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内瓦UniMail大学法轮功听证会目击记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3月26日】3月21日,大赦国际和瑞士法轮功协会在日内瓦UniMail大学举行听证会,邀请加拿大公民张昆仑教授及澳大利亚公民章翠英女士等向政府议员、大学教授等介绍他们在中国因为修炼法轮功而遭受的迫害。会议由大赦国际UniMail大学分部主持。

会场上看到了几副熟悉的面孔。其中有多次到法轮功记者招待会上搅场的中国“记者”;有前一天在法轮功学员大规模集体炼功时不顾学员警告,大肆拍照,见警察到来后匆忙逃离的“摄影师”;有毫无科学良知为中国政府剥夺公民思想自由的犯罪行为辩护的一个所谓的“反伪科学人士”。中国政府甚至还从巴黎请来一位自称学法律的女士助阵。还有“录像师”、“录音师”等,似乎在为中央电视台推出新闹剧做准备。

会议开始不久,就有中方人员试图不经许可录音,立即被法轮功学员制止。过了一会儿,另一个中方人员又企图偷偷录像,但又被法轮功学员予以制止。后来又发现中方人员虽然关上了录像机,但机器一直处于工作状态,偷偷地录音。一位主持会议的西方学员当即走过去警告他。中方狡辩说为什么有人可以录音、录像而他不能。学员告诉他,有邀请函的人可以那样做。如果中方人员继续录音、录象,我们有权没收磁带。两位中方人员只得悻悻而去。

顺便谈一个问题。中国政府派到海外捣乱的所谓“记者”往往大言不惭地讲什么信息权、记者权、言论自由,目的是要入场捣乱。可是,在中国,教人修心向善的大法遭到无中生有的诬蔑,千百万大法弟子遭到野蛮、毫无人性的迫害。中国政府何曾给过法轮功学员一丝一毫的信息权与言论自由?这些毫无新闻道德的造谣“记者”在干那些见不得人的攻击大法的事情时,何曾讲过法轮功的信息权与言论自由?这些以死心塌地地执行毫无人性的镇压者的强盗逻辑为唯一目的的人,根本就不会真正地尊重人权、尊重他人。所以,他们实在不配作为社会良知的“记者”的称号。对他们的姑息忍让,就是对“那些已经完全没有了人性、没有了正念的邪恶生命无度的行恶”的纵容。

会议一进入提问阶段,中方好几个人就不顾起码的惯例,大呼小叫。在国际大赦人员及学员多次严厉制止下才不得不收敛。

在学员们圆满回答了所有问题之后,张教授以他的善心、以他自己被监禁的亲身经历,揭露中国政府用精神、肉体折磨及欺骗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欺骗世人的侵犯人权的犯罪行为。

面对中方人员毫无礼貌的提问,张教授首先充满善心地说:“我并不怪你们。你们看的也只不过都是中国政府的宣传。我现在把我在监狱里的亲身经历讲出来,让大家来判断。”

张教授先讲了一个他所在监狱一个囚犯讲述的故事。监狱为了让外界认为狱方对待犯人“象家庭般温暖”,在领导、媒体来视察、采访时,把犯人们的卫生用品、铺盖等通通都换成崭新的,被子叠得象军营里一般整齐。可视察人员一走,马上就把这些新用品全部收回。该犯人面对摄像机接受中国电视台采访时,必须照念摄像机背后一面举起的牌子上事先写好的内容。张教授说:“中国政府这样的手法能够给不知内情的人造成中国监狱文明管理的假象。但任何造假都会有漏洞:人们从电视台播放的录像中看到,那些新换的牙刷还都封在塑料套儿里--这不是囚犯们每天使用的牙刷。”

张教授还讲述了一个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中国政府欺骗世人的故事。不久前,中国电视台播放一个报道,显示张教授和狱警一起画画儿、下棋、打扑克,以证明中国监狱对张教授“象家人一般温暖”,从而否认对张教授的残酷迫害。直到张教授重新获得自由回到加拿大,看了这个报道之后才明白当时发生的事情是怎么回事。中国政府从其在国际社会强大压力下被迫做出释放张昆仑教授的决定一开始,就在计划如何欺骗世人:一天,监狱政委请求张教授教狱警们画画儿。张教授婉拒说:“我不是画家,我是雕塑教授。”政委仍然恳求道:“象您这么知名的教授,我们难得一见,下次见面还不知得等到什么时候呢(真够厚颜无耻的)。”张教授出于善心给他们画了画儿,政委也趁机录了像。这就是后来中国电视台那个欺骗性报道的来由。打扑克、下棋的镜头是中国政府用同样的诡计拍到的。

