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日内瓦去(二)


【明慧网2001年4月13日】来到日内瓦后,碰到几位德国学员,看到他们对大法的一片纯真的心,很令人感动。

学员A和B是一对白人朋友,他们参加了两周前的法会和活动。当听说日内瓦需要学员时,他们商定来日内瓦护法。A在公司工作,当他向老板请假时,老板说,你刚请完假一星期,现在公司很忙,很缺人手,不准再请假。他想自己是欧洲学员,离日内瓦较近,认为自己应当先去。当天他就来了日内瓦,并且一直要呆到人权会议投票结束。当问他回去怎么办时,他说:“我也不知道,中国学员上天安门,日内瓦就是我们的天安门。B是学生,由于来日内瓦,她选的课程被耽误,准备明年再重新修这些课程。

学员C也是一位白人学员,个体经营者,由于参加法会和其它的大法工作,他自己有很多事要处理。当考虑是否去日内瓦时,他的思想斗争很激烈:如果事务较长时间不处理,就会遇到大麻烦,他想留下来做完自己的事情,并且可以联系当地的媒体及时报导日内瓦的活动。当想到自己会说法语,日内瓦很需要他这样的人时,他终于下定决心来了,他认为,不能用人的思想来对待这件事,我们要去掉人的壳。日内瓦是正邪交战的一个战场。

学员D是一位中国学员,丈夫不修炼并常阻挡她参加大法活动。她也是克服了种种难关并带上一岁的儿子来到了日内瓦。她说:人人都会有困难,就看自己把什么摆到第一位,是把法摆到第一位呢还是其它的?如果自己心里清楚,那当然知道怎么做了。

学员E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小的才两岁。她想,自己是大法弟子,去护法是自己的职责,便毅然把孩子留给丈夫,自己来到日内瓦。另外,这个学员也不会外语,但她说,自己来到日内瓦就是一个能量场,就会影响周围的一切。这不是语言所能阻挡的。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就可以压住江泽民之流散发到海外的邪气。

随意问了几个学员,就有这么多的故事,还有那么多来日内瓦的学员,他们的故事就更写不完啊。


美国学员供稿
2001年4月9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4/13/98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