涞水县法轮功学员遭受毒打、抄家、罚款的惨痛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4月4日】石亭镇北龙泉闫魁四次被抓惨遭毒打:

第一次因去石亭市场炼功,乡镇,清水县公安刘耀华、李增林对他一阵毒打。把他送到公社办的“学习”班,几天后他被带到靶场又遭涞水干警毒打。

第二次,因其与学员联系被毒打一顿。

第三次,2000年国庆前被抓到镇上毒打,打手以镇长李亚民、书记董树军二人为主。

第四次,元旦后,警察在闫魁家抄出传单一袋,把他抓到公社镇上,董树军和李正公与干警7人用钢丝鞭抽打他全身,把他打昏死过去七次,每次用冰水浇醒再打。几天后他逃出虎口,溶入正法洪流。

石亭镇犯罪分子迫害大法学员实录

自从99年7、20以来,每年4、5月份,7、8月份,9、10月份,12月、1月份,阴历年前后石亭镇当局就抓人、抄家、拦劫行人,毒打学员、并对学员非法罚款。

1.2000年7月21日,当局抓了50余法轮功学员。学员中被打者10余人,每人被罚200元,共计万余元。被抓、被打受罚之人如下:
北庄村:常绍军夫妇、常绍义夫妇、赵瑞启夫妇、方永珍、张洪然、张x芝等近20人。
北龙泉村:闫宗芹、闫魁夫妇、闫永夫妇、闫合泉夫妇、张殿军、闫海等10余人。
极城村:刘春玉夫妇等10余人。
石亭村:李殿福,王心兰等约10人。

2.去年秋天,国庆前后,因有24人去市场炼功,24人被全部从市场抓到镇上,后送靶场。

此次董树军开车抓人,被抓人名如下:
闫宗芹、闫魁、闫海、常绍军、常绍义、董彦军、翟海生、李全书、贺书芳、高宝金、方永珍等人,被打得遍体是伤。后不法分子将闫宗芹、常绍军、常绍义、隗x兰、王金花、于振刚送往看守所。国庆后在靶场将他们毒打,之后学员中有的取保回家,有的又被送拘留所。闫宗芹、于振刚、隗x兰、曹小平、刘金英被罚款后回家,刘、于、曹、隗四人每人被罚5000元,闫宗芹的儿子只带1200元,实在没钱,只好又向刘金英借了750元交了才赎回闫宗芹。

学员中有被拘禁两个多月的、三个多月的,闫被拘了105天。县主管打压法轮功的书记孙桂杰、公安局长谭书平、股长李增林、政法书记刘耀华、石亭镇长李亚民、书记李振功、张镇长是抓人、打人的主犯、凶手。

3.2000年4月有的学员进京上访、护法被抓,有的学员去涞水工人俱乐部炼功被抓,有的学员去金万久家开法会被抓,被送往党校40~50人。

闫宗芹因当局非法抓人,去党校找孙桂芹说理,孙下令,让李亚民给她连捆四绳,用塑胶鞭毒打四顿。

4.2000年12月和2001年元月前后当局有非法抓人。被抓学员有:
石亭镇闫魁、闫宗芹、方永珍、张x芝、李殿福、梁建中、常振英、殷玉兰、古浩芹。
李正公、张福全二名犯罪分子将闫魁打死过去七次,用冷水泼醒,又用钢丝鞭抽打全身。

不法分子还砸、抄学员的家。梁建中家被砸抄两次。常振英和古浩芹(八岔沟村)家也被砸抄。

2000年8月10日石亭镇赤土杨喜芬、高村梁建中去北京,刚到信访局大门口,被孙桂杰的手下抓到驻北京办事处,进屋就被踢倒在地。拳打脚踢后,暴徒用凉鞋底打脸十六、七下。那时这两位学员才看到石亭镇村翟海生也在地上,已被打得站不起来了。随后暴徒们把学员带到涞水党校。下车到楼上进去后,石亭镇李亚民把学员用火线绳绕成四股,把杨喜芳,梁建中按倒在地,没头没脸地抽打,打得皮肉都肿起来。傍晚7点左右,又把杨、梁提出去,打了半个多小时,有时用皮带没头没脸地打,有时用躺椅拆下来的竹板可劲儿地打后背。第二天晚上7点左右,以刘耀华为首,又把所有学员提出去一个一个地用皮带抽,有的用鞋底打嘴巴;有的把木棒、竹板打折了好多根。有的学员两天内被打三次。杨喜芳、梁建中两天被打四次,身上打得一块一块的青,走路用人扶,躺着翻不了身。还有石亭翟海生同样两天内被打四次,浑身是伤。那次共63人在党校遭受了1个月的迫害,每人被罚款3300多元才被放回家,回到镇里又被罚款1000元。以董树军、李振功、夏小冬为首的不法分子还来抄学员的家。并且是连抄带毁,在寒冷的春节前,暴徒将高村梁建中的窗口玻璃全部打烂,将三辆马车也弄到石亭镇,还有电视和其它物品。常振英家也被这些暴徒将电视、挂钟抄走,之后还要对常振英罚款。

(涞水县大法学员)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