中国政府不仅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肉体折磨、使用欺骗手段,还有组织地进行精神折磨和洗脑。张教授被狱方强迫长时间观看官方电视宣传,且必须保持固定姿势,尤其不许低头与合眼皮,因为这是人们处于思考状态时的姿势。中国政府这么做的目的,是想通过灌输及禁止思考达到清除人们原有记忆--洗脑的目的。笔者认为,这种由国家专政机构操纵的有计划的洗脑和思想灌输行为,完全可以称之为国家邪教。

张教授最后讲述了法轮功学员修炼真善忍所达到的境界对周围的人所产生的积极影响。张教授刚进牢房时,囚犯们跟他说:“上面说了,法轮功是我们不共戴天的敌人,让我们不要理你。”并且对他很严厉。随着时间的流逝,张教授以修炼人善良的言行打动了囚犯们的心,他们开始对他非常友善起来。一天,同牢房的一名犯人被狱卒拉出去痛打了一顿,原因是他对法轮功学员“太好了”。自此以后,犯人们对学员又凶狠起来。但是,一段时间以后,学员们的善心又使犯人们感动,使他们又重新对学员们友善起来。狱警只好用别的办法来阻止犯人们受法轮功学员的影响。他们对犯人们说:“你看人家法轮功学员,都是大教授、大知识分子。而你们,是罪犯、社会渣滓,不配人家法轮功理你们。”张教授对那些在场的中方人员说:“法轮功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改善人们的身体健康,受到世界各国人民的喜爱。这么好的功法,连罪犯的心都能打动,他们说:‘要是早知道了法轮大法,今天就不会成为罪犯了。’为什么唯有中国政府非要不惜使用一切手段迫害法轮大法呢?!”面对中方人员在所谓悔过书问题上的纠缠,张教授明确回答道:你们是相信我今天做为一个自由的人所讲的话呢,还是相信被监禁的我在压力下、在被洗脑控制下所讲的话呢?

当主持会议的国际大赦人员宣布由于时间已到,会议结束,但大家仍可继续自由交谈时,几名中方人员冲到张教授面前,不顾人与人之间最起码的礼貌,指着他的鼻子咆哮、谩骂,还不给张教授说话的机会。目睹中方人员的恶行,国际大赦人员气得满面通红,回指那个所谓的“人士”,大声斥责道:“不许你这样做!你这是在民主自由的瑞士!”大家的正气迫使他连声说:“我可以降低声音。”最后,他见凶恶及谩骂都动摇不了张教授,突然换了一副面孔,竟然可怜巴巴地说:“张教授,我们是老乡啊,你不能这样对待我呀。”张教授仍然巍然不动。笔者当时就在张教授身侧,面对此人,清清楚楚看到了对方那疯狂而又无奈的目光,瞬间产生一念:又一个邪恶破灭了,因为它再也没有办法动摇学员修炼大法的坚定信念!这短短的一瞬间可以说是惊天动地、震撼人心!

会场外的一角,那位自称来自巴黎、学习“法律”的女士正在试图“转化”两位西方学员。一西方学员问她:“你认为以1999年10月制定的法律为依据在1999年7月、甚至1996年镇压法轮功,从法律角度来讲这合适吗?”该女士不敢回答。她又转移话题:“你们凭什么这么相信法轮功?”西方学员告诉他,自己多年修炼法轮功的过程,完全可以证明:法轮功好。中方女士还狡辩,弦外有音地说:“你们了解法轮功在中国的情况吗?”一位中国学员当即严肃地告诉她:“全世界的法轮功学员修得是同一部法。而这部法教给我们的就是修真善忍,我们就是凭这个坚信法轮功的。难道有什么不对的吗?”她又顾左右而言它……

这次一个小时的听证会,有力地起到了讲清真相、窒息邪恶的目的,也使瑞士人民直接领教了中国政府那些帮凶的嘴脸。

欧洲学员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