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3月22日大陆综合消息

更新: 2019年02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3月22日】
1. 浩然正气 抑制邪恶
2. 大庆教育培训中心及其所属学校的邪恶嘴脸
3. 青岛市李沧区逼迫大法弟子流离失所并株连家人
4. 青岛大麦岛派出所不断骚扰当地大法弟子
5. 山东平度公安采用卑鄙手段迫害大法弟子
6. 湖北省广水市迫害大法弟子丑恶行径
7. 湖北省武穴市关押大法学员大约70-80人
8. 四川江油市古稀老人遭劳教
9. 四川江油市公安局逼人离婚 破坏家庭
10. 江家黑政现世录(河北辛集篇):
11. 3月6日、7日两天合肥统一抓捕大法弟子
12. 合肥近日被劳教名单补充
13. 安徽省话剧团编排攻击大法的剧目
14. 广东消息
15. 浙江发现神奇地下火 燃烧有清香 浇灭又复燃


浩然正气 抑制邪恶

某省某部门召开党员揭批法轮功会议,会前安排了几位处长发言,该部门大法弟子用慈悲之心分别在会前找到几位发言人,向他们再次讲明大法真相,且郑重告诉他们诽谤“真、善、忍”宇宙大法的人是可悲的,得不到好的结果。当时有的发言人就把准备好的发言稿撕毁,有的发言也是绕着圈子讲,有的批判“真、善、美”。

有两发言者不听好言相劝,言辞激烈地攻击大法,该部门大法弟子正气凛然地驳斥了他们的谎言。部门领导在参与辩驳时,无意中说出了他从省公安部门了解的自焚真相:是政府事先安排的这一切,要不就治不了法轮功。该同修以前向同志们讲真相,大伙都不相信,领导证实了这一切。

那两位攻击大法的,会后一个住院,一个家中总出麻烦事。同志们得知这一情况,也都各有所悟。


大庆教育培训中心及其所属学校的邪恶嘴脸

自邪恶制造天安门自焚事件以来,反对、打击、诬蔑法轮大法的高潮席卷中华大地的每一个角落,大庆教育培训中心的领导更是一呼百应,甘愿做江泽民的陪葬品。在寒假过后刚一开学,他们就开始搞揭批会,纠集无知的小学生、初中生、高中生代表、所属各学校的领导及所谓转化好的“前法轮功学员”,观看录像、采用文革式的批判发言,语言之恶毒难以入耳,其行为则令人发指。他们还召集各学校搞所谓万人签名活动,逼迫每个学生、教职工在反法轮功的条幅上签名。

大庆石油管理局教育培训中心所属中、小学及其它学校多达117所,他们采用分片集中地进行反法轮功签字。学生如有不签者,轻者让老师恶狠狠地咒骂然后强行逼迫签字,重者停课并开除学籍;对于不签字的教师,先是强行办转化学习班,如还不签字,一律下岗处理。

这就是江泽民之流所搞的“百万人签名”的真相,这就是所谓的“人权最好的时期”下的真正的强奸民意!在此我们恳切的希望日内瓦人权组织,能够本着人道主义精神,主张正义,伸冤昭雪,对中国目前所发生的严重侵犯人权的最大冤案进行实事求是的调查取证,严惩主凶江泽民。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李洪志老师清白,让真相早日大白于天下,让那些善良的中国人民不再受邪恶的蒙蔽,让法轮大法学员自由地选择他们的信仰和回归平静祥和的生活。

据悉,山东省济南市将开始搜捕大法弟子,请济南的大法弟子多保重。


青岛市李沧区逼迫大法弟子流离失所并株连家人

2001年1月20日早晨大约7点钟,青岛市李沧区虎山派出所孙指导员、片警李辉及其他公安人员,来到大法弟子姜平做生意的摊点前,告诉姜平领导要找她谈话,很快就会回来,希望她配合。姜平不知其中有诈,就随其前往。没想车一直开到了李沧区迎宾馆,原来这里已经关押了十多名大法弟子,并且李沧区政法委、各街道办事处、派出所及大法弟子所在单位领导都在此,他们是想以强制的手段来转化大法弟子。

