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得法修炼和洪法正法中的一些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4月25日】 我在得法前一直是在病魔中挣扎,为确诊我的病情,先后在南京、上海十几家有名望的大医院奔波,但得到的结论都告诉我为"绝症"。

我抱着一点微弱的希望学习了气功,先后学过四种气功,在习练中起到了一点健身的作用,但都不能把我的病治好。在迷茫中我有一种希望,在盼望着什么。

一九九七年六月二十七日,我和先生想到另一公园走一走,看能否找到我们所盼望的。是的,就在那里挂着一面法轮功功法的黄色旗子,我们马上参加了学功;三天后走上了修炼的路。

经过学法炼功,不久,我开始了消业。那真是翻江倒海似的,整整十天我不能吃东西,不能下地走路,又咳又拉,如把内脏都翻了一遍。几天后,我恢复了平静。从此精神起来,我随同修们一起去洪法炼功。一九九九年二月,我和先生一起来了美国探亲。三月份,幸福地见到了师父。

去年深秋星期天的一个早晨,在炼功场外,我正横穿马路跑去辅导员家去取炼功用的录音机时,刚到路中间,觉得有一物体猛撞到我的胯骨,将我象皮球一样弹了出去,倒在地上。我不自觉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看到一辆汽车停在眼前,车内走出一个白人向我惊慌地走来,我知道自己被汽车撞了。但感觉还好。炼功场内的同修发现出了事,也向我走来,一位学员告诉我:她清楚地看到汽车轮从我的脚上压过去。但我只是觉着站着脚有点不舒服,并无大碍。开车的人很紧张,我对先生说:我没事,让汽车走吧。我和大家一起回炼功点炼功、学法。到中午我感到脚肿得利害,已站不起来了,不能走路。先生扶着我回到了家。我想,要是没有师父的法身保护,怎么当时被汽车撞倒时不感到痛,自己倒象皮球一样被弹了出去,车从脚上压过也不感到怎样。几天过后,我就能下地了,师父在讲法中讲的事在我身上体现出来了,这是对我心性的一次考验。因此,我在消业过程中不管脚在行走中有多痛,我一直忍着不讲出来。有时在图书馆前洪法,一阵疼痛上来,连坐都坐不住。为了不让别人知道,我就站在台阶的扶梯上,用扶梯压着痛处。先生看着,让我先回家。我要坚持洪法结束一起走。我想起师父讲的"大法无边,全凭你那颗心去修,看你能修多高,全看你的忍耐和吃苦能力。"我以师父的话鞭策自己,不论到展销会上洪法、到中国领馆前洪法,或是游行,虽然还在痛苦的消业中,我尽量不使自己离开群体,要参与其中。

去年七月,为了向世人洪法及讲清真相,我们法拉盛学员在图书馆前设立了洪法点,作为大法的一个粒子,走出家门,投入了讲清真相的行列。我们将一份份大法资料递到了人们的手中,开始广泛接触到了不同心态的人们。在讲清真相的过程中,在复杂的环境中,我遇到过怒目以对、恶言漫骂的人。当时还出现回攻的现象,那真是对我心性的考验。在各种流言蜚语和责问面前我能否坦然面对,诚恳以待,是检验着我对法的理解。因此我要求自己多学法,仔细了解各种讲清真相的资料内容,在别人提出问题时,尽量利用手边的材料介绍他们去阅读了解。这样我感到效果很好。存着善念的人总能拿上材料而去,对一些用心不良的人,随着我的心性不断提高,慢慢能够使自己坦然面对。那时我真正体会到了,慈悲的师父多希望每一个大法弟子能真正地成为觉者,救度世人。我认识到了向世人洪法、讲清真相,既是救度世人,也是不断提高自己的一个最好机会。因此,我们决心把法拉盛洪法点长久坚持。

以前我们常看到来谩骂的那个人,拿个塑料袋到我们摆放资料的地方拿走所有的材料,做着破坏的事。但现在看到他路过我们洪法点时,总会看着我们摆放的资料,站一会儿才走。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我真的很希望他能拿一份材料去看一看。我们感到善良的人越来越多,想了解法轮大法的人也越来越多。有时途经我们洪法点的路人会向我们摆摆手以示问候;也有的开车到我们前面停下来,摇下玻璃向我们要一份大法资料;也经常有人从远处,比如长岛,特意开车来打听他们附近有没有炼功点……这鼓励着我们坚持做好这个固定的洪法点。

前一个时期,因为雨雪、风大、天气寒冷,有短期没有出来。当我们再出来的当天,竟有人来对我们说:"你们还是出来了。我很高兴。我以为你们被他们吓得不敢出来了,因为这些人很凶呀!"我和先生听了很感动,我们告诉他,是因为天气的原因没有出来,我们不怕他们,他们都是在造谣,恐吓,越是这样,我们越应该把真相告诉更多人,我们没有什么可怕的。

我悟到,虽然这事出于偶然,但在人们的心目中,有对我们的期望,我们的责任很大。师父在新经文中说"作为大法弟子,目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抵制对大法与弟子们的迫害。讲清真相是对邪恶揭露的同时抑制邪恶、减少迫害;揭露邪恶的同时是清除民众头脑中被邪恶的造谣与假象的毒害,是在挽救人。这是最大的慈悲。"

邪恶将被除尽,作为大法弟子,我要勇猛精进,助师世间行。

(2001年4月纽约法会发言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