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罗里达法会发言稿:不断学法去执著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3月28日】 各位同修,大家好。我叫斯格特.罗伯逊(Scott Roberson),是佐治亚州亚特兰大市的学员,做计算机咨询工作。我修炼已有一年半时间,有一些经历想与大家分享。

李老师说洪法的最好方法是集体炼功,他说他的法身会引导有缘人来炼功点。我就是这样得法的,虽然不是那么直接。我看到的炼功点是一个在中国的体育场,几千弟子坐再那炼第五套功法。我看到这张炼功照片印在一张海报上,贴在一家亚洲书店的橱窗上,海报上仅有的英语是法轮大法的网址。我访问了这个网址,并马上和当地联系人接触,他迅即给我回了电子邮件。

一个晚上,我的这位新朋友做这套功法给我看,并且跟我讲要看书。除了他反复提到法轮大法的"原理"这个词之外,我一点都记不得他跟我说了什么。我想这真是一个神奇的词。我一直对东方的哲学和宗教有兴趣,这方面的书也读了不少,可"原理"这个词是这样基本、明确而绝对,以至于我被此处用法搞懵了。

我必须要了解更多

我从网上订了一本《转法轮》,由于等不及邮件寄到,我从网上下载了全书。我感到吃惊的是法轮大法的所有资料全部可以免费下载。我还记得数年前一个教太极的老师要我们保证,假如我们将来教别人的话,不能开班收费。很明显她自己付了很多钱学的太极,但是她并不认为那是对的。我赞同值得教的东西都值得免费教。

当我开始读《转法轮》时,心忽然变开朗了,如射进了一束明亮的光芒。虽然这只是形像的表达,但我有这样的感觉,从更高层次上看大约就是这样。我的心在急速跳动,完全沉浸在书的每一句话中。短短几页,就回答了我那么多的问题,这是怎样的一本书啊?

我必须坚持读书

我每晚都读到很晚,然后去睡觉、起床,上班之前再读书。我在上班的火车上读,在人行道上边走边读。工作空闲时,我就把从网上下载的书拿出来读。这儿读15分钟,那儿读5分钟,在一两个星期的时间里,我读完了一遍。

我似乎感觉到了自己的不同 -- 身体发轻、清醒、兴奋而惊奇。那时我认为这是我的想象。

李老师讲,法轮大法是正法,所以魔会来阻碍人得法。学习法轮大法还不到一个月,我在去与我现在的女朋友第一次约会时,车子撞到另一辆车的车尾上,报废了。我不得不让她来接我。她后来告诉我,当时使她印象深刻的是,在我让拖车司机把车拖走的同时我们去了预订的晚餐。执著已在离我而去。

我一开始在家炼功,注意到在叠扣小腹时,有某种能量就象两块同极磁铁相互排斥。我还注意到当双手经过天目部位时,我能看到东西;当做两侧抱轮时,也会感到头顶上悬浮着巨大的法轮。有一次我做第一套动作时,当结印的两手被举过天目时,我看到了在两手间出现壮丽的深蓝色光。

我也注意到有几次,我刚开始炼功就有人来找我,但我都继续炼功。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坚持不懈。后来,家中有几件东西被偷 - 浴盆塞、垃圾桶,甚至热水器!!!就在我发现这些东西被偷的当晚,一位邻居到我家来串门,我很怀疑是他偷的,但我又想自己不应当错误地指责别人。相反的,我给了他一些原本要送到慈善机构去的衣服,心里感到很高兴。

我和其他学员一直通过电子邮件保持联系,也去过几个炼功点。他们建议我多多和其他弟子一起炼,说是可以进步得更快。靠近我的唯一炼功点早上5:45开始,要炼两小时。我想到要起那么早,就感到为难。

但最终我去了。第一次盘腿时,我很痛,不到一个小时就停了下来。后来,我坚持到差一两分钟到一小时,很接近了!下一次,也就是一两天以后,就容易多了。和我一起炼功的另一个学员,她炼静功时非常自在,能轻而易举地打坐一个半小时。我注意到和她一起炼功做第三套功法时,每当双手经过天目,我总能看到闪烁的白光。

正如你们看到的一样,我当时对天目的经历产生了执著,尽管我本意并非如此。我知道我不该留意这些,但每次做这套功法时,我总是想这次能否再看见。最后,这种现象不再显现。现在我明白这是老师在帮我去执著心,而当时我曾担心是否自己掉下去了。我也开始理解老师讲的关于修好的一面和未修好的一面。能看见的部份就是修好的那一面,他被断开了,这使未修好的那一面还能够继续修。这给了我一些安慰。

我第一次参加法会是去年7月在华盛顿D.C. 的心得交流会,当时我不知道该期望些什么。法会留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很多人帮助我,借给我翻译用的收音机,他们甚至为西方学员预留了一片座位。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本不能行走,把腿架起坐着才能令体液流转的人,炼法轮功至今,已能走得很好;一个年轻人流着泪讲述了他卧床不起的母亲,仅仅因他读《转法轮》给她听,她的身体就变得好起来的故事。

我听着这些故事,非常感动,我知道自己来对了地方。

去年9月,从纽约法会回来的当天晚上,我感到像在梦境一般而实际上我是醒着的。噢,我元神离体了!我是和一个副元神在一起?抑或是另一个朋友?我不知道。我们飞来飞去,但却不能让周围的人知道我们会飞。他比我做的好得多,沿着山边一级级地飞上去,而我却想一步到山顶。我们四处飞行。在某个地方我遇到了很多今世的朋友,这在我做梦时是很少发生的。我看到我的哥哥和其他几个人,并相互熟悉起来。这时一位东方女子带着另一个女子朝我走来,她是我的现任女友贝宁.安居尔,她被眼前的一切弄得眼花缭乱、不知所措。当那位东方女子离开时,我向她表示了感谢,并对她说希望再见面。

最后,我实在太激动了,觉得应该起身把我的这段经历录下来。当我来回走着对录音机讲述我的经历时,我看到一个巨大的深色物体从面前一闪而过。我知道那是我的朋友,上面有那么多的乐趣,真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在这下面呆着?

去年夏天,我决定戒酒。这对我来说很困难,因为我所有的朋友都很能喝。我想老师明确讲过为什么炼功人不能喝酒,我就该做到。我逐渐少喝,直到去年7月,我宣布不再喝酒了,而我真的没再喝过。

我学习每一篇新经文,更勤奋地反复阅读《转法轮》,我坚持炼功,但这个冬天有点放松,我的欢喜心起来了。因为是我整体的一部份(我甚至没注意到这点),所以我必须做出特别的努力。如果我把自己真正视为大法弟子,就应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坚持真、善、忍。

谢谢!
(2001年1月于佛罗里达法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