在所谓的“转化”期间,姜平一直坚持炼功,那些所谓的转化者们叫嚣着,扬言要将其挂起来或送看守所。1月31日,他们说是要放人,姜平的爱人带着两个孩子去接其回家,没想下午2点,他们又说不能放人,并要带姜平去体检,姜平的爱人不同意,挡住看守姜平的人,让姜平带着孩子回家。之后,他们就逼迫其爱人将姜平找回来,其爱人(不修炼)因找不到姜平,于2月6日被拘留15天,实在让人难以理解。自从姜平从转化班脱身之后,他们将姜平的相片放大并动用了大量警力来抓她,她家楼下、亲属家等都派上了便衣,跟踪其家人的行动,严重干扰了其家人的正常生活。姜平现也下落不明。

姜平家中有两个孩子,一个13岁,一个3岁,本是一个和睦美满的家庭,现在却是妻离子散、流离失所。敢问善良的人们:是姜平不想要孩子,不想拥有这个家吗?显然不是。只因她坚修大法,只因她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而江泽民及其帮凶们却剥夺了她所拥有的美好的一切。

古人有句话: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今天的大法弟子,师父和大法给予他们的又何止是滴水之恩哪,那浩荡的师恩,是每一个大法弟子永无回报的。所以在师父和大法遭到迫害时,他们舍弃了自己的家庭,在压力中困难中做着讲清真相的事,为的是唤起善良人们的先天纯真的本性。在此,我们再次呼吁善良的人们,不要被恶毒的谎言和欺世的谣言所蒙蔽,伸出你们正义之手援助大法弟子,为自己美好生命的未来奠定基础。同时,我们也正告那些被邪恶势力所操纵的人,不要再助纣为虐,不要再为了一己私利而迫害大法弟子,那将给你们的生命造成深深地永远无法弥补的痛悔。


青岛大麦岛派出所不断骚扰当地大法弟子

1.自今年春节之后,青岛市大麦岛派出所的警察对所在管区的大法弟子家实行24小时监控,并调用了武警人员,寸步不离地在大法弟子家进行骚扰,严重干扰了大法弟子及其家人的正常生活。一位大法弟子正月初一早上回家,看到警察在自己家中24小时监控其母亲和舅妈,很不理解,就严厉指出对此行为的严重抗议。此学员本想通过正面洪法,让他们了解大法真相,但片警曹建勇根本听不进去,还想以强制手段把这位大法弟子也监控起来,幸亏这位大法弟子凭着正信和师父的慈悲,及时摆脱了邪恶的控制,但至今却杳无音信。据说政法委配合公安一直在抓这位大法弟子,并扬言要劳教这位大法弟子,现也不知这位大法弟子身在何处?

2.大麦岛派出所片警曹建勇和一办公人员,春节前夕到一名大法学员家,因敲门声音太大,学员未开门,没想到曹建勇竟土匪般翻墙而过进入学员家,说是查户口,世上哪有这种查户口的?

3.另据可靠消息,有几位大法学员是因为居住地规划拆迁,而搬迁在大麦岛租房居住,大麦岛派出所不知接到哪一级指示,强行让大法学员及其家属在春节过后即刻搬出大麦岛,他们还卑鄙地给房东施加压力,如果学员不搬家,就给房东办“学习班”,房东无奈,只好违心逼迫学员搬家。无奈之际,几位学员及其家属只好搬家,在搬家当天,派出所的警察还不罢休,他们换了便衣到学员家,拿起东西随意地就往外扔,此事给一些大法弟子的家属带来疑惑:只因是练功人的家属,就要把我的居住权都要剥夺吗?


山东平度公安采用卑鄙手段迫害大法弟子

山东平度大法弟子坚修大法,揭露邪恶,散发了大量真象材料救度世人。平度公安气急败坏,将许多出家在外的大法弟子秘密通缉,目前平度已有10多人被迫流离失所,十余人被劳教、判刑,自2000年7月以来,被秘密通缉的大法弟子有:姜明耀、徐增良、綦书杰、徐爱芳(其中姜为原辅导站副站长;徐增良为中医院医师,98年毕业于山东中医药大学;綦为镇武装部部长;徐爱芳为原辅导站北区负责人)。邪恶之徒将这四人的彩色照片分发给各单位、各乡镇、各村庄,甚至分发给很多学员和常人 ,并悬赏举报、抓住其中一人赏洋1000──10000元。为找到被通缉的大法弟子和印刷材料的机器,平度恶警经常无理骚扰大法弟子家属,并监听所有学员电话,经常半夜三更窜至学员家抓人,有的学员连衣服未穿就被抓走,并殴打、刑讯逼供大法弟子,许多学员被打伤打残,家中也被洗劫一空,连锅、盆都被打碎,牛、羊被牵走。

