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大法弟子在狱中的耳闻目睹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4月6日】 我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因敢于说一句真话:"法轮功好",被送到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在这里我耳闻目睹了许多惨不忍睹的事实,我要告诉世人。

这里所有新入所的法轮功学员,都要先进小号,隔离反省,由刑事犯看着。据刑事犯说:如果我们炼功,就给她们加刑,刑事犯若能把我们“劝”得写了保证书,保证不炼功,他们就可以减刑。如果能“劝”得与法轮功决裂,他们减刑更多。

有一个叫王宏洲的学员,52岁,小号刑事犯为了让她尽早写保证,每天对她采取体罚打骂,强迫她背65条部令,背错一个字就得罚站几个小时,刑事犯满嘴污秽不堪的话。因她炼功,干警用电棍电她,把她的手扭到后背,用手铐铐到床柱上,她的头几乎抵在地面上,每次都是十几个小时,手臂失去了知觉,还用胶带封她的嘴,干警打她耳光的声音,隔几个屋都能听到。

学员孟凡光因不写保证,在小黑屋被铐在地环上,三天三夜。董秀芹,因不写保证,六十多岁了,被刑事犯罚站到晚十点多钟。现在这里如有绝食的、炼功的、背法的,就给加期。

这样的事在这里天天都有,时时都有,写都写不完。这里谁对法轮功学员凶,谁就可以多减刑。现在这里进的法轮功学员比较多,有的学员根本没有上访,只是敢于承认炼法轮功,就被劳教。一进劳教所就要求写保证,如不写保证就罚站,被铐。干警说,我们即使到期了,不写决裂书就不能回家,现在这里的学员有的已经到期了,就因为不写决裂,被超期关押。

我们这里没有说话的自由,一说话就要被骂,稍一不注意就会被扣上“煽动”的帽子,加期三个月。在这里炼一次功加期一到三个月。如不写决裂,一个季度加期15天。在这里她们非法制定了很多加期条例,这里的队长曾说过,我们只要填上一张纸,你们就得在这多待三月,我们什么都没损失,多点刷锅水,就够养活你们的了。现在只要有炼功的,就被带到小号,无限期的被铐,体罚打骂。这里有很多学员,现在还有被铐着的。在受着惨无人道的折磨……

付辉因炼功被铐41天,至今仍在铐着,每顿只给一个发糕,不让吃饱。徐家玉,因炼功曾被她们摔昏过去。李平,只因炼功就被打倒,往胳膊和脑袋上踢,又铐了一昼夜。

有一个叫金春仙的学员,59岁,因炼功多次遭到刑事犯毒打,有一次她在院子里炼功,几个刑事犯象恶虎一样扑向她,四肢被他们一人拽一个,肚皮被她们抓破了,当时听到的只是叫骂声与电棍无情的触打同修的声音。从外面进来后她又打坐,又是一阵没头没脑的痛打后,把她送到小号,用纱布把嘴捂上,用绳子把手反捆着,蹲在地上,只能这一个姿势,站不起,坐不下,嘴被捂了长达8,9个小时,蹲了一天一夜,第二天松绑时,双手肿的像馒头一样失去了知觉,三个月后又恢复过来。直到现在还不时有麻木的感觉。4月初8她又炼功,被干警和刑事犯按在床上一顿毒打后,用绳子捆住双手吊在床上,双手举在头顶,因背《论语》,又被用绷带捂上嘴,干警用电棍不停地在她身上乱触。在她绝食的情况下,她们连踢带打,这次又被吊了一天一夜。在对她强食时,鼻子插得鲜血直流。即使在她绝食期间,还得干活,种土豆,给地上肥,都是很累的活,等等。

还有一个叫孔祥丽的学员,35岁,因炼功被戴了18天17夜手铐,其中有三天三夜不让睡觉,在这期间由刑事犯看着,说打就打,说骂就骂,因她抗议这种不合理戴手铐,开始绝食,她们三天或两天强食一次,灌玉米粥,在强食时,这里的洪所长和干警打过她,洪所长曾说过,你这算什么,比你厉害的法轮功我们见多了,我们对付你们的办法有的是,你就是死了我们填一张表往上一报,我们什么责任都没有。

有一个叫王国芳的,因炼功被她们把手背铐在地环上,最残忍的是有几天晚上,把几个功友衣服扒光,只穿裤头乳罩,背手铐在床柱上喂蚊子(这里的蚊子很多)。

姚玉明,到所三天,半夜因炼功被刑事犯扯头发拖在地上,随手边走边打,用手铐铐在门上,所长、主任、门卫去看,嫌铐得松,把手铐重新铐紧。姚的手夹得鲜血直流,后带到门卫,带电棍吼吓,拳打脚踢,又被铐在暖气管上,带回小号后,由刑事犯把她铐在床边,胳膊别在床上两天两夜,不写保证就不放。

在八月十五中秋节早晨的集体炼功,整个队74名法轮功学员全部参加,阴历八月十六中午又集体炼静功,后一部分骨干被调隔离间,阴历九月十八日晨,各屋又不约而同一起炼功,背《论语》,有几个屋的学员,被拉出去上了刑,被打,为了解决这一矛盾,洪所长(主抓法轮功的所长)答应跟大家谈谈,就在九月十九日下午三点多,我们把所里出现的一系列打人的现象说给他们,但他回避。而且说:“只要我们炼功,用这种刑罚对待我们就是应该的。”

她们的灌食更凶残了,由她们成立的所谓“护卫队”(实际是“打手队”)人员给灌。把人绑上扯着头发,用钢勺或镙丝刀把嘴别开。把矿泉水瓶剪半倒插在嘴里,往里灌玉米粥。有的学员牙别掉了,嘴别坏了,舌头插肿了,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有时故意把上腭插出血,这种情况在许多学员身上发生过。二零零零年九月十九日晚四位干警和刑事犯李小羊给大法弟子杨颖强行灌食,早晨已灌过,她不配合,她们用镙丝刀把牙槽别移位,三个牙活动了,口腔多处破坏,吐了一夜血,现在上下牙不能闭合。说话不拢音,已造成伤残。干警说:“这是中央定的,你们告到哪也没有用。”这就是他们声称的“人道主义”。

每个学员一进所需交100元体检费,但只是简单的问问姓名,有病没有,近不近视,个别年老体弱的,给量一量血压就算完事。

在这种不公正的待遇下,我们宁可死在这里也决不和法轮功决裂。我们如果死了,也是被她们害的,决不是他们说的自杀或炼功造成的。我坚信在正义面前,邪恶长久不了,善良的人们一定能给予我们支持和帮助。

(大陆大法弟子供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