涞水县残酷镇压法轮大法弟子的部分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4月21日】 我叫刘秀风,原来在永阳镇司法所工作。1996年1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至今。我曾因患肾衰竭而生命垂危,修炼法轮功后,我的肾功能恢复正常,体重由原来的86斤增加到103斤,我的思想境界也提高了,原来坏的观念、坏的思想渐渐去掉了。自99年7月21日民政部取缔法轮功后,我曾先后四次被强迫参加县政府组织的法轮功人员强制“转化学习班”。

第一次是:7月22日当我看到电视上取缔法轮大法的新闻后,当晚我就踏上了进京的路,并留下了两封信(一封是给镇政府的,另一封是给我丈夫的)。刚出门没二里地就被镇政府截回来了。几天后参加了在涞水一中举办的党员法轮功人员“转化”学习班。

第二次是:我因给县政府打电话要求释放被关押两个多月的大法弟子,而被镇政府送到涞水武装部“民兵训练基地”参加“学习班”。

第三次是:我和几十个大法弟子联名给镇党委、政府写信弘扬法轮大法而再次被镇政府送到涞水党校进行强化转化。

第四次是:我因给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写信请求国际力量关注并支持法轮功(但没有发到明慧网上)而被扣,又被送到党校所谓的“学习班”。现在我被开除党籍、公职,长期被镇政府看管。不许随便外出,也不许我外出谋生。我丈夫刘XX是镇党委副书记,他怕受到牵连,多次逼我和他离婚,经常对我拳打脚踢,我的脸上和身上经常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他还烧大法书,骂师父,并恶毒地说:你去卖淫、打麻将我都不管,就是不许炼法轮功,你要炼法轮功就把我这副书记炼掉了。

下面我把在后三次学习班上大法弟子受迫害情况讲给世人。
县委、政府和县执法机关为了达到不让大法弟子炼功、不进京上访的目的,他们采取各种恶毒的手段对大法弟子进行人心、肉体、人格、生活上的摧残、折磨、迫害和控制,并且他们还罚款、抄家,株连无辜(株连家属、子女和单位领导)。

在第二次学习班上(1999年9月于民兵训练基地)不管是从北京抓回来的大法弟子还是在家或出去炼功的大法弟子,他们一个个进行严刑拷打,公安人员把人踹倒在地,铐上、捆上,上面抽嘴巴,下面用皮鞋踢,后面用三角带或电线拧成的鞭子抽。用鞋底子抽脸一百多下,还让弟子之间互相用鞋底子抽,如果抽的轻了公安抢过鞋来抡圆胳膊抽打大法弟子的脸。还让大法弟子跪在曝热的阳光下,膝下是不到一尺宽的水泥渠坝,逼他们自己打自己1200个嘴巴。公安人员看打得轻,就自己动手狠狠地抽打起来,直到青肿起来。他们边打边问:“还炼不炼?”回答说“炼!”他们就更加疯狂地打,直到把人打得趴在地上或昏死过去。

宋廷军和靳风羽夫妇是国家教师,他们把夫妇二人分别双手背铐起来,抽他们嘴巴,用脚踢,鞭子抽,二人被折磨长达两小时,直到昏过去。但他们的回答是坚修大法心不动!

大法弟子张秀仙,女,50多岁,被公安人员铐起来打,捆起来打,一口咬定“炼!”后来让她扛着另一名大法弟子的双腿,让另一个弟子在地上爬,就是所谓的蝎子爬,长达几个小时,直到不能坚持倒在地上。公安人员强迫大法弟子一个个都写了保证书,县委政府做了罚款处理,才算一个个放回家。

第三次是2000年4月在涞水党校法轮功人员强制“转化学习班”上,公安人员把从北京抓回来的大法弟子脱掉上衣(男性)捆上,让他们跪在高低不平的砖头上进行毒打,前后左右开弓。还用电线拧成的鞭子抽打六、七十岁的老人长达一个多小时。国家教师金万九被捆起来,踹倒在地,跪在带有水泥疙瘩的砖头上进行毒打半个小时,直到倒在地上。大法弟子张娥反复被打仍坚持炼功,他们想把她踹倒捆上,但是几个公安人员怎么也捺不倒她,就用棍子打她的腿。最终被他们打倒在地捆上,绳子紧了又紧,捆了放,放了捆,直到打昏过去。这次“学习班”上许多大法弟子绝食,多者八、九天,少者六天。张娥和张秀仙最终因七、八天绝食并受毒打而不能行走。他们怕出意外,就让她的家人抬回家去。其余的人在倍受毒打折磨中被迫交了罚款、写了保证书才被放回家。

第四次学习班是在2000年8月。这次是因为涞水五十多名大法弟子进京讲清真相,许多农村女弟子是第一次走出来。这次公安对大法弟子的毒打更加疯狂。党校一派白色恐怖,他们昼夜不停地毒打大法弟子,整个楼上、楼下一片叮咣噼啪的打人声。但是大法弟子们一声不吭。刚从北京抓回大法弟子的当天下午,他们把杨喜芳的上衣脱掉捆起来,让他跪在地上进行毒打,并用烟头烧他的舌头。张国华因上次进京上访而被拘留,这次也被带到党校,因为他拒绝写保证书,从而遭受更加残酷的毒打,他们见他不做保证,把已经很紧的绳子紧了又紧还用棍子把绳子拧几个过,可想而知其狠毒程度了,他们打一会儿放一会儿,连续地打、轮回着打,最后没办法只好送他去了高阳劳教,在那里受尽了非人的折磨,被迫写了保证书,现已放回。同去上访的刘金英和陈成兰因多次进京遭受毒打,坚持不写保证书,被判刑5年和3年,有数十人被劳教。至今拘留所、看守所还关押着三十多名大法弟子。其中关押时间最长的是涞水镇东关的五十多岁的曹小玲(女),已达十个月之久。

与县委政府同时办班的还有各乡镇政府,他们也是采取不同程度的毒打大法弟子的方法,逼大法弟子交罚款,写保证书。永阳镇张成镇长亲自动手毒打大法弟子。他们把进京上访的牛庆云关在镇长办公室里,让几个年轻力壮的工作人员对牛庆云进行毒打。用铁棍、木棒打,拳打脚踢。张成亲自动手用车子带打牛庆云的头、脸,直至打昏过去,还不许别人管。

我不是个好的大法弟子,虽然是被迫下跪,受过侮辱,交过罚款,但我无法和上述的那些大法弟子相比。
学校是教育党员干部的学校,却成了镇压大法弟子的刑场。
所有害佛、害法、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之人,在不久的将来都会被伟大的佛法铲除和灭尽。世人啊!快快清醒吧,否则,你们的生命危险啊!
在此郑重声明:我在残酷迫害中所写的保证一律作废。坚修大法金刚不动!

刘秀风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