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4月30日大陆综合消息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4月30日】2001年4月25日新华社、公安大学附近出现大法条幅

2001年4月25日清晨,两条六米多长的大法条幅悬挂在新华社对面一幢临街的十层居民楼上。金黄色的条幅上写着“还法轮大法清白”几个鲜红的大字,在晨辉中闪闪发光,十分醒目,引起路人啧啧赞叹。

4月25日清晨,北京西城区公安大学司法局东侧的居民楼上也挂出了两条长长的大法条幅,黄底红字,甚为壮观,引来不少行人驻足观看。

4月25日晚,从丰台至大兴、团河农场路旁撒满了“天地苍生”、“自焚真相”等大法真相资料,路旁树上挂满了一米多长的“法轮大法好”的金黄色条幅。路旁的墙上出现了“真、善、忍”、“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的红色喷漆字。

4月25日清晨,在京密、京顺等公路旁撒满了精制的法轮大法宣传图片。图片上有庄严的“真、善、忍”,还有鲜艳的法轮图形、绚丽的飞天,和大法弟子集体练功的场面,还有披露江泽民集团犯罪记录的照片,以呼唤人间正义!


大法广播响彻在石家庄劳教所上空

随着4.25的临近,石家庄市的恐怖气氛有增无减。市区每个晚上在每个路口都有人把守,几乎可以说倾尽全力。然而4月21日凌晨4点,大法广播的大喇叭居然在石家庄市北焦村响起。在北焦村附近有石家庄市第一、二看守所,市劳教所第一、三、五大队及其家属区,而大法的声音就从这里的最高处--一个约50米高的烟囱的40米高处响起。安放喇叭的大法弟子讲,顶部有警灯在闪,放眼望去,十层楼就在脚下。这次安放的大喇叭功率比较大,方圆1公里都能听得到。大喇叭里播放着大法广播电台的节目,还有师父的经文,是专门给狱里的大法弟子剪辑的。到4点20分的时候,有大法弟子在喇叭下看到聚了许多人围在周围,有的人还没有回过味来,有的在静静地听。那烟囱没有10分钟是爬不上去的,也就是说至少响了半小时。


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四名女大法弟子绝食一个月

据悉,被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的四名女大法弟子,3月28日向市公安局写了申诉书,要求立即无罪释放,并从即日起开始绝食,至今已是第30天了。她们是刘菊华(唐山人,已转捕,50岁),杨建美(石家庄人,已逮捕,45岁),靳凤羽(保定涞水人,刑事拘留,39岁),杨淼(石家庄人,刑事拘留,26岁)。紧急呼吁社会各界给予关注,制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数次“三个月”计划破产后,江泽民犯罪团伙又生新企图:五个月内完全镇压法轮功

据证实江泽民集团下发新命令,从5月1日至9月30日,利用五个月时间完全镇压法轮功。利用各种方法手段迫使法轮功学员写出五书。各地、市接此命令后,现已把要抓捕的大法学员的名单列出,望各地区学员坚决抵制邪恶,让他们的所有破坏企图统统落空。


河北保定市雄县公安局不法警员的犯罪记录

河北保定市雄县公安局于2000年1月15日将大法弟子曹书锦、刘秀敏、崔志强以散发真相材料为由公开逮捕,准备判刑,并将崔志强的小汽车没收,不给任何手续。现这几位大法弟子仍被非法关押。三月中旬,公安非法劳教了9个大法弟子。

2001年1月31日,公安将本县南沙口村大法弟子王德刚一家三口以散发真相材料为由抓走,在看守所内警察所长王全乐指使刑事犯以转化为名对王德刚殴打,打断其一臂,至今未愈,更不让家人探视。最近,县公安局又在龙湾乡开办“法轮功学员转化基地”。韩庄村的女大法弟子富妹,因不写保证书,公安就逼其脱衣服,直到脱到只剩内衣,有一个人心尚存的警察才说不要脱了。这就是他们所谓的转化。不法警察并对全县大法弟子电话进行24小时监听,对人24小时监控,不准串门,剥夺大法弟子人身自由。


潍坊市奎文区街办谭小昌、考林绪的兽行

2000年10月的一天,潍坊市奎文区北苑街办邢石村的旧仓库里来了许多警察、治安人员、街办干部。他们抓了一些人用车拉到了这里,共有7、8个人,当时天很冷,一个女士只穿了一条薄秋裤和拖鞋。后来得知是炼法轮功的。

当天晚上他们都被关在临时空出来的仓库里,里面很黑,地上全是尘土,外面是铁门,里面只有两张木连椅,也不说什么,就把他们7、8个人关了一晚上。第二天问时才说是办“法轮功学习班”,晚上很冷,什么取暖的东西都没有。一关就是许多天,这些人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后来几天街办领导谭小昌、考林绪把男女学员都关在一个屋里不让他们上厕所,只给一个脏盆子,让他们都在盆子里方便,走在街上的人都在指责这件事是没有人性的行为。

