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化公安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4月25日】 我是95年开始学法轮大法的,得法之前,身体有病不能自理。在83年一次车祸中受伤,当时伤势十分严重,鼻口大出血,共输血2500cc。生命暂时保住了,可鼻腔经常往出渗血。去了全国几家大医院,都未检查出病因,同年又出现两次大出血,共输血400cc。最后在沈阳医大做脑照影,诊断为海绵窦动脉漏,最后做开颅手术,颈内颈外动脉血管结扎术。手术后,生活不能自理,四肢不好使,头部经常痛,在病魔困扰下我在屋里度过了十二个春秋。

95年我有幸得了法轮大法,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能走路能下楼了,和正常人一样所有的活都能干了。别人见了我都说我判若两人。这是法轮大法给了我新生。李老师的法轮大法使我明白了做人的目的,不断地严格要求自己做比好人更好的人,达到高境界中的人。

98年7月,辽化公安分局政保组李相辉等2人,突然将我带到分局。在无任何手续情况下把我拘禁2天,并非法抄家,把大法书、录音机、录象机全部收走,并说我们是非法组织,罚款。(要收据1万,不要收据6千)

从99年7.22以后,对我实行监控,失去人身自由,有专人看管,10月份我回锦州帮妹妹装修房屋,辽化公安分局工农派出所尚士杰带人来锦把我抓回辽化强行办班10多天,不让回家。2000年11月,我和爱人又进学习班转化5天,被逼无奈我们回到锦州父母家。就是这样他们还是不放过我们,先后三次找到我父母家中。3月8日派出所尚士杰带6人来我父母这里抓我,骚扰老人正常生活,年已八十的两位老人被迫在外流浪二十余天,刚到家两天,辽化派出所、区政法委、公安处、刑警队一行8人来父母家要人,声称:不转化也得转化,这是上边的令。这种执法犯法、践踏人权的行为,使我们有家不能回,至今流离失所。难道这是江泽民一夥“人权最好时期吗?”事实胜于雄辩,在中国做好人镇压,做坏人受奖,这种现象已是江氏独裁统治的大暴露。我们呼吁国际人权组织对江泽民犯罪集团严重践踏人权行为给予关注。

(大陆大法弟子供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