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双城市各乡镇大法弟子所遭受的迫害纪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6月1日】
对面城乡

大法弟子孙桂杰,女,33岁,双城市对面城乡长丰村人。2000年3月份的一天夜里,孙桂杰一家正在睡梦中,对面城乡不法官员和派出所五、六个不法警察蛮横地闯进来,四处乱翻,将大法书籍全部搜走,并非法抓走了孙桂杰,将她关在乡政府食堂。一同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还有李艳芬、唐凤君、王成英、兰林清和李清艳的母亲。非法关押一夜后,暴徒们又把他们转到种子站的一个仓库进行体罚、打骂,逼迫几位大法弟子骂师父、骂大法。非法关了一个月后,乡政府不法分子逼几位大法弟子的家属拿房子和地作抵押才放了他们。

为了证实大法,七、八天后孙桂杰进京上访,结果被非法关进了双城看守所。在此期间村支书记刘成江乘机勒索她家2000元,孙桂杰的丈夫孝雅林因无钱只好用家中承包的青苗地"抵债",刘成江又勒令二年不许他家种地。孙桂杰被押了20天后,双城看守所要求长丰村付600元钱把人接回。刘成江又逼迫孙桂杰丈夫孝雅林交付了600元钱,孙桂杰才被放回。过了6天后,孙再次进京上访,被关进了北京白古庙看守所,她遭到了白古庙的女干警的毒打,女恶警用电棍殴打孙桂杰,打得她欲坐不能。睡觉时头不能挨枕头。其余的大法弟子都被打得遍体鳞伤。而且在打人时,邪恶之徒专打女大法弟子的胸部,更有那些女犯人疯狂恶毒变态的殴打,还用大鞋底子抽脸,专打一个地方就打二百多下。

后来孙桂杰又被双城看守所关押了二个多月,被长丰村支书刘成江勒索了二千多元,双城610办公室又罚孙桂杰2000多元后才将人放回。她回家后,承包地又被长丰村支书刘成江勒令抽回6年,前后加一起,长丰村刘成江等人非法剥夺了孙桂杰家9年种承包地的权利。

2001年1月17日,对面城乡和双城稽查大队及乡派出所强行将孙桂杰关押在乡政府食堂。在关押期间,孙桂杰已怀孕3个多月。尽管这样,也遭到了乡政府雇佣的打手刘兴旺的毒打,因为她坚定修炼法轮大法,虽然怀孕,也被送往双城看守所。看守所见怀孕了不接收。这样孙桂杰又被关进乡政府食堂,一个多月才放回。

一同被关押的还有18人,其中有董凤芹、王春来、郭艳玲、王淑芝、高国兰、孙玉环、孙占云、刘秀芬、董胜天、王成英、李艳芬、董士金。过了两天又将其中5人送往双城看守所非法羁押。对面城乡大法弟子唐凤君、马振云、姜亚红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1年。注:对面城乡现已解体,原党委书记王信(刘成江的姐夫)已调双城市土地局任职。

(大陆弟子供稿2001年5月)

希勤乡

曹忠芹,女,42岁,炼功前曾患有肝炎、肾病、头疼眼花、风湿性关节炎,炼功后,卧病在床的曹忠芹终于告别了十三年的病体,一切病状消失。

她为了证实大法于2000年10月进京上访,被警察在夜间带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进行毒打,男警察用皮鞋用力踢前胸和肚子,直到将曹忠芹踢昏。后来她被押回双城第二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8天。610办公室向家属索要2000元钱放回。20天后曹忠芹又被希勤乡派出所抓去,一同被抓的还有王玉芳、袁只权。抓到派出所后,被户籍民警李忠革进行毒打,扇嘴巴子,揪头发撞墙、踢腿,直到李忠革打累为止。夜间让睡在板凳上,由家人送饭。派出所向家属索要1500元钱才把袁只权放出。

