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大法弟子,不能向邪恶低头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3月24日】 我因为修炼大法,2000年8月1日,单位把我开除了。以后对我的迫害从未间断过。

2000年12月13日晚上9点多钟,我和家人已经入睡,忽然有人敲门,原来是居委会的人来问我炼没炼法轮功,我回答他们说炼了,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他们将我带到派出所关了一夜,逼我写保证书,我不写,又把我关在居委会里,三天之后我被送进了区办的转化学习班,同时进来的十几名大法弟子有几位是中学教师,还正在上课,是校方以谈话为由把他们骗来的,让我们每人交3千元,再“学习”一个月,直到写保证书为止,在这里每个大法弟子都专门有一个人看管,吃饭、上厕所都寸步不离,晚上睡觉也在身边看着。我们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因为这是非法拘禁,我们就绝食要求无条件释放。他们怕我带头就把我转到了丰润县转化学校。丰润县小八里转化学校邪恶得出了名,进校第一天,这里的工作人员就把我叫到办公室,几个人对我连踢带打。

2001年2月20日下午,我被叫到帮教室,他们警告我以后不许背经文,我没有答应,帮教周秋生就把我两只胳膊拧到背后,拿了一根绳子捆了起来,又把我推倒在地,使我仰面躺在地上,然后就拽捆胳膊的绳子,绳子越拽越紧,生生地把我从地上提了起来,吊在椅子背上,帮教王利华又把我的双脚捆住提起来,把我身子向右侧拧成了90度角,然后脱掉我的鞋子,拿着木板狠劲地打我的双脚,一边打一边问:“今天不许你背经文,答不答应?”他们见我不答应,就继续抽打双脚。这时,校长石艾成进来了,他叫嚣着:“打,使劲打,不打死就行,再不答应就拿工具撬她的嘴,用炉钩子烙。”说着就走过来,双手用力往下按我的肩头,所有的重量只靠两只胳膊支撑着,时间一长这两只胳膊就象掉了一样。我强忍着剧痛对他们说:“难道你们真的就没有一点正念了吗?用这样残忍的手段对付一个弱女子,难道我们做一个好人还有罪吗?暴力能改变人心吗?”“看你还嘴硬”王利华用木板啪啪地开始打我的两颊,此时我心里只有一念:“我是大法弟子,不能向邪恶低头。”我闭着眼睛也不知他打了有多少下……。

我的左胳膊10多天不敢动一动,直到现在,稍一用力,就开始酸痛。在我之后,又有几名大法弟子受到了邪恶的迫害,有的被折磨得昏死过去。邪恶在疯狂挣扎,表现得越来越邪恶,但真修弟子们的心却越来越坚定。邪恶必定灭亡!

(大陆大法弟子供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