还有一个女士,听说孩子才3个月,就被抓去,都好几天没吃没喝了。她被街办政法委书记考林绪用充满电的高压电警棍电了很长时间。在场的很多看管人员没有一个动手的,很多人都看不惯这种兽行。第二天,一个工作人员就把电警棍藏了,这个善良的人没有办法只好这么做。考林绪还指使治安人员每人必须打一个炼功人多少下,不打不行。有的人被拉出去30多里外漆黑的野外被毒打,有一个工作人员站在车旁没动手,回来后被考林绪训斥了一顿,大骂了一些难听的话。在场的人看到这些违法行为感到不公和不服。


成都大法弟子陈桂君一家遭受的迫害

4月24日晚上9点左右,由于有人泄密,大批公安全副武装的包围了大法弟子陈桂君的临时住所。公安们谎称查户口,屋里的大法弟子们不给他们开门。公安居然从阳台翻上来,强行将陈桂君和她大女儿朱锐及另一功友(现已脱险)带走,并抄走他们的私人电脑、复印机等。第二天早上,二女儿朱利去看望母亲,被抓。至此,陈桂君全家五口均丧失自由并遭受着不同程度的迫害。

陈桂君和大女儿朱锐、二女儿朱利现被非法关押在成都市新都的某处(待查),老伴朱煜现被关在新华劳教所劳教,大女婿沈序清被关在剑阁某处(待查)。

陈桂君和老伴在新疆任劳任怨的为国家工作了三十年,成绩是有目共睹的。女婿的为人及工作业绩也是有口皆碑的。两个女儿在医院工作,她们被迫离职后(被非法劳教),她们治过的很多病人还挂念着她们。

陈桂君一家的如此遭遇,就是江泽民犯罪集团残害无辜百姓的铁证。


江苏大法弟子被迫害情况

曹治云,34,南京大法弟子,他姐姐也是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在几乎整夜不让休息、白天照样干活、罚跑等等折磨中,也没动了他的心。因他是第一个要到期、态度相当坚定的大法弟子,警察说:让你走了我们以后的工作怎么做啊。于海永书记明着跟我们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要给曹治云延期三个月。期间有一个看管大法弟子的人,经常去曹治云那里说些骂师父、骂大法的话,大概一个月上下,这个长得很壮实的人开始莫名其妙腿骨骨折。我们都知道他是现世现报。

鲍顺源,37,南京大法弟子,南京地质学校办公室主持工作的副主任,99年就被定为江苏省的重点,南京市公安局早就对他讲,只要有风吹草动,不是判刑就是劳教。2000年春节前因组织集体学法被判劳教。2000年底被电棍电时又被于某狠打了一耳光,以至那只耳朵一个月后还不能听清楚别人讲话。不久打人的于某骑摩托车出事跌坏了耳朵。

展兴茂,37,江苏省江都市人,去年从江都一分钱未带骑自行车到北京护法,5天到天津,自行车卖了30块钱去了北京。他说:做人就是苦,不就是多吃苦吗?我就是来吃苦的,我坚信,我的师父一定会把我带向圆满。

陈汉昌,50多了,江苏省启东市人,被折磨时也坚强挺着,并帮助走向邪悟的人回归正道。老陈说,99年跑到联合国人权大会上胡说八道栽赃大法的就是一个启东人,那人老婆也不是炼法轮功的。那人回来后单位的大法弟子问他为什么造谣,并让他声明是诬陷,但未能成功。我问是否有大法弟子将此情况反映给明慧网。他说没有,也不知道当地哪个大法弟子会上网。

唐建兴,苏州大法弟子,家里两个小孩,现在一个上大学,一个上中学,爱人又没工作,由于他被非法劳教,家里失去了经济来源,水、电都被停了,在干部的逼迫下,他违心地写了“悔过书”,一段时间后,恨自己被情所动,也向干部声明了自己要坚修大法,不承认违心写的东西了。


河北省三河市暴徒殴打大法弟子的犯罪记录

河北省三河市燕郊公安分局及开发区的一些不法之徒对大法弟子犯下了重罪。电厂的大法弟子郝亚芬进京上访,多次被打,其中有一次打得很重,分局的恶徒用电棍击打,还用拳头打、用皮鞋踢,足足打了一个多小时,致便她小便失禁,分局的刘亚路和祁某都打过她。在开发区关押期间,城管的人又打了她一顿,打得也很重,脸都打破了,出了血,头被打得不敢碰,一碰就疼,胸部被打得出气都疼。同时被打的还有海洋局的大法弟子郭耀磷,冶金的大法弟子邢文柱,都被打得很重,他俩脸部被打得又红又肿,青一块紫一块。

