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5月15日大陆综合消息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5月15日】辽宁大法学员胡秀英被迫害致死

胡秀英,女,生于一九五二年阴历六月九日,辽宁省锦州市沟帮子镇大法学员,沟邦子二运五队的职工。于2000年12月20日第二次进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被恶警劫持押送到锦州驻京办事处凤龙宾馆进行关押迫害。于12月26日被迫害致死。

善恶有报,请知情人提供详情,为死者讨还公道。



北京新安劳教所消息:赵明等拒绝转化的大法弟子受拷打

大法弟子赵明,因拒绝转化,4月25日后被4大队李队长反铐在坐椅上,不让睡觉,直到4月30日。从5月1日起,狱卒继续折磨赵明,对他进行罚站或罚蹲,不让休息,直到假日结束。

赵明于2000年5月13日被抓,被非法判劳教1年,本应于2001年5月12日期满释放,但因赵明坚修大法,拒不转化,近日被延教半年。

6大队苏队长及李x分队长都亲自动手打比其母亲还年长的老学员,毫无人性。他们命令4大队等队的劳教人员体罚、毒打拒绝转化的大法弟子。



4月25日以来天天有大法弟子去天安门证实大法

4月25日及以后几天里每天都有大法弟子去天安门。不断有大法弟子从家中走出来,有的是被逼出来的。



秦皇岛市青龙县公安局践踏人权一例

2001年的4月25日,我去县城赶集,遇见了几位功友,正在一起聊天,突然来了几名警察,不容分说就抓我们上车,由于我们不上车,就强行把我们拉到车上送往公安局,以非法集会为由拘留我们。当我们跟这些恶警讲理时,他们不但不听,副局长张喜反而指使李长兴、刘长河等强行从公安局三楼拉着我们的两只胳膊头朝下一直拉到车上,送到看守所,又从车上拉到院内,衣服都被拉破了。

一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无法享受公民的基本权利和人身自由,由于信仰“真、善、忍”而被剥夺了一切。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和社会团体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和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然而这些执法人员不但不按着法律做事,反而执法犯法。



四川大法弟子讲清真相、证实大法

四川大法弟子前几天成功地在本地散发了资料和光盘,并且装了三个喇叭播放大法真相节目,有力地窒息了邪恶,鼓舞了众学员。

重庆五个看守所附近也同时出现了喇叭, 响起了大法的声音。



“法轮功太厉害了!” --- 辽宁某市大法弟子证实大法

2001年4月30日(四月初八),在辽宁某市市中心最大的公园正大门两侧,高高悬挂着“主佛”、“法正乾坤”两面由大法弟子亲手缝制的、为纪念师父传法九周年而做的锦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过往群众无不称好。当恶警欲去摘旗时,两臂不由自主地瑟瑟发抖,连声说“法轮功太厉害了”!



北京西城区巨资兴建非法转化基地

可靠消息,北京西城区首期斥资100万在大兴新安女子劳教所附近兴建非法的转化基地。每2周一期,从早上5点钟到凌晨1点钟。区里各个片轮番扫荡。估计北京的其它几个区可能类似。望广大同修放下人心、坚守正念,以各种方式抵制邪恶。



朝阳区看守所不法警察酷刑折磨大法弟子

元旦早晨,天安门广场升旗后,我看见警察抓捕法轮功学员,我站出打出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结果十来个警察把我推倒车上,将嘴堵上。车上警察不停殴打我们。有一个男子,被打得躺倒在车上,有60多岁的老人也遭毒打。

来到朝阳区看守所,他们先让法轮功学员坐在外面等候,冬季的严寒把一个两三岁的孩子冻得啼哭不止。在无限的关押期内,警察为了逼迫学员说出地址以便遣送,多次提审我们。由于法轮功学员坚持护法,他们尚未得逞,便开始实施酷刑逼供。

