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的黑暗

【明慧网2001年5月28日】我是一名大陆法轮大法弟子,一年来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为了完成所谓“转化”指标,狱卒们从身体上折磨摧残大法弟子,强迫我们跑步,从早上一直跑到中午,累得精疲力尽,围观的管教看了哈哈笑,说:“写决裂书吧,写了就不让你们跑了。”可我们谁也没听他的,都坚信大法。

狱卒们又采取另一种体罚办法:强迫我们背沙土袋,一背就是半天,晚上连上床的力气都没有了。他们还嫌不够,不给我们吃饱饭,饿得头晕目眩,就是这样,他们还不罢休,强制我们扛土豆。我们实在饿得难以支撑,趁扛土豆之际捡白菜帮吃,被管教看见了就是一顿毒打。

一次新被抓进来的功友带进来经文,大家看。管教发现后,象疯了一样,用电棍电我们。有弟子上前制止,被他们拉到背地里用刑,回来时,脸、脖子都被烧焦,生命垂危。

还有一次,狱卒们找我们开会,还来了很多检查的人。会上,一个自称学过法轮功的人诽谤诬蔑大法,几个大法弟子要和他讲理,被一个叫刘群的科长拦住,说:“一会儿给你们说话的时间。”等检查人员一走,刘群凶相毕露,说:“你们没有说话的权利,你们以为想说什么就可以说吗?”回到队里,吃饭的时候,他把其中一个讲真相的大法学员叫走。回来时,这个大法学员已被折磨得精神恍惚,大小便不知,言语含糊不清。

最近一段时间,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更加邪恶。狱卒们采取给刑事犯减刑的办法,让刑事犯毒打逼迫大法学员写决裂书。他们让我们长时间一个压一个脚地坐着,不能动,连眼睛都不能动一下,一动,刑事犯就把大法学员的衣服扒光,不管老少都往死里打。我们提出抗议,韩队长却说:“打得轻,往死里打!”

一个姓陈的队长更卑鄙,不让人睡觉,把很多人关在一个屋子里,没法入睡。这还不算,他们还把超高音喇叭挂在门口,关上门,没黑没白地放。有一个大法学员,拒不决裂,他们就把他关在小号里,扣在床上,让刑事犯看着,不让他睡觉。

韩队长还让刑事犯编骂大法骂老师的歌,强迫大法学员唱,不唱就遭毒打和酷刑

请问我们犯了什么罪,竟遭到如此残酷的迫害?江泽民犯罪集团比法西斯还恶毒残忍。我们信仰“真善忍”有什么错?我们向政府反映事实有什么错?难道可以如此践踏人权、摧残正义吗?呼吁世间上有良知的人们坚决地站在正义一边,揭露邪恶,惩治罪恶之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28/115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