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得法仅半年的新学员谈体会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5月4日】得法前,我除做大量的家务外,还有外面的工作要做,同时还要照顾老母。从她的穿衣、吃饭、洗漱到一日生活的安排,都是我料理。母亲有病住院,我跑前跑后,床边伺候。剪脚趾甲更是我的专利,她说别人剪的不好。即使这样,她从来不说我好,还总是找茬,常常弄得大家很不愉快。母亲说的那些让我听了就难受的话举不胜举,天天都有。我对她的一些想法、做法很是反感,我经常被这矛盾及不融洽的状况深深地苦恼着。

俗话说姑娘是妈的贴心小棉袄,与母亲说说心里话该多么美好。看到别人家的母亲对自己的孩子关心、体贴。有病了,问寒问暖,而这些感受我全然没有。每想到此,心里总是酸酸的。

几年前,我妹妹她们办公司做生意,曾希望我与丈夫给她们帮忙。我爱人看到她们办厂刚刚起步,困难很多,又非常缺人手,于是放下自己的事来给她们帮忙(是没有报酬的),并且我们不约而定,待她们的工厂一旦成功,我们就离开。

可事情并非象我们想的那么如意,在共事的过程中,矛盾屡屡发生、冲突不断,这样的日子没有平静可言。一边是我丈夫、一边是自己的亲妹妹,本是一家人。但由于对人生的追求不同,在工作中的想法及做法亦有不同,因此时时发生矛盾与冲突。我爱人的脾气比较暴,每每发生矛盾以后,就气呼呼的到家跟我发火,诉说过程。有时什么事也不说,踏上车就离家出走了。甚至不吃饭、不睡觉。这时候,我的心里真不是滋味。说谁呢?一家人为什么不能好好商量呢?当我知道事情的原委以后,每每都会跟着生气。埋怨与我从小一块长大、情同手足的妹妹,从做生意以后变得做事独断,别人的意见听不进了。我为此很痛苦。且还时常提心吊胆,就像身边有几颗定时炸弹,随时有可能爆炸似的。在这样的日子里,我的身体也每况愈下,也经常要借助药物的帮助了。

以上是我得法之前的生活状况和感受。

2000年8月中旬的一天,我去朋友家玩,正聊天,见床上放着一本书,包着书皮,就随手翻开,看了几行,一下被吸引了。我说:“呀!这是什么书啊”?朋友悄悄地告诉我:这就是外面一直在抓的“法轮功”的书,我说是吗?说着翻到了前面,一行大字《在欧洲法会上讲法》。又往前翻,看到了师父的照片。我顾不得聊天了,要办的事也不办了,我一口气看了大半本。当时真想把书拿回去看,可朋友还要看,只好放下了(这个朋友不是修大法的)。就这样我与朋友互相间隔着看。记得那时,我一遇到问题或苦恼得不到解决的时候,就有意无意地看书。碰巧的是一翻开,就是我所遇到的问题、就是我需要的答案。几次以后,我感到了他的神奇。我想我要有一本书该多好啊!上哪能买到呢?又一想,你真傻,现在哪还有卖这本书的呀!后又听说还有五套功法。但苦于没有书,又没人教,不能炼,怎么办呢?后来我有幸结识了几位修炼法轮功的朋友,陆陆续续学了法轮功的五套功法。又于2000年11月下旬,终于得到了一本属于我的《转法轮》,我如获至宝。从那以后,才算正式走上了修炼的路。

修炼后,首先遇到的就是时间问题。我想我得法晚,比起得法早的姐妹们差了一大截。我必须努力赶上去。我面临的是一大堆事务性的工作:洗衣、做饭、购物、伺候老人,有时要帮助厂里做一些事情,还要替人代养四条狗。一天忙到晚,没有一点空闲。而且大家工作都很忙,生活没有规律,吃饭都经常是这个刚吃完,那个又回来……这种情况我该怎么办?我想:家务事干起来即繁琐又没完,于是我给自己定了一个原则:可干可不干的不干,非干不可的干好。这样挤出时间来看书,甚至洗衣机转着,我也可以看上几页书。不久我发现我这书太宝贵了,我也很想与同修说话,可又没有时间出去交流。我真有被关在牢笼里的感觉。有时一天忙忙乎乎到了晚上才想起来还没有洗脸。通过学法我意识到:我是不是特殊了?于是,我又翻开书,师父说:“我们所有的炼功人千万注意不要在常人中表现很失常。在常人中你不起好的作用,人家讲,学了法轮大法怎么都这样,这就等于破坏法轮大法的声誉。千万注意这个事情。”我悟到,我这是没有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修炼,这种状况持续了十几天就改正了。

我想,我选择了修炼的路,我就是修炼人了,我就要用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要“实修”,要“精进”。我在学习中体会:精进就是要抓紧时间不懈怠,认认真真地做。从那时到现在,我坚持每天看书,哪怕只看几页。这就需要见缝插针挤时间。如果有一天我没炼功或没看书,我就觉得虚度了,心里很不舒服,直到把他补上,内心才安。我对实修的体会是:要脚踏实地把修炼落实在你身边的每一件事上。比如:遇事为别人着想。当你毫不自私、为别人想、为别人做的时候,内心真感到无比的快活。与此同时,你就在净化着自己。再比如:通过你遇到的矛盾或问题,来提高自己的心性。当我学了一段时间法以后,我感到:只要看书,每天都在变化着,只要看书,就会有收益无穷。当我把身边的事看淡、再看淡,又把一颗一颗的心放下的时候,那才叫自在哪!

