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的良心,山东人的良心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5月13日】山东人素以忠厚义气正直豪爽为名,为此我虽然并非土生土长,但久居此间,一向以“山东人”自称,并引以为豪。不过出国以后,很快发现美国人中对“山东”没有概念,被问起从中国何处来时很是不过瘾了一阵。

99年7月国内镇压法轮功以来,忽然发现“山东”成为一个高频使用的词。从赵金华(第一位有报导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人士)到陈子秀,从苏刚(第一位有报导的在精神病院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人士)到邹松涛……时至今日,我已经放弃了要点数被迫害致死的山东法轮功人数的打算:因为太多了。我只知道两百多知名知姓的名单中山东占了相当可观的一部份。我还知道一位华尔街日报记者这样写过,“(山东潍坊)在各方面看都是个不起眼的中国城市,但有一点不同寻常,就是其地方警察经常性的将当地居民折磨致死”。显然,“杀人如麻”的名声几乎要和“潍坊风筝节”以及“青岛啤酒”一样,声飘海外来了。现在我再自我介绍提到山东时,也有了个可用的旁白,“山东嘛,就是那个可怜的58岁老太太被活活打死的地方。”其原因是那篇关于陈子秀之死的报导登在华尔街日报头版上,美国人中几乎家喻户晓。呜呼!山东,俨然成了荼毒百姓、残害无辜的急先锋。

更不可思议的是,近日又惊悉,那个老太太的女儿,仅仅因为为她母亲讨得一纸死亡证明(警察推说是死于心脏病)而被山东当地公安判劳教三年,关在那个曾不到一个月就害死邹松涛的王村劳教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些打人、抓人的人怎么能对同是一方水土上的父老乡亲下得了这样的毒手?他们到底害怕些什么,连老人、妇女都不放过?他们的良心何在?他们还是山东人吗?他们还是人吗?

值得令人深思的是这位女儿也曾经受官方宣传的迷惑,也曾劝她母亲不要炼了。然而在她为母亲讨回公道的一系列艰难困阻中,在她明知道在中国、在山东炼法轮功的后果时(比如她母亲的惨死),她仍然选择了做一个修炼的人。而单单在潍坊一地,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程度那么大,仍然有那么多、那么多的人坚守对“真、善、忍”的信仰。

我为这群人感到欣慰和感动,他们代表了山东的良心,中国的良心。我高兴我仍然有那么多理由为山东、为山东人感到自豪。难怪有位联合国的官员对法轮功人士说,“你们才是真正的中国人。他们(指派往联合国的中国官方代表团)不是。”

但悲剧毕竟是悲剧,而且是人为的,就越加让人觉得痛心。目前,谁也不知道这位女儿在那所以恶毒迫害法轮功学员而著称的劳教所里的境遇。象往常一样,中国官方封锁一切消息。(不过,官方有消息又有谁会相信呢?中国官方太习惯于撒谎了,这点是人人皆知的,尤其当海外的人们可以听到不同的声音。)我想起这位女儿还有个六岁的小儿子,不知那个小家伙经历了外婆之死、妈妈被抓之后,现在躲在哪个角落里哭泣?有没有人照顾他?又有谁替这小孩子讨句公道话,替他要回他的妈妈?今天刚好是母亲节……

真诚的希望能有更多的中国人、更多的山东人关注此事,明辨是非,找回麻木已久的中国人的良心,山东人的良心。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