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酷刑折磨大法学员实例


【明慧网2001年5月24日】大法弟子周文杰是第一批被送进劳教所的大法弟子,因至今未“决裂”,延教未放。99年刚到劳教所,周以绝食抵制邪恶的迫害,被强行灌食,致使周的牙被撬变形、松动,又因炼功被关进小号(双手背扣,给半食,晚上和耗子作伴,小号气味难闻,令人难以呼吸)。后因坚持炼功被绑在“死人床”10多天(放在库房里),四肢固定、身体直接接触冰冷的金属,吃饭、大小便均不放下,怕别人知道、只许管教指定一个人给送饭,不写“决裂”就不放人,现在已经快两年了。

大法弟子李世霞,被管教用三个电棍同时电了2个小时,脖子的肉都电焦了,连走廊里都充满了肉烤焦的味道。管教还用电棍电她的前胸后背,大队长对她连踢带打,导致她吐血,仍不放过,把她绑在库房,直到她昏了过去才放开,让人看管,怕她死了,至今无理关押。

大法弟子陈晶茹因不“决裂”,多次被管教用电棍电,脖子都肿得很粗,不能侧头、不能活动,电出许多大泡,至今无理关押。

我们刚进劳教所时,写了复议书(认为自己无罪的申诉),在没有任何回音的情况下,以绝食这种方式抵制邪恶的迫害,遭到惨无人道的折磨。这些邪恶的管教把我们脚用皮带绑上,把手扣上手铐,强行灌食,用开口器把嘴支上,灌的玉米糊让我们呕吐出来再灌进去,反复折磨,还把我们痛苦的样子拍照,恶毒地说“给你们师父看看”。灌几天后,他们就用电棍电,用下到胃里的管反复插进胃里对大法学员欧祥红反复折磨,邪恶的狱警还让真正的刑事犯轮流24小时看着大法弟子,只要炼功他们就大打出手,把徐玉英的手都打肿了,而刑事犯却因此减刑期。只要炼功她们就用手铐扣上,手铐不够用就绑上,每天强迫干活16个小时以上,甚至长达20小时,不让洗脸,不让涮牙,夏天半个月才给15分钟洗衣服时间,整天干活,衣服已经变味,一年只能洗一两次澡,大部份人身上都长疥疮。

狱卒说我表现不好,不让和家人见面,换季衣服也不让送。劳教所每个人长时间的干活,一个月只能挣6元钱,不仅如此,劳教所打一块玻璃、下水道堵了、铺地板革、换上下水管道、买脱水桶等用钱都从个人这仅有的6元中扣。狱卒还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有外来检查人员来就把活藏起来,检查人员一走就强迫干活,检查人员一来就改善伙食。

在劳教所炼功人的人权毫无保障,经常被搜身,翻铺等,如发现经文就用电棍电,还无限加期,整个走廊散发着烤焦肉的气味,电棍电学员的声音不断,炼功人的精神和肉体受到严重的摧残。

大法弟子苏立凤因炼功被扣上手铐吊在床上,由于身体极度虚弱,抽搐不止,悬在空中晃来晃去,其他犯人都看不过去,找了三次管教,邪恶的管教仍置之不理,好多人都哭了,最后大法弟子都轮流扛着她,用以减轻她的痛苦,吊了一宿才放开她。

(大陆弟子 2001年5月22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24/114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