我边学法、边对照。首先要改变的是自己的心态。我就生活在这样一个不尽如人意的环境中,我不应该逃避,而是要勇于面对,并接受现实。也正是这些矛盾与问题,给我提供了磨炼心性的机会。家人的自私自利,也正是我的一面镜子。我应该利用好每一次的矛盾与冲突、利用每一次的心性磨擦,提高自己才对。这样,很快我就能使自己以一个修炼人的标准来对待这些矛盾与问题了。

家中的冲突仍不断出现。有天晚上11点多了,我丈夫气呼呼地回来了,沉着脸,不理我。我一看就知道又有问题了。而我与修炼前不同的是,我不再紧张,也不再跟着丈夫一起生气了。我搬来一把椅子说:来先坐下歇一会儿,跟着给他端来水“喝口水”。我知道他负责后勤,事情非常多。有时一天都喝不上水。跟着又去给他热饭。他一直不说话,水不喝、饭不吃。我就笑着开玩笑说:呀,这么多年了,我才发现敢情您生气的样子还怪好看的呢!他扑哧笑了一下,气氛缓和了一些。我又搬来一把椅子与他对面而坐。我非常平静地、语气和缓地对丈夫说:“说实在的,我不愿看到你这个样子,每日工作已相当辛苦,哪有时间生闲气呢。我们要站在高处看这些事,不就很清楚了吗?遇到矛盾不去跟人家辩解,你做得对,如果再不生气,就更好了。我们为这许多下岗的、待业的人着想,把这个厂子办好了,至少这些人能有工作,有饭吃,我们凭心而做,问心无愧就是了。您这样想一下,就非常心安了,哪还值得生那么大气呢?”说到这,丈夫的气消了,饭也吃了,水也喝了。

类似的矛盾、冲突经常发生,我在矛盾中磨炼着、提高着自己,也在影响着别人。修炼后,我在每次出现矛盾的时候,都能坦然面对,心平气和地去处理,而不是象修炼前那样,因事而怒,随事而悲了。这就是大法在我身上的体现。我丈夫也感到了我与以前的不同,在我的影响与带动下,他也有了很大的改变:首先,能够面对现实,工作起来比以前踏实多了;其次,在遇到矛盾时,也不再发怒了,但有时还生气,在我劝说下,生气的过程缩短了,一切都在改变着。

我的心性提高后,对母亲的一些不正确表现,也不去计较了,因为她生了我的肉身,成为我的妈,应该尽好伺候她的义务。同时她如此对我,也有因缘关系存在,我不再苦恼,即不怨天,也不忧人,把身边的事情看淡、再看淡,一如既往地侍奉她。遇到她不高兴或搭拉脸,我就在她面前检讨自己。在照顾她的日子里,与她的心性冲突更磨炼了我的善和忍,也更坚定了我修炼的决心,我一定要离开这污浊的地方,返本归真。

我学了大法,感觉大法非常好,我就曾想让我认识的人都得法,至少从我周围的家人做起。我曾挖空心思地想,如何让他们得法,找机会给母亲念大法的书,让她听大法音乐。我也渐渐悟到,在洪法过程中,应该放下对亲情的执著,要看缘分。

我与丈夫原同修另一法门,自从走上了修炼法轮功的道路以后,我就遵照师父的话,把以前看过的各种经书、黄帝内经、周易等等,统统封存起来不再动。我丈夫对此有些反感。但我认为修炼法轮大法这条路是最好的,也只有这条路能救我。因此我义无反顾的走上了修炼大法的路。修炼了一段时间以后,我的身心都有了很大变化,我丈夫深深感受到了这一点,尤其我在矛盾与问题面前的表现更触动了他,他已由开始时的反感变得不反感,甚至是默默地支持了,有时我们看着电视中的不实宣传都会发出同感。

修炼法轮功短短几个月,我的身体变化非常大。在2000年初,我就失眠、头晕、头疼、出汗、发冷、无力、心慌、恶心、手脚冰凉,并且小腹坠胀,尿频、双下肢浮肿,继而停经。每天工作下来,真是很累很累的。拖至五月份才去医院,查出腹腔肿瘤已十六公分大。一大堆医生会诊后,跟我说:你必须尽快手术,否则随时有恶变的可能,又说:除了手术别无选择,没有第二条路可走。我一听手术就反感,本来医院我都是迫于压力才去的。于是,我揣着一大摞检验、报告单走出了医院。自2000年10月下旬后,我陆续学会了五套功法。就坚持每天炼,有空就多炼,没空就少炼。到了2001年,一进一月份,我身体上的许多不适都减轻或消失了,而且停经一年多的我,又重新来了月经。不管别人说大法什么不好,都是造谣诬蔑,我在短短的半年修炼中,收获真是太大了。我坦诚地将我修炼过程写出来,就是让世人知道法轮大法好!

师父说:“修炼是个漫长的过程,是一个慢慢去自己执著心的过程。”我体会要去掉人的一切心是多么的不容易。但是如果你从身边的每一件小事做起,就如春天播种,夏天耕耘,秋天一定会有收获的。在修炼的过程中,我体会:修和炼,二者缺一不可,你炼的不好就从修上找,你修好了,炼的效果也就提高了。

我坚信大法威力无穷。修炼的路再苦、再难我也要修下去,因为没有第二条路好走。谢谢师父。谢谢师父所传的大法。

大陆弟子 2001年4月18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