他们逼我只穿衬衣衬裤,光着脚,手脚反绑在椅子上,在雪地里从晚上八点一直冻到凌晨一点,因提审未得逞,又故计重演,又把我绑上置在雪地中直至天亮。此后数个警察轮番提审,不让睡觉,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恐吓,殴打,拳脚相加。

折磨从年前二十五六直到初四、五,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都在经受着这样的磨难。同号有个蒙古女学员,竟被20个男警殴打。有的学员被冻得肉都凸起来了,惨痛人心。警察想尽各种恶毒的办法,包括夹手指,泼凉水冻。看守所每一间提审室都变成了人间地狱,传出的惨叫声划破夜空。



上海大法弟子陈文英已被折磨得神志不清、不能认人

陈文英(女,40岁),2000年7月因进京上访被徐汇区看守所刑事拘留1个月,后又被非法劳教1年半,被关押在位于青浦的上海市女子劳教所四大队。2001年3月,据悉,陈文英已被折磨得神志不清,不能认人,而且劳教所不许家属探望已达四个月。

该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天天被强迫写认识,不写的就遭到体罚,最常用的是带上手铐在墙角罚站,长达7天,甚至更长,吃饭别人喂,大小便都不松开。



北京香山植物园盲人大法弟子遭受迫害

北京市香山植物园北京香山橡胶厂工人宿舍有两个退休盲人张XX(女),54岁,爱人苏XX(男),53岁,两人都修炼法轮大法。2001年4月28日,两人被单位办公室叫去谈话,去后却被带上汽车送到延庆“感化”班。他们由单位领导及许多职工陪同游玩,在游玩中,单位领导劝说这对盲人夫妇停止修炼,否则就送转化班,如再不奏效,就将判刑。这对夫妇因为双目失明,与外界社会几乎没有任何交往,苏XX除买菜外夫妇根本就不下楼。由于张XX炼功前有各种疾病缠身,体重只有70多斤。炼功后,这些病都不翼而飞,体重也升到100多斤,心性心态有了截然不同的变化。所以,他们表示为了修心向善、身体有个稳定的保证,而又不给亲人和单位增加麻烦,这个功还得炼。5月4日“感化”班结束后,他们才得以回家。

5月10日晚上近9点,公安及加委会又到他们家中,强行带走了张XX,说是送外海淀区公安办的转化班。因为张一年中难得下几次楼,与丈夫相依为命,没有外出生活能力,苏请求陪伴张一起去,却遭到拒绝,并告之他将被送入下一轮的转化班。当时说转化班的地点就在香山附近,其实则被送往大兴地区,后面情况不详。

在国际上,盲人在残疾群体中被视为重残,而在5月20日中国的“助残日”前夕,却发生这种惨无人道、伤害残疾人的事情,希望善良人给予关注,敦促那些干坏事的人停止迫害。



江苏武进市刘泽琨、肖金泉、陈伟东等暴徒的犯罪记录

在前一段时间武进市举办非法的“法轮功转化班”期间,武进市公安局副局长刘泽琨、政保大队长肖金泉、司法局副局长陈伟东等暴徒的行为令人发指。如刘泽琨对法轮功学员往死里毒打,功友王某差点被打成残疾,功友唐某遭受毒打、倒拉头发等折磨,并被戴上手铐脚镣。大法弟子杨学军被强行关进精神病医院。转化班的工作人员钱某某讲:“我们叫杨学军下棋打牌他一点不痴,很精明。肖大(肖金泉)、刘局(刘泽琨)说要送精神病医院去。”

犯罪分子信息:

刘泽琨:BP机:0519-5305959-82004 TEL:0519-9021180
肖金泉:BP机:0519-5305959-80668 TEL: :0519-6591591
陈伟东:BP机:0519-5305959-32928 MB: :13506110563



