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市高阳劳教所的电刑、死老鼠汤和奴隶制

【明慧网2001年3月16日】 自2000年11月份以来,河北省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的人很多,都被送到河北省高阳劳教所,还有从其它劳教所转到这里的。除女学员集中管理外,男学员都分散到各劳动点。那么这里是怎样的一个环境?对法轮功学员又是如何“春风化雨般”地转化呢?以下是我的亲身经历,或许能使您看到其冰山之一角。

先施“下马威”,不服也得服。我们数十名法轮功学员2000年11月由其它所转来高阳,当天下午就被分到大队,当时是下午4点钟左右,那天天气阴冷,天黑时下起雪。下车后在院中排队等候问话,直到晚上8点多才让进屋,在这段时间里,大多数学员受到电棍的击打。有的被问还炼不炼法轮功了,只要说炼就电;有的根本不分青红皂白就电。晚上10点多没被问完话的学员又被叫起在雪地里站着等候问话,最长的到晚上12点多。其实所谓问话,除简单的询问记录外,更重要的就是给学员“摇电话”以及其它的肉体折磨,这叫“下马威”,妄图通过肉体摧残迫使人精神服从。狱卒们让学员坐在一块专用地毯上,把两手拇指弄湿,一个拇指拧上一根电线与电话机相连,在问话时不时摇动电话,使人全身抽搐,甚至击倒翻滚。特别在回答问题不符合他的意愿时,更是连续摇电话,在近两个小时的断续高压电击中我感觉身体就象被电击穿,痛苦不堪。因我不配合邪恶,狱卒们又用电棍电我的嘴以及全身,还拳打脚踢,致使我的牙齿松动、满嘴淌血、长时间胸闷胸痛,后来知道折磨我的人是五大队的负责人。

恶人管好人─“我们的话就是王法”。在大队学员大多是几天、十几天就分到各劳动点,这里的条件更差。一个十七、八平方米的房子,住二十人,有时还要多。由于人多条件很差,大多要侧身睡觉,翻身时要几个人同时翻,加上管教无论子夜还是凌晨,什么时候高兴什么时候开电视,根本保证不了休息和睡眠。由于缺少必要的生活设施,三九天也要喝凉水。每天的伙食则是只能看到几片白菜的汤水加馒头,有一次一学员在汤里竟发现一只死老鼠。

我是11月18日被带到六合屯天羽公司印花车间强治劳动,每天劳动12小时,没有星期日,不准探亲。在这里没有法律,狱卒们说:“我们的话就是王法”,在操作中稍有不慎,就会遭到乱棍击打,他们养着很多打手,即所谓的“班长”,随时带着棍棒。任何事情都没有申辩的权力,只有服从和忍受,打人的事每天都在发生。

在狱卒们眼里,被劳教的人员就是奴隶,不仅可以随意打骂,而且学员的一切都被他们占有。刚到劳动点那天,值班人员借检查行李物品为名,将学员的生活用品拿走。平时也是如此。且不说这里的小卖点商品价格高出市场价一倍,只要你帐上有钱,就可能被值班人员叫去签字,买他们需要的东西,有的房间就是吃饭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在屋里,不管什么天气,天寒地冻,飘着雪花,一部份人也要到院里去吃饭,因宿舍的班头嫌人多乱,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把别人赶走。

在高阳的法轮功学员,每天被迫进行紧张的超长时间劳动,带来的不仅是身心的疲惫,同时也大大增加出现伤残的机会。就在我写这封信的时候,在劳动中我的右手食指和中指第一节被机器压碎,究竟以后对手功能有多大影响还很难预料。还有的法轮功学员因长期在过敏的环境中劳动,所有的暴露部位全都肿胀、脱皮、骚痒、手指皮肤裂开,承受着很大的痛苦。这里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表现在方方面面而且是无处不在的。

(大陆弟子)

所在劳教地点:河北省保定市高阳县六合屯工业区新天羽纺织有限公司
电话:0312-6631858 传真:6635858 邮编:071500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3/16/90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