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德国洪法拾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4月28日】 警察“护法“

法轮功的任何活动都是平和安祥的,德国警察对此早已深知,所以每次法轮功的活动他们都只派很少几个警察陪伴。可是,4.25这天上午德国学员在柏林中国使馆对面的严诺维茨桥上静坐时,使馆门前却停着三辆警车。后来,有一位行人告诉我们,她刚刚和警察聊了天,警察说只有那第一辆车里的几个是被派来负责法轮功学员的活动的,另外两车警察是被要求来保护使馆的。这位行人问使馆怕什么,是不是怕对面桥上的那些法轮功修炼者。警察说,我不知道使馆到底怕什么。但桥上的人我了解,他们总是平和的,从来都没有威胁。

中午学员从亚历山大广场游行到布兰登堡门,一路都是闹市区。两个警察在前面开道,另外两个在两侧护航。下午在柏林中心的纪念教堂边举办活动时,警察很少露面。到晚上快结束时,负责的警察过来对学员说,“请原谅我们没有一直跟你们在一起。不过我们在远处看着哪,如果一旦有麻烦,我们便会立即过来保护你们。”最后学员们向警察表示感谢,警察客气地说:“没什么可谢的,我们什么都没有做。”

得道多助

上午学员在柏林使馆前静坐时,一位德国女士同学员谈了将近六十分钟。这位女士来自另一个城市,曾从事新闻工作,也是气功爱好者。她在此之前对中国镇压法轮功的事已有所了解,这次在柏林巧遇法轮功学员,所以便有许多话谈。当谈起学员在中国受迫害的事例时,她不禁流下了热泪。这位女士说,“这不能光流了泪就算完了,我一定得为那些受迫害的人出一把力,”并问:“我怎么样才能帮助你们?”

正念之场

在游行时,两位西方学员抬着花圈走在最前面,花环和死难学员的遗照在中间,后面是几条横幅。整个游行队伍庄严肃穆,令路人动容。马路两侧的大多数行人都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注视游行队伍经过。据在人行道上散发资料的学员讲,这次主动索要大法资料的人特别多。

路边有一群十二三岁的女学生,等游行队伍过后她们又继续往前走了。但她们中有两个却忽然转回身来追赶游行队伍。追上之后,便俯身在路边的汽车上抄写“真、善、忍”以及其他横幅标语。游行队伍不停地前行,她俩也不断地追赶。每次赶上十几米,抄写一会,然后再赶上十几米,停下来又抄。后来游行队伍中有学员看到了,便穿过马路去给她俩送了两份资料。她们感激地接了资料,然后回头去追她们的伙伴去了。

精进小弟子

游行时,紧随花圈之后的便是手捧花环或死难学员遗照的小弟子们。他们以小女孩居多,从四五岁至十一二岁不等。在整个游行过程中,他们队形整齐、神情庄重。90分钟的路,他们在前面从头走到尾,一直很认真。快到游行终点时,一个5岁小弟子的鞋带开了。她把花环交给另一个小弟子,然后走出队伍去系鞋带。这时,队伍已经慢慢停了下来,我本以为她可以坐下来休息了。没想到,她系好了鞋带以后便立即回到了她原来的位置上,又捧起了花环。

晚上在纪念教堂旁的广场上举行烛光悼念活动。后来,下起了雨。不时有一些蜡烛被雨点淋灭了。学员们仍在雨中打坐。这些小弟子们便冒雨不停地穿梭,拿刚点燃的蜡烛去把灭掉的蜡烛换下,而且轻手轻脚,生怕影响打坐学员入静。

善恶明辨

下午和晚上的活动在柏林纪念教堂旁的广场上进行。在我们的旁边有几个人在打手鼓。学员们则在静静地炼功。许多游人先是受鼓声的带领来到广场中间,然后却被优雅的法轮功法所吸引,围在我们这边。看展板的人不断。

一个约十八九岁的土耳其青年看了展板之后走过来问,“我能做点什么?这些人宁死都不动摇自己的信仰,真是可敬;一个政府残害他的人民,仅仅因为他们有自己的信仰,真是可耻。”后来他也把他的几个朋友叫了过来,一起在给联合国的呼吁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波恩雨夜

德国中部的一部分学员4.25晚在波恩的中国领事馆前面的草地上举行了烛光悼念活动。和柏林一样,波恩也下了雨。学员们一直在雨中静坐到晚上十点钟。参加这个活动的学员中,德国学员占多数。其中一名14岁的德国女学员在来波恩的路上,手写了一封信给中国领事馆。她不理解中国为什么迫害这些信仰“真、善、忍”的修炼人,她希望江泽民政府能停止对法轮功的镇压以及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警察陪同学员一起去要把信交给中国领事馆,但领事馆自始至终没有给他们开门。

(德国学员供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