青岛市国家安全局迫害大法与学员

青岛市国家安全局从4月份至今,加紧对大法与学员的迫害。有数名学员被抓,学员家中被查抄,数千份大法资料、传单被抄走,印大法资料的电脑、打印机等被抄走。安全局利用特务、便衣在学员住所蹲守、秘密跟踪,对学员电话、传呼等进行监控,利用被转化的犹大出卖学员等手段进行破坏,对大法学员进行非法抓捕,对学员家进行无理搜查。被抓的大法学员有:何军、刘波、徐增才、周瑞涛等。这些学员开始被送到青岛市市南区红岛路的海军招待所里秘密关押,现已被转移,情况不详。

有的大法学员也被迫离家出走、流离失所。目前青岛女弟子王金玲、黄彦被捕,至今下落不明。



四川内江市威远县公安局长余某的犯罪记录

该县至少有20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无期限关、拘。公安局局长余某为向上面邀功请赏,疯狂迫害大法弟子。余某指使其妻(开复印店),高价接受复印大法资料,以此聚敛大量钱财,然后偷偷通报,加害大法弟子。



广州沙河收容所的二十位大法弟子的遭遇

我于4月份派发真相资料时被抓,临时关到广州沙河收容所,亲眼看到两个仓关着二十位未说姓名地址的大法弟子。每个仓仅5~6平方米,仓里没有自来水,每天仅靠外面送两次约5公斤开水。饮、用全靠它,冲厕所都没水,更别说洗头洗澡,仓里很臭,环境相当恶劣,原来每天两顿的饭都给得很少,还不到一两,大家绝食抗议后,才多给了,还是吃不饱。这种状况已经持续了有十个多月.另外,收容所里每天两次卖食物,从不让卖给那两个仓的大法弟子,我帮助他们打水和买食物,却给恶警关起来打.呼吁善良的人们关注这二十位弟子的遭遇.



10:1——唐山开平河北第一劳教所折磨大法学员的内幕

我曾是一名被所谓转化的学员。现已声明所写的保证书、 决裂书作废了,坚定修炼正法。

在所里,干警把已转化的和我安排在一起,以便做我的所谓转化工作。每次都是五、六个人对我一个, 说得我头晕目障,想尽办法干扰我。我不愿意和她们在一起。队长说这是所里的规定,强行把我推进屋里逼迫我听,强迫转化,连续几天攻击我,连吃饭睡觉都看着。她们还把不转化的分在转化班里听邪悟的人说话,几乎每个班都是10个人对1个大法弟子。有的大法弟子为了抵制邪恶,默默地绝水绝食,抗议所里的所作所为。狱卒就插管给大法弟子灌食,还以灌一遍要3-5元来威胁。有的时候一天灌2-3遍,每次都10大针管左右。有的弟子被灌得直往上反、吐。可是刚吐出去,狱卒马上又给灌进几针管。队长在旁边看着取笑玩。有的大法弟子被插管时,胃疼得直叫。

不转化的学员,就让男干警管。若绝食,狱卒就叫你在操场上跑步、走正步,或是淘厕所、干活。 还有的被关进单间(禁闭室),让做转化工作的特务整天围着说她们那一套,弄得你精神错乱,直到最后写下保证书。 大法学员因坚持炼功,有的在寒冬腊月仅穿单衣裤被吊到外面的树上打;有的给脱去棉衣,在冷屋子里把所有的窗户都打开冻着,直到凌晨2点左右;有的被打得鼻青脸肿,嘴角冒血;有的被电棍电得昏迷不醒。有很多大法学员是从家里强行被带到劳教所连夜突击洗脑的。