7天后,曹忠芹和王玉田的妻子被希勤乡派出所抓去,被村支书许镇千毒打了一顿,暴徒逼迫王玉田交1000元钱后才把他的妻子放回。曹忠芹又被非法关押6天后放回。

希勤乡被非法关押迫害的还有艾肾和赵艳坤。赵艳坤被派出所勒索700元,还有乔成华、徐淑芳、寇芳凯、寇芳启、韩玉霞、徐振东、那淑贤、周淑云、白景芝、杨玉华等23人,其中5人被送进双城市看守所。余者被勒索1000元,非法关押20-25天后放回。

寇芳启被勒索4000元,杨玉华家的四轮车被非法扣押至今未给。

乡政法书记王继文毒打大法弟子,随意罚款,其家属出门倒脏水滑倒,双腿骨折。

注:原希勤乡已解体,其乡党委书记王文力调城镇任职,并在市610办公室任要职,继续作恶。

大陆弟子供稿2001年5月

万龙乡

2001年2月,万龙乡二中教师于永新(女,54岁)正在给学生批考卷,当地政法书记张军国带人将其抓走,同时还将大法弟子王文霞、王金成、麻青芝一起关在当地政府二楼。另外还有陈淑多、李志莲等。10天后,张军国又带人将胡秀荣、韩玲秀、陈福恩三位大法弟子强行抓走也关在当地政府二楼,此时已非法抓了15人(男4人,女11人)。大法弟子胡秀荣因身体不适呕吐,临时管教也不给水,大便也只能在室内。暴徒们在寒冬季节逼迫大法弟子每天睡在地板砖铺的地上,不许铺盖,每天两顿饭。一顿不到二两的一个小窝头,有时还喝半生不熟的玉米面粥。乡政府秘书张奎风对大法弟子赵祥吉大打出手,顺鼻子淌血,逼其骂大法、骂师父,不骂就打。广宁村的陈淑多曾被多次毒打。一次陈淑多被张军国逼问是否还炼法轮功,陈淑多因坚持还炼,张军国照她的脸上猛打,后陈淑多又被派出所所长邵晓林提审,因坚持炼功,也被打了一顿嘴巴,同时挨打的还有张凤荣、薛大华等。被关者每人被勒索5000元,扣押房照,连同担保者房照一起扣押。

政法书记张军国和派出所长潘宏伟还对大法弟子耍流氓,经常说污言秽语。一次张军国提审一位女大法弟子,竟然将其单独带往三楼欲行不轨,因大法弟子以死抗拒,使张军国恶行未能得逞。

(大陆弟子供稿2001年5月)

幸福乡

我是幸福乡安西村大法弟子,2001年2月6日被抓到幸福乡敬老院强制办班。一进大门感到气氛非常紧张。我被领到屋里,当时屋里已有11人。趁打手出去,他们告诉我要有心理准备,每个人都要"过关"。

大约在九点钟以后,又抓来3人,刚进门,打手就让他们骂老师,不骂就打。庆城村一村民叫董军的不骂,被打手们揪住衣领使她喘不上气来,并迫使她往墙上撞,拳打脚踢。下午5点又抓来永支村的王薇,今年22岁,在长春打工,是回来过春节的,因坚定修炼法轮功,从村上就开始毒打一直到敬老院,从头到脚无一处不打,王薇还是坚修大法,丧心病狂的乡领导曲德平亲自领几名打手上阵,把她拽到女宿舍用皮棒又是一阵毒打,使她昏过去两次,后来同修们照顾她。她被打得遍鳞伤,周身可以数出来棒打伤痕就有200多处,而且手脚是用竹条抽打的。

直到晚上我才了解到,原来在2月3日久援村一位大法弟子进京上访,乡领导受到了处份,邪恶之徒就对我们发泄私愤,对我们(5男,11女)进行野蛮迫害,4名打手用皮棒和竹条把我们换个儿毒打,每个人的周身和茄子皮的颜色没什么两样,使骨头和肉分离。在这个过程中,打手们看着大法弟子不许交谈,在幸福乡敬老院办班期间,我们惨遭迫害,完全失去了自由。