暴徒迫害大法弟子不断升级,2001年3月1日开发区的警察和城管人员到所籍单位抓大法弟子,多数大法弟子都是被骗去的,不去的就被强行拖上车,拉到开发区强行办非法的转化班。坏人采取软硬兼施的手段,企图用强制的方式改变大法修炼者的正念。软的是在生活上吃得好一点,硬的强迫大法弟子听课、体训、看电视、写认识、强迫穿统一服装,每天夜里十二点才允许睡觉。大法弟子通过写认识向他们讲清真相,揭露自焚的漏洞,随时向工作人员洪法,有很多有善念的工作人员相信了大法,相信了“真、善、忍”。我觉得我这次有做得不好的地方,不符合炼功人的标准,比如我也悟到不应穿它们发的服装,但就是没做到。还有从三河市里来了五个坏人到班上攻击师父、攻击大法,我也没有做到证实法,心里想到了就是怕心太重放纵了邪恶之徒。执著心根本没去掉,得法却不能证实法还是个大法弟子吗?后来一位二三公司的大法弟子被抓进来后不屈服于邪恶势力,绝食抗议并坚持炼功,第二天就堂堂正正地出去了。她的主动窒息邪恶启发了剩下的弟子,大家开始集体绝食抵制邪恶、捍卫大法。

暴徒祁某就在我们绝食的当天三月二十一日五点五十分左右,把大法弟子徐少尊、柳勇毒打一顿,把柳勇打得最重,歹徒用拖布棒子打柳勇的双腿,用拳头打后背和前胸及头部,打了半个多小时,把拖布棒子都打折了。然后体罚,双手平伸双腿半蹲,有二个小时。别的大法弟子和几个工作人员都看到了柳勇的伤,双腿后面由上至下全都是青紫色,胸部被打得不敢咳嗽,一咳嗽就疼,持续了好多天。首钢的大法弟子郝明刚也被一姓熊的歹徒打了一顿。


吉林省农安县哈拉海镇大法弟子遭受迫害情况

自从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江泽民犯罪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镇派出所就开始收书,共收了一百多家的书,拿走三台录音机,拿走不少佛像前的莲花灯,有的被打碎了,派出所的警察每人分一台。

1、99年10月27号以后,100多学员被非法关押在所谓的学校班,每天,天刚亮就得报到,天黑以后才能回家,办班十几天。写保证书的才放,不写保证书的被毒打一顿。

2、2000年元旦时,粮库的郭明和铁路的邹彦明被抓。其他大法弟子被镇政府强行办班三天。被抓走的邹彦明和郭明在拘留所被非法关了97天才放,放时还得交1000元保释金。

3、有一个大法弟子要租房子开小卖店,正在和亲属商量如何进货时,被派出所发现,说是集会,还不允许开店,告诉房主,不许把房子租给他们。

4、公安因怕学员上访,2000年正月初二就开始看着,一直到正月十三。正月十三派出所又强行办班,不去每天罚50元钱。正月十五开始抄家。

学员A被抄的东西有:两台大衣柜、一个碗架子、面板和擀面杖、像镜子、钟、饭桌子两个、粮食、马一匹、家里的一切东西都被拉走。

学员B被抄的东西有:组合家具,一口大柜,一个碗架子,录音机,缝纫机,电视机,粮食,大抱绳,毛葱 ,蒜,药材,价值大约6000圆左右。

学员C被抄的东西有:两垧地的玉米拉走后,罚3000元。

学员D,罚500元,被逼流离失所。 学员E,因进京上访,从丈夫的单位扣钱3000元。 学员F,罚3000元。 学员G,罚3000元。 学员H,罚3000元。 学员I被抄家的东西有:电视,家具,角柜。 学员J被抄家的东西有:彩电,组合家具,取暖炉,沙发三件。 学员K,家里所有东西都被抄走,罚5000元,不交钱公安不放人。

另外,2000年3月13号公安非法抓人,邹彦明被抓,后被非法劳教,现已超期,至今未放。 2000年10月份,邹彦杰、叶明珍家被抄,沙发床,电风扇,组合柜,缝纫机,炕席都被抄走。警察是在家里无人的情况下,破门而入的。

2001年元月18日,有16名大法弟子被抓到拘留所办班,正月初二放人时,每人罚500元。


河北省三河市燕郊大法弟子受苏秀琴一家的遭遇

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镇法轮大法学员苏秀琴因坚修法轮大法 ,为法轮大法讲真相,2000年6月她去北京到天安门广场打条幅,说实话"法轮大法好",被遣送回当非法关押。在关押当中,当地派出所与其单位保卫科科长突然闯入她的家,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抄家,没收了大量的法轮功书籍及录音带和录音机,下午这些不法分子补办手续又进行了二次抄家,没收了电脑至今没还,还对苏强行罚款一万元。单位领导又强行停发了这位学员的工资。该单位党委副书记和保卫科长还强行扣发这位学员丈夫的工资,断绝他们生活上的经济来源。


北京密云县一青年因被怀疑为法轮功学员被警察打成精神病

密云县一名十七岁的小伙子到北京打工,被警察当作法轮功学员抓了起来,经过一番毒打恐吓以后,这名小伙子精神失常。现在一听到警笛就浑身发抖。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