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大法弟子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3月22日】 一、广州驻京办的秘密(私设)“公堂”

我是来自广东大法弟子,2001一月天安门证法后被关在北京西城看守所,后由广东省公安接到驻京办事处--岭南大厦。进大门后就把我送到楼下地下室。在那里已经关了好几个大法弟子,还有几间地下室也关得有大法弟子,大概有五间吧。如果不开灯的时候就是一片漆黑,没有通风的地方,只有一间(在进地下门的右手边的大厅内设一间)有半个窗,其余房间都是黑的,他们也不给开灯,大法弟子就在这样黑漆漆的房间里遭受无理关押。等当地派出所来接,有的时间长达半个月,还专门有保安人员把守。若有大法弟子绝食不吃饭,他们就拉出去打,或在寒风中冻着,这不是私设监狱吗?按照法规:驻京办属于行政部门,没有私设“公堂”刑讯的权力。

二、沙田拘留所公安的暴行

三天后,公安把我带到广东当地的沙田拘留所里,在那里没有给签任何字句,没有一字记录,他们就要判我劳教一年。我是行使一个公民上访的正当权利,是宪法所允许的,于是我不签字。二十多天他们还不放我,我就绝食,另外两个老太太已经关了两个多月,我们三人一起绝食。

绝食第四天管教知道后恼羞成怒,冲到我们仓来。一个刘医生先动手打我脸,用脚踹我,让我跪下。一个林所长,还有几个劳动犯(他们是吸白粉的),林所长满口脏话的骂我,伴随着拳打脚踢,随之叫劳动犯去拿饭来。他盛了一勺干米饭硬往我嘴里塞,还说:“我妈我也没有这样喂过,今天我来喂你。”见我还不肯张嘴,就抓着我的头发往外拖,把我从24仓拖到23仓,林所长命令劳动犯拿来扳子撬我的嘴(一颗门牙被撬的向后倒去,一颗牙根折断,牙面尚存)。我当时只有一念,那就是不给邪恶钻空子,大不了一口牙没了。大约有半个小时,他们撬开我的嘴,用手往嘴里塞米饭,血水沾满衣服,淌了一地。这时来了一女管教,叫他们停止,把他们赶出去,叫女犯人给我换衣服,至此暂告一段落。

过了半小时后,林所长又来了,他手拿桃木棒,骂骂咧咧的说了许多侮辱大法的脏话。我强忍着痛,苦笑一下,他就抡着棒子抽我的脸。我心里念着:“正邪不分谤天法,十恶之徒等秋风”。全仓里30多名女犯都很惊恐的见证着这一切。后来我常向她们洪法讲真象。

又经历了许多,月余,户口所在地公安来取人,上火车前,我就趁机跑了。这也是师父的帮助。

感谢师父助我逃脱虎口,现在我仍然在正法洪流中奋力向前。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