有一名女大法弟子因炼功,晚上10点左右被秦队长(女)叫到办公室进行强行转化,叫其放弃修炼。这位学员坚决不肯,要坚修到底。秦、贾(一女队长)找来几个男队长,用电棍威逼,直至把其电昏在地。警察吓得连喊掐人中,最后没办法,连夜偷偷地送进医院。当同修们要人时,秦骗学员们,说该大法弟子被调到别的班里去了(班与班都接触不着)。实际上过了两天,才把被打的弟子从医院接回,送进单间不让其他大法弟子看到,因为打得很重,警察怕暴露他们的邪恶。当家属去劳教所看望他们的亲人时,队长们不让见,怕亲人们看了她们在里边承受的折磨告他们。狱卒利用各种方式蒙骗学员,说外面98%都转化了。实际上也就是10%被转化,而且很多被转化的回家后都清醒过来,全都声明所写的保证书作废了。上电视的是极少数破坏法的魔变的败类。当时我们被洗脑,神志不清地写下了保证书,很后悔自己屈服于邪恶势力,造下了谤法谤佛的大罪。现在我们明白了,无论邪恶势力怎么残忍,再也动摇不了我们坚定正念的心,我们坚信的是宇宙大法,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要为宇宙正的因素负责。以上是我们在劳教所学员的亲身经历和我们的心声。

希望善良的人们了解法轮大法真相,相信真相,不要再受蒙骗,从而造下谤法大罪。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希望众生不要错过万载难逢的机缘。



中山医科大学现任校长诽谤大法

可靠消息,广州中山医科大学现任校长黄洁夫在学校内诬蔑大法、到处悬挂诽谤大法的横幅、张贴攻击大法的墙报,十分猖狂。希望广大中山医大的大法弟子制止他的这种犯罪行为。



来自某转化班的消息:以正念正视恶人

4月29日上午,林他们又开始集合上课。我们不配合邪恶之徒的任何要求、命令和指使,都没有出屋。邪恶之徒开始疯狂了。他们(林、石、孟、周、王)先进了老张他们屋,开始打人。电棍、木棒,加拳打脚踢,我们都听到了,就喊:“不许打人!不许打大法弟子!”一会儿,他们几个出来开始往外拉我们。我们都不同程度地挨了打。我们被拽到保卫组外面,让我们站队,我们没人站;让我们去教室,我们也没人动。林、石、周、孟、王又开始打,用电棍电。卢大姨被打倒,头磕到了地上,让她回屋了。我们一个一个地被拉到教室。几个打手又回去打老张他们四人。一会儿老葛被拽进教室,脸都打坏了。又过一会儿,建忠、老贾分别被拽进教室,老张一直没进来。林说了一会儿,就把老贾他们三个叫走了,是公安局的来了,要把他们送进看守所,他们几个好像是宁死不从(在这期间他们可能吃了不少苦)。忽听有人喊“法轮大法好”。我一听,就知道是打人了,我们冲出了教室。刚到帮教组,就看到建忠正被推上车。他们三个已在上面了。保卫组外面有许多人,610的,县里的。我们刚知道建忠他们都挨打了(晚上听工作人员说他们被打惨了)。我们面对如此的邪恶,再也忍不住了,高喊:“铲除邪恶,法正乾坤!”车开走了,他们让我们进屋。我们看县里的人也纵容邪恶,我们就跑到了大门口敲门,要求回家。不是我们不要家,是坏人不让我们回家!庄子里来了不少人来看,我们就揭露邪恶。后来他们把我们都拽回屋,锁上门,我们又喊:“铲除邪恶,法正乾坤!”

下午,孟、周、郑等喝完酒回来了。郑走进了张老师的屋打张老师。张老师被打得很重(后看医生,说是压缩性骨折),他们说打死了活该。卢大姨的头被周泼了几碗凉水,小王挨了许多脚。她们屋里都挨打了。

