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信正念 抑制邪恶

——天安门广场护法记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3月27日】 随着正法进程的步步深入,通过对师父近期“讲法”及“经文”的学习,我悟到在目前的形势下应如何摆脱旧观念的束缚,助师世间行,并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证悟了我所悟到的这层法理。

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中明示我们:“今天所发生的这些事情,是历史上早就安排好的,每一个环节都没有走偏。当然这种安排,它是过去旧的宇宙中的那些高层生命安排的,而且是层层层层宇宙中的旧的生命系统安排的。”师父说:“这一切我是不能承认的,所以要清除它,包括这场邪恶。”

师父在经文“道法”中告诉我们:“你们也要明白“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其实“自然”是常人解释不了对宇宙、对生命、对物质的现象而不负责任的自圆其说,他们也想不到那“自然”的本身是什么。由于受这种意识的影响,你们认为这一切魔难都是必然的,就是这样的,产生一种无可奈何的消极状态。所以,你们人的一面要明白,而更主要的是得了法的那一面要清楚。”

师父在《忍无可忍》经文中说“如果邪恶已经到了无可救无可要的地步,那就可以采用不同层次的各种方式制止、铲除。”

通过学法我悟到:目前正法已进入铲除邪恶的新阶段,因此对每一个学员的要求就更高。过去有一些弟子在正法中被抓、被打、被折磨,甚至没完没了时,表现出了无可奈何的消极的心理状态,实际上这已经承认了旧的势力的安排,表现出了对法的疑虑。对这种安排我们为什么不能冲破它呢?师父说:“宇宙大法谁也不配去考验,因为呢,无论这个生命在这个宇宙中他有多高的境界和层次,他都是这宇宙中的生命,都是这法给他开创的,也就是说他的生命都是这法造就的,他怎么能够反过来还要考验考验这法呢。”既然旧势力的安排师父是不承认的,那么过去我们去了天安门,就应该被打、被抓、被关押吗?这一切旧势力的安排几乎形成了一个模式,因为我们认可了,默认了。

我们作为一个大法粒子,走上天安门,打开横幅,喊一声“法轮大法好!”“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我们选择这种方式铲除邪恶,他们是最害怕的。不然,为什么他们如此害怕我们进京呢?这就是最好的窒息邪恶的方式,就是在助师正法。宇宙中的任何生命都要为正法开路,谁阻挡正法的进程,谁破坏正法的进程,都要受到惩罚,何况世间的常人呢!他们怎么阻挡得了正法的进程呢!而且我们是大法的一粒子,是融于法中的,我们的行为是符合“真善忍”宇宙大法的,那么,监狱应该关押我们吗!我们能够认可这种迫害吗?师父说:“大法可正乾坤,当然就有其镇邪、灭乱、圆融、不败之法力。”(《定论》)当然我们正法中就不应该被抓、被打、被关。我们的正念也会制约事物的发展。我们大法弟子的正觉、正念所表现出来的行为是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我们不仅在济世度人,同时也在开创自己修炼的境界。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是师父给我们留下来的,那么我们就应该万分珍惜他。

我对悟到的这层法理深信不疑,于是我就毫不犹豫的来到北京,于三月十七日带上横幅,走上天安门广场。并且告诉同修:今天去,今天一定回来。

3月17日上午11点多钟,我们在天安门广场打出了横幅,喊出了“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然后被抓进天安门派出所。警察逼我们说出姓名、地址。为了听出地方口音,诱骗我们背《论语》。他们气急败坏地将我的手铐起来毒打,用脚踢脸部,用电棍电全身,用拳头打身上,并说:“打得你看不到伤。”眼眶被打得流血。被打了一段时间后,我倒在地上,浑身颤抖得很厉害,呼吸也表现出十分微弱,但主意识非常清楚,大概这就是常人的状态吧。他们找来医生,先试呼吸,发现越来越弱,用嗅氨水刺激发现没有反应,最后来了医生量脉搏、血压。此时我一念产生:大法弟子无脉、无穴,你如何测到?果然无法测到血压、脉搏。然后医生对他们无可奈何的说:这个人送到医院都不会收。他们怕担责任,神情非常紧张,一个人在我耳边说:我们这里不收你,你走吧。晚上八点左右,当他们第三次让我走时,我很艰难站起来,于是他们架着我走出路口,放下我,转身就走。我看他们走远了,而且也确无跟踪的人,就迈开大步,到了我应该去的地方。

(大陆弟子供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