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塔里的罪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3月4日】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是一所国际上知名的高等学府,在自然科学领域享有盛誉。在以现代科学为基础的当今社会,科学的发展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的文明和进步,学术和思想的自由交流给科学的发展提供更广阔的平台。为此,昔日科大在追求思想与学术的自由上,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和代价,才获得今天如此之声誉。可今天,中共无情地打压不同信仰者,残酷镇压法轮功的时候。我们悲哀地看到科大数代人努力而开创的自由环境被破坏殆尽。有正念的人被压迫地敢怒不敢言,只剩下一帮宵小在表演。某些所谓被冠以“XX学者”的人早已失去追求真理与进步的精神,已沦落为中共少数别有用心人手中一根打人的棍子而已。作为承载整个社会道德和良知的知识科学界,在无情的镇压和邪恶的宣传下,是成为暴力下的打手,还是真正维护正义的先驱,这不是真正要我们深思的吗?

我们希望无论您是否是科大的一员,还是一位有正义感的人。对邪恶和残酷的打压法轮功的暴行,都用自己的善心去思考。自己如何衡量和摆放在正与邪较量中的位置?我们相信你心中的善良一定会战胜自己对邪恶的麻木不仁。我们也希望在下面发生在科大的非法对待法轮大法弟子事例中,更能明白这正邪黑白?

(一)

2001年元月19日凌晨2时许,寂静的科大东区家属宿舍17栋,一阵阵呯呯嗙嗙的砸门声和打碎玻璃的声响,将熟睡中的人们惊醒。砸门声持续了2个小时,搅的左邻右舍都无法入睡。这是怎么了?到底是谁在干什么?人们互相询问。才得知是科大保卫处和稻香村派出所半夜抄家。被抄家的一对夫妇均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女的在市法院工作,男的在科大学生处工作,均因修炼法轮大法而下岗。保卫处和派出所的人来抄家时,其家中只有一未成年的儿子在家。告知父母不在家就未开门。这些保卫处和派出所的人就开始砸门。将阳台的铁门都砸坏了,但门却开不开。他们就去砸厨房的门。将门上的玻璃砸碎后,破门而入。进门后首先将弟子的儿子痛打一顿,继而抄家。后来又将弟子未成年的儿子带到校保卫处审讯并又殴打了他。

在整个抄家和非法审讯殴打弟子未成年的儿子中,公安和保卫处未出示任何证件和搜查的法律手续。这让人想起了文革时不寒而栗的打砸抢。我们知道这一家在此居住多年,人品很好,从未和人发生矛盾。仅仅因为他们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就遭此境遇,让人为之叹息。

春节期间,科大保卫处对所有的大法弟子强行看管,限制他们的人身自由,所有保安到处跟踪大法弟子,导致治安不严,校长家中被盗,真是特大的讽刺!

(二)

2月10日下午,科大的彭女士和他人到火车站买车票,保卫处怀疑她可能进京上访。于是居委会的王忠山、田符贵2人让彭女士回学校定票。彭女士解释车票是给她的三个同学买的,而且彭女士还要到城隍庙买东西。但校方不听,总务处副处长宋跃芬已在那等着。彭被三位副处长监视着,后用车把她直接送到保卫处,即把大门锁上。对于他们这种恶劣行为,彭某据理力争。这时张振华、苗国华已经到了保卫处,他们对彭无理的审讯和为难。到晚上稻香村派出所来人审讯,彭说只是买火车票,并没有其他的事。他们无法作记录,经过研究只好放人。后把大楼科长找来,王跃廷让科长送彭回去,但要求其不去北京。彭感到很委屈,其仅仅因为买火车票,就被非法关押了7个小时,就质问了王跃廷几句。王跃廷看彭态度不好,就向张振华汇报。张指示王跃廷追上彭,将其强行送往保卫处。王跃廷和任XX联手问话,彭对他们的违法行为拒不配合。王、任二人就一问一答的自编自演了一篇问话笔录。他们二人又将彭上次去北京上访的材料改个日期就算现在的,名字也是他们签的。手段拙劣,令人作呕。就这样草草搞了份假材料。张振华又把苗国华叫来研究,准备对彭进行刑拘。12点过后,王跃廷、任XX等人就把彭某送到合肥市第一看守所。王跃廷办好手续,还大言不惭的对别人说:什么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我才不怕报应了!

这种为了叫人转变而搞出的丑剧,让天下有良心者为之汗颜!这就是世界著名学府的管理人员的素质吗?!相信这也是校方的指使。

(三)

科大部分学生大法弟子的遭遇:

硕士生贾虎因为上访被强行退回原单位。数学系本科生王斗生因为上访被非法关押15天,后学校未给毕业。硕士生赵刚因上访被非法关押15天,99年11月休学至今。硕士生李国峰多次被找去谈话,要求其写保证书,并以休学威胁。硕士生潘李佳,薛霆宵因坚持修炼被休学半年,其家人和自己的精神与思想受到重大伤害。

科大党委书记 汤洪高 办公室电话 086-0551-3602221
党委办公室电话 086-0551-3602224
校办公室电话 086-0551-3602184
保卫处长 张振华 住宅电话 086-0551-3601158
保卫处 086-0551-3602309

(大陆弟子供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