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皇岛市青龙县张喜、王金、王景富等暴徒的犯罪记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5月15日】青龙县公安局一直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们动用大量警力,非法监视大法学员。围追、堵截、抓捕、抄家、罚款、拘留、送劳教、判刑等。目前我县法轮大法学员被非法关押上千人次。

公安局副局长张喜多次公开的叫嚣:“对法轮功学员没有法律,打死白打,打死就埋上。”还说:“打死了就说是自杀,法轮功学员作证不算数。”“对法轮功学员左点右点没关系,法律上那些规定,对法轮功学员可以例外,这是上级的精神。”“因法轮功问题上访、告状没人管,有本事你告去,我给你时间。”张喜多次指示监狱中监管人员:“好好伺候他们,让他们练一练牢狱里的功(指多种刑具)”。他不但多次动用武警战士、狱中杀人犯,用刑具殴打大法学员,还经常亲自动手。

看守所所长王金,体罚、殴打、辱骂、虐待大法学员,非法使用刑具。据不完全统计大法弟子被其殴打约上千人次之多,他殴打大法弟子凶狠、残暴,令监狱的管教都目不忍睹,比当年日本鬼子残害中国百姓还有过之而无不及。他还边打边骂低级下流的话,还不断的重复张喜的口头指示。

青龙县医院医生王景富,忘记了一个医生的医德和责任,不分青红皂白就强行给大法学员下胃管灌食,结果造成学员牙齿被撬掉(2个),咽部损伤出血。更独出心裁采用流氓手段,首创肛门灌食,侮辱、残害大法学员。有一女学员,胃管从鼻腔、口腔插不进去,就用五个男犯人强行按住女学员,把胃管从肛门插入,起到了张喜、王金都达不到的侮辱、残害大法学员的目的,同时暴露了该医务人员缺乏医德、医术的可悲境界,给县医院丢尽了脸。肛门灌食的无知与邪恶,将永远留在青龙县医院的耻辱簿上,等待着道德与法律的审判。

我县法轮大法学员被非法关押上千人次,每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受到迫害和摧残。下面略举点滴实例:

木头凳镇,王素芬,被武警扒光裤子用皮条、四棱塑棍、警棍毒打半个多小时,直至昏了过去,张喜才叫停。

七道河乡,杜印芹,女,50岁,被六个武警打得在地上翻滚,张喜站在旁边问:“你还说不说大法好,只要说就打。”直至打昏才停下,等苏醒后又把她铐上了(手铐、脚镣套在一起,人只能蹲着),生活不能自理,无论走路、睡觉都是蹲着手脚在一起。

土门子乡,李桂书,女,被罚,雨水浇。在院子积水中坐着,被雨浇了一天一夜,全身衣服都湿透了,不准换衣服。

八道乡王厂村,胡XX,男,王金在女牢窗前,扒光他的裤子,用皮条打得屁股全都肿起来,均呈暗紫色。

碾子沟乡,张XX,女,40岁,王金叫人扒光她的裤子,按在椅子上毒打,直至皮开肉绽。穿上衣服后,裤子全被渗出的血湿透,内裤和肌肉沾在一起,同时后脑勺被打了鸡蛋大的包。

刘玉霞等17人,被王金用皮条毒打后,又让他们趴冰,后又被一个冷房屋冻了3天不给水饭。

冯桂荣、冯桂玲姐妹俩,那是冬季里最冷的一天早晨,被铐住双手吊在铁丝杆上45分钟。管教们穿着棉大衣在外面都坚持不了,她俩穿得很单薄(因狱中不让穿毛衣)冻得双手肿胀,僵硬,失去了知觉,放下后还被铐上了。后冯桂玲双手长满了水泡,大的如鸡蛋。

张喜、王金、王景富等犯罪分子即将受到法律的制裁和天理的报应。

(大陆大法弟子供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