附:平度恶警头子(政保科长):石维兵;政保科恶警:孙全海、于滨、周锡斌。政保科电话:0532──8319300


湖北省广水市迫害大法弟子丑恶行径

湖北省广水市属边远山区小城市,在伟大的师父正法期间,广水大法弟子无端受到公安机关迫害,其手段极其恶劣。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以来,广水大法弟子一直被邪恶笼罩着。一年来尽管邪恶不择手段镇压,但始终泯灭不了大法弟子紧随师走的心,坚持"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理性》。先后有三十八人进京上访。对此公安机关大打出手将上访弟子采取关押、劳教、罚款、没收财物等手段。一九九九年十月第一批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中有五人判劳教、九人行政拘留,劳教最长的达三年,七十多岁的大法弟子判劳教一年半。二零零零年接连不断的有弟子进京上访,也陆续被判刑、劳教。十一月又有十八名弟子进京上访,公安机关更加肆无忌惮,将十八名弟子关押二个月,有的继续在押,有的判劳教(具体劳教时间不明),在此公安部门还采取卑鄙手段对大法弟子家人进行恐吓、威逼、进行每人罚款人民币一万元,对二次进京上访的罚款一万五千元,一位医院护士被双开除,现在看守所关押。其余上访弟子全部实行双停,即停工资,停工作。有的被保释出来的大法弟子还需要向单位交罚款三千元的所谓保证金。在护法洪法期间大法弟子自筹资金购买一台复印机、打印机用于复印大法资料,也被公安机关非法没收。没到北京上访的大法弟子被6.10办公室强迫住学习班、进行所谓的转化。

公安机关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无疑暴露了他们的丑恶行径。他们为了从大法弟子身上榨取油水,所有的罚款都是两无,即无发票,又无手续。它们的丑恶行径给大法弟子及家人造成了无端的痛苦,有的大法弟子家里被罚得连吃米、烧煤都靠其他大法弟子接济,其境况惨不忍睹。

广水市公安局总机:+86-712-6232334


湖北省武穴市关押大法学员大约70-80人

湖北省武穴市牢房里关押大法学员大约70-80人左右。判刑7人(其中女学员2人)。武穴市公安局及下属各派出所横行乡里,邪恶至极,过去是在学员家里把学员抓走。最近警察在大街上用手拍拍大法学员的肩头,说声“跟我走到派出所走一趟,有话对你说”,强行带走学员到派出所,并立即送往牢房。根本不讲理,想抓谁就抓谁,已经疯狂到如此无法无天的地步。抓学员进牢房,就得罚款,少则2000元至5000元,多则6000元至1万元(当地普通工人的年均收入约在3000元左右)。如今,公安警察利用抓人发黑财,这一笔一笔的钱都流到公安警察的口袋里去了。为了钱,他们就无故抓人,关人,以此为乐。如今牢房就是所谓的法教班,每个被无理关押学员收人民币1000元,不放风,不准亲人会见,而且无限期关押。百姓们都说:人民警察抓人民,人民警察骂人民,人民警察打人民,人民警察害人民,人民警察四处横行,如今警察不像人。

武穴市公安局总机:+86-713-6222524


四川江油市古稀老人遭劳教

据看守所出来的大法弟子讲,关在一起的70岁的老太太,他的老伴被秘密劳教,70多岁的人啊,犯了什么法?

又悉:一女同修58岁被判劳教2年。

现在仅仅知道的同修被劳教的有:
江益荣 一年 王绍春 一年半 张启中 一年 唐万芝 两年 吴启惠 一年 蒋丽君 一年 何德丽 小周(名字不详)等等人。


四川江油市公安局逼人离婚 破坏家庭

四川江油市一大法弟子,99年开始练功,仅仅是在中坝剧场义务教老年人练功和提前打扫场地,就被当地公安局硬定为是“辅导站长”。该弟子先后被抄家,刑事拘留。后弟子的爱人将她取保出来,监视居住,罚保释金5000元。公安迫使弟子的爱人将其锁在家中长达半年之久。期间因为该弟子在“人大会上访信”公开签名的事又被拘留15天。

公安时时威胁该弟子的爱人,叫他和弟子离婚,并常常闯入弟子家中。该弟子无法忍受他们无人性的对待,去上访,一直在外流浪,又遭通缉。请问公安局,大法弟子何罪之有?为什么逼迫他人离婚?


