去,身上出冷汗,人要昏过去了。于是学员们喊干部来要求把两人送医院去,可是喊了许久,才来一个干部对她们吼道:“喊什么,死了活该,谁叫你们到这来的。”就这样过了三天,在学员们一再要求下检察院来了两个人,张君如和张玉书分别向他们反映了事情的经过,并要求他们对学员的生命安全负责,因为学员们在这没有生命保障。但检察院对此未置可否。

在江氏的“打死算自杀”的指令下,对狱卒来讲,法轮功学员的死都是“白死”、“活该”,“叫你怎样就得怎样,这就是这里的规矩”,任何一点不如意他们都可以以违犯“监规”为由进行处罚。有些干部向在押人员问话,要求她们必须跪着回话,有的干部打人不用回避,光天化日之下“杀一儆百”。这种“最好人权状况”的结论是和什么相比得出的呢?在当今的中国,江泽民口中的所谓人权、法治、德治不过是他妄图欺世盗名的幌子而已。相信清醒的世人自会得出结论。

注:张君如已被非法关押将近六个月。
法轮功学员
部份犯罪分子的电话:
肥东县公安局政保科  侯经升(音) 86-0551-7714747(宅)
肥东县城关派出所  周守成  86-0551-7726268
肥东县城关派出所  李正茂  86-0551-7715356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