五一坏人放假了,回来后可能又是我们的考验。现在我们是不配合邪恶之徒的一切要求(洗衣服、做饭、整菜园等)。善恶必报。我们有信心以法为师,跟上正法进程。



河北廊坊北旺乡李玉文等暴徒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

7.20以后北旺乡党书记李玉文指使一帮邪恶之徒对大法弟子非法关押、罚款、抄家,并送去拘留、劳教。他们的犯罪事实令天地为之震怒。

7.20以后的几天里,北旺乡把29名大法弟子关押在乡政府强迫写保证,并每人罚款100元,无任何收据(收款人:石万营)。

2000年10月1日邪恶之徒把6名去北京和平上访的大法弟子截回后,送到看守所拘留一个月。其中一个弟子家还有2个几岁的孩子没人照看。

西村的治保主任英建明带领一帮人把正在地里干活的一名大法弟子带到乡政府,并对他家进行了非法抄家。在乡政府关押了数名大法弟子,联防队姓杨的(西宫地人)和姓闫的(廊坊人)提审大法弟子时满嘴脏话,强迫大法弟子们诽谤师父和大法,遭到了大法弟子拒绝。

派出所对班车司机都不放过,因司机不知谁是大法弟子(车里有大法弟子),郭有德和英建明就对司机非法提问和漫骂,并要求罚款1500元才放人和车,最后把司机关押了5天,交罚款200元。

2000年12月31号在乡政府党书记李玉文指使下,西村治保主任英建明、村长党广顺没有任何理由就把数名大法弟子带到乡政府关押起来。同时关押的还有南旺的9名大法弟子。让人不能容忍的是邪恶之徒陈金平把一弟子的两个上小学的女儿也带到乡政府关押起来。关押后还要大法弟子每人交1000元,大法弟子们拒绝交。31号李玉文陪同一位区长提问大法弟子时竟问,在公路上汽车里跑下的鸭子你们为什么不和别
人一样去抢?

2001年1月16号,李玉文、卢金林为了自己的私愤,竟无任何理由和证据就把三名大法弟子送到看守所关押了一个月。

2001年2月27号晚11点左右时,一女大法弟子已经休息了,西村的贾益山带人把门强行砸开,并用手电在卧室里乱照,非常下流。强行把该大法弟子带走。同时还把另一大法弟子带到乡政府,说不去就交1500元。其他5个大法弟子也被非法带去关押了29天。

2001年2月28日,乡里派人找大法弟子要求每人交1500元保证金,否则就到乡办所谓的“转化班”,结果每人交了1000元保证金。



上海青浦的非法“学习班”

上海各区的部份大法弟子约50人于2001年1月22日开始被非法关押在青浦区上海市法制教育学校(原为干休所,为关押大法弟子而改名)举办所谓“学习班”。期间,整天播放诋毁大法的录像片,以及一些转化了的人的心得体会,并召集一些心理医生、哲学教授、法律专家“上课”。里面的“帮教干部”表面上态度很好,钻学员心地善良的空子,实质上是诱骗学员写所谓的“决裂书”“保证书”,大多数学员坚修大法心不动,最后坏人们将“五不保证”打印好,让学员签字,并威胁不签就送劳教。其中那些转化了的人,如上海女子劳教所请来的北方的四个人,女子劳教所黄苑等,他们表面上说修的是“真善忍”,“要去掉对大法的执著心”,但骨子里反对师父和大法,干着邪魔都无法干的事,破坏力极大,不少学员受其影响,走向反面。据悉,上海准备将该学校建成一个专门转化学员的非法基地,每期二个月。希望所有大法弟子时时发出正念,共同抵制邪恶。



江苏常州大法弟子胡静芳被非法劳教二年半

江苏常州大法弟子胡静芳(女,56岁),因坚决抵制常州公安局举办的非法“学习班”,于2001年春节前被非法劳教二年半。目前,这样的非法“学习班”已先后非法关押了二批大法学员,地点在飞机场附近,有的大法学员已从春节前关到现在,人数在二、三十左右。



河北省唐山市新区进一步迫害大法弟子

近日唐山市新区6。10办公室对全区大法学员进行所谓的“转化学习考试”,有的学员拒绝答题,有的学员实话实说“法轮大法好”。为此公安机关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迫害,对学员强制进行转化,有的学员被送往唐山看守所非法关押。(那里长期关押着很多大法弟子)。