江家黑政现世录(河北辛集篇):

2000年末,前营乡副乡长李掺合领人闯入学员周超(已被非法劳教)家,抢走了电视机、摩托、录音机、电磨、古瓷(铜狮子),现金380元,学员张绍煊家也被抢走了电视、录音机。周营一位付姓大法学员无端被关入看守所,其子找到前营乡干部杨铁钢据理要求放人,杨竟让付姓学员的儿子为其找三陪小姐以做交换。


3月6日、7日两天合肥统一抓捕大法弟子

2001年3月6日夜10时,合肥包河派出所及街道办事处一行七人先后闯入管辖区一大法弟子家责问“炼不炼功了”。该弟子拒不回答,后又到一大法弟子家中,抢走了法轮挂图,该弟子奋力抗争,家中只有她和孩子,丈夫因炼功被劳教,七人将图片传递到门外的人手中,拿了就跑。该弟子追去已无踪影,派出所的人还无耻地说:“没拿你东西”。这种连抢带骗的行径,比土匪还不如。

合肥大法弟子李玉玲家于2001年3月8日上午被非法抄家后,一直有人在她家楼下监视她的行踪。李玉玲下午下楼准备外出时,被强行带走,现已被刑事拘留,关押于合肥市第一看守所38号(被关押的学员还有陆必英和合肥工业大学的张老师)。被抓时,其爱人刘公理因讲了几句公道话,被问及是否也炼功,刘说是,也被强行带走,被治安拘留,现非法关押于合肥市第二看守所。

后据悉,6日、7日两天是全市公安、街道统一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新一轮迫害行动的时间,许多学员被抄家,或被抓走。

另:合肥大法弟子张杰,女,曾于99年12月和家人一起上访,现关押于合肥市第一看守所,已被批准逮捕,将被邪恶提起公诉。合肥大法弟子郑德明(音)被判刑四年。


合肥近日被劳教名单补充

朱明,男,合肥探矿厂职工
彭玉娟,女,中国科技大学楼管科
夏纪珍,女


安徽省话剧团编排攻击大法的剧目

安徽省话剧团近日正在彩排攻击大法的剧目《人间正道》,恶毒攻击大法。我们善意地奉劝本剧的编导及有关人员:赶快去了解大法的真相吧,不要被欺世的谣言所蒙蔽,不要对大法存有恶念,不要再为邪恶干这样的事了,否则真相大显,后悔也来不及呀!请用清醒的头脑和良知想一想:究竟什么才是人间正道?!


广东消息

据悉,不日广东省委将举办为期三个月的法轮功转化班,转化对象为曾到过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期满不转 化者将被直接劳教。望有关大法学员认清这种邪恶转化的本质,坚决抵制,不给邪恶以任何可乘之机。


浙江发现神奇地下火 燃烧有清香 浇灭又复燃

  杭州讯 日前,浙江塘栖镇发现神奇地下火,熊熊火焰从早烧到晚,燃烧了整整一个半月仍不知疲倦。

  地表的着火面积仅一平方米,火光外围呈现出金黄色,接近地表,火渐渐转化为淡蓝色,颇像煤气灶上发出的火光。火苗蹿得不高,约50厘米,火势较为温和。站在火焰的下风向,可闻到淡淡的清香,而不是煤气灶燃烧煤气时发出的呛人味。令人颇感惊讶的是,趴在着火的地表附近,清晰可闻极像水烧开时“咕咕”的声音。可能怕火势扩大,着火的地表上被人盖上了许多大块的石头,但火势依然不减。当记者把整桶水浇到火焰上时,火瞬间即灭了,但时隔一两分钟,火势如旧。

  在采访附近的西界河村村民和筑路工人时,他们说,这团火从春节后一直燃烧至今,风雨无阻。当问到是不是沼气或者天然气发出的火光时,他们表示尚不清楚,但肯定不是管道煤气,因这一带没有铺设供气管道,这团神秘的地下火的来历仍不清楚。

摘自2001年3月18日 《扬子晚报》国内新闻版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