朱慧青,燕山路办事处公务员,4月21日因写法轮大法好被强行送往看守所非法关押。其丈夫韩学禹,因到国家信访局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自99年12月至今一直被非法关押。现家中只剩下一个十四、五的孩子,无人照管。

徐久玲,谷庄子小学教师,学法轮大法以后工作积极肯干,有一次抓奖(单位摊派,每人多少钱)获得8000元奖金,自己留2000元用于洪法,其余全部捐给学校。就是这样的一个好人,因拒绝放弃信仰、拒绝诋毁大法,4月24日上午在课堂上被强行带走并送往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其丈夫在外地打工,家中剩下七岁的女儿无人照看。

我们不禁要问,要把这些好人都转化成什么样的人呢?难道说真话,做好人也犯法吗?还有很多的大法弟子被迫离家出走,流离失所。

河北省唐山市新区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分子:

区委副书记:王存田
6.10办公室主任:苏XX 公安局副局长:张连生

干警:张国庆(以上这些人在新区转化班上都亲手打过大法弟子)电话:0315-3241119 转6。10办公室



河北省廊坊市消息

廊坊市万庄劳教所将大批法轮功学员转入河北衡水强行转化,现在大法学员的情况不明,劳教所怕走漏消息,不让家属探望、不让送换季衣服,请社会各层给以关注。

劳教所电话: 0316─6012174 所长办公室电话: 0316─6012177



常州技术师范学院吴殿辉夫妇被迫害经历

吴殿辉,男,上海师范大学研究生毕业,毕业后在常州技术师范学院工作,他与其妻张武英都是坚定的大法修炼者。1999年曾去北京上访,此后就被学校、公安严密监视,人身自由受到限制。夫妻俩虽已被学校开除,却不准离开学校。今年5月1日吴殿辉去上海看望同学就下落不明,其妻张武英多次去派出所要人无果,公安却暗示学校要限制张武英的人身自由。事后知道吴殿辉已被劳教,命令是4月4日签发的,人却是5月1日才抓的,而且还不敢公开抓人,很可能是在去上海途中被绑架的。

张武英因坚持修炼曾被学校校长一夥强行押往精神病院注射药物(当时张已怀孕5个多月)。

张武英的电话为86-519-5317879(该电话受公安监听)



河北省昌黎县大法弟子被迫害情况

4月28日:河北省昌黎县的大法弟子:郭玉亭。李忠文。王建强等四人在昌黎县学习班侧面的山崖上写下了"真、善、忍"三个大字,因被发现,三人被关进看守所。(有一人走脱,其中郭玉亭在看守所被无故关押,他绝食22天,因妻子生小孩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刚刚释放出来。)事后王建强被抄家,据说因为字写在山崖上,公安开始只好先用东西盖住,后来才想办法抹掉。

真让人难以置信,在中国当今社会,因为写"真、善、忍"三个字却要被送看守所,

自99年7月以来,马坨店乡政府每次接去北京上访的大法弟子都以每人一千元行贿,为的是不让北京公安上报。被接回的大法弟子都被罚款3000元到几百元不等。

昌黎县政法委书记:宋福林。 电话:13903342229。
高接力,李春平:昌黎公安局一科。
学习班:电话:2012201。
王辉:学习班领导,电话:13703351719。
张学平:学习班领导,电话:2022535。
田树春:610办公室局长,电话:13703232296。 罗建中:昌黎刑警二队。
索才:靖安镇派出所所长 史庆林:靖安司法所所长。
邵义:马坨店乡乡长。 王爱军。孙爱胜。李彦良。马坨店乡副乡长。
张向左:马坨店乡派出所所长。 安建华:副所长。 干警:李春安,曹立冬。母建国。
梁兆年,李耀中:马坨店乡司法所所长。



河北衡水市第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近日来受迫害情况

从2000年5月4日下午,大法弟子因不接受狱卒的强迫劳动,要求释放长期、超期关押的大法弟子而被戴戒具,狱卒把手铐、脚镣当成了刑具,有四人被带上双重戒具还固定在床上,有杨喜爱、明秀莲,其他二人不知姓名,六人带背铐,其中有58岁的宋运所、辛明茹、单淑红等(注:手铐是公安部禁用的牛鼻子铐),带上背铐,有的一天手就肿得厉害,固定在床上的人,翻身都不行,同时停止吃菜和其他食品,只有每天四个小馒头。

所长还说,我为你们超押多次向上反映,但不管事,上边的事我们没有办法。可他折磨人却有办法!



兰州城关区桃树坪拘留所加剧迫害大法弟子

近日,兰州城关区桃树坪拘留所对以所谓转化为由非法关押在内的一批大法弟子,由过去的三个月转化期限改为无限期关押,除非大法学员写出反对大法的材料和保证书后才可出班,否则将一直关押下去。他们将大法学员一个人一间房关起来,妄图以难耐的寂寞来瓦解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伟大的信念,但这一切都只能是徒劳与妄想,相信我们的大法弟子一定能够以一个大法弟子此时应当做的正信正念来勇猛闯过这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迎接不久的将来那天清体透的殊盛的光明的到来。



河北省望都公安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

望都县大法弟子陈文芹、孙耀辉、李文祥等人,于2001年2月8日晚11时30分,被县公安局610办公室及有关部门从家中抓走。开始警察骗学员说,去看看录像就让回来,被大法学员拒绝,后来大法学员被强行带走,一去杳无音信。家人去找县610办公室,那里的人恶狠狠地说不知道。后经家人多方打听,才知道已被拘留,关押在保定劳改大队。陈文芹被无故判劳教2年,孙耀辉、李文祥被判劳教3年,孙耀辉是寺庄乡政府的干部,修炼法轮功后,工作踏踏实实,兢兢业业,肯吃苦,和他一起工作的同事都说他象变了个人似的,是大家公认的模范干部、大好人。现在却无辜被判劳教,同事们都敢怒不敢言,只能私下为他鸣不平。县公安局为达到将其劳教的目的,竟逼近乡政府编造伪证,说陈、孙等人是从北京被带回来的,却不敢承认是从家中骗出来的。

目前已有5名大法弟子被判劳教。



智慧的小功友

有位小功友叫敏敏,今年七岁,读小学一年级。班主任受命在全班上问谁家有炼法轮功的,问到敏敏时,班主任说:听说你妈妈炼法轮功,你姥姥也炼。
敏敏说:那是大人的事,我是小孩,小孩不清楚大人的事。
班主任说:你炼不炼?
敏敏不吱声。
班主任说:明天放学让你妈来接你。
敏敏知道是个圈套,说:我妈妈白天上班、晚上也上班,没空。
老师从此没再说什么。
后来敏敏给妈妈说:这是我的关。
在学校里,当有小孩欺负她时,老师往往还错怪她,她从来不辩解,妈妈让她告诉老师,她说:这是我的难。

妈妈,慢着点!

有位年轻的母亲,每次发真相资料时都带着两岁的女儿,孩子很听话,平时很活泼,可当妈妈发真相时一声不吭,还提醒说:妈妈,慢着点。



警惕混入大法弟子内部的特务

北京派一些人员进入河北省廊坊万庄劳教所当所谓的帮教,做大法弟子的转化工作。这些人对《转法轮》内容比较了解,有的甚至还能背诵部份段落。请大法弟子保持清醒、理智,识破坏人的邪恶本质。

附:不法分子名单及电话:

王亮清 宅电 (010)68754481 潘继红 宅电 (010)68382217
胡凯军 宅电 (010)68764123 付英 宅电 (010)62031076
韩俊清 宅电 (010)69394438 牛虹 宅电 (010)62225599转7171
刘永辉 宅电 (010)68757756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