大陆弟子供稿2001年5月

单城镇

董安太,男,30多岁,是双城市单城镇正久村的大法弟子。1999年11月,董安太与其爱人进京上访证实大法被非法关入双城市看守所,两个多月后又被转回单城镇敬老院强行转化,家中被迫花了6000元钱才将2人抽回。

2000年12月14日,董安太的爱人再次进京上访证实大法,回来后被非法关押在双城第二看守所,后被非法送往万家劳教所劳教一年,而董安太在家中被非法强行带走,董安太绝食5天才被放回。

20几天后,陈福彬带领四五个人闯进董安太家中,又强行将董安太抓走,家中有一位80多岁的老母亲和一个5岁的小女儿,当时老太太看到这情景,哭着哀求:"你们不能把我的儿子带走啊!我还要人照顾啊!"可陈福彬一夥人根本不管这些,将董安太拖到门外推上警车非法关进单城镇敬老院强制转化。1月23日晚董被送往双城第二看守所,正月初十无人照顾的老太太死在家中,5岁的孩子被接往其姨家,而董安太至今未放。

赵海军,男,30多岁,1999年12月同妻子进京上访,被关押至双城看守所,三个月后被放回。时隔1年2人又进京上访至今未被放回。在此期间,单城派出所强行将其家中电视机搬走,10多个人又欲将其家中玉米抢走,因赵海军父亲极力抵抗,2万元钱的玉米才没被抢走。

闫善柱,陈秀华夫妇于2000年1月进京证实大法,被关押在双城第二看守所,关了半个月,家里无奈被迫交了6000元钱,二人才被放回。时隔1年,二人再次进京证实大法,闫善柱被关押在双城看守所,后被送往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劳教1年。2000年12月的一天,大法弟子陈秀华在娘家侍奉老母,没过几天,镇干部陈福彬,范子林带领六七个人闯进陈秀华娘家将其强行带走,当时她母亲正卧病在床,不能自理。她母亲说:"我姑娘犯了什么罪非要抓她?"其中一人说:"国家让的,不让练就不许练。"陈秀华被强行抓上警车,连大衣也不让穿。她被带到单镇会议室进行毒打。然后给她播放北京自焚录像,之后问陈秀华有什么想法,陈说:"法轮大法劝人向善,法轮大法没有让人自焚。"说毕,几个恶警一起向她的脸上挥拳,还轮班打,当时直打得陈秀华眼前发黑。这些邪恶之徒说:"只要你炼就没你好下场,炼就打。"事后,一位旁观者都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打完后,暴徒陈福彬说:"我让你炼,你炼我就让你脸上青一道,紫一道爬着出去。

10多天后乡干部陈少伍又把陈秀华叫过去,问炼不炼了,回答:"炼!"他说:"你继续炼我就打死你,我豁出去了。"说着把外衣脱下,捋起内衣袖子,照陈秀华脸上左右开弓,打得她脑袋翁翁作响,不知打了多少个嘴巴,直到打累为止,过15分钟后,又开始打,最后把陈秀华摁在地上又踢又踹。一位60多岁的老锅炉工实在看不下去了,把陈秀华从地上扶起来,恶人陈少伍才住手。

象这样天理不容的邪恶行为在小小的双城市(县级)比比皆是,可想在中国大陆也不知道有多少为追求"真善忍"信仰的人民惨遭迫害,这就是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外宣扬的"团结教育挽救"以及"人权最好时期"的真实写照,这也是江氏走卒、双城市委书记朱清文一夥迫害大法的"政绩"。

希望世界所有的善良人们给予关注!

(大陆弟子供稿2001年5月)

我及全家的遭遇

我是黑龙江省双城市某乡大法弟子,我于96年修炼法轮功,通过学法炼功身心发生巨大的变化,特别为国家节约医药费达1万多元。为了弘扬大法在家建立炼功点,义务为邻村学员放老师录像,义务教功。使有缘之士得法。

1999年7月22日江泽民等政治流氓突然假借政府名义迫害、诽谤法轮功,我们学员去黑龙江省政府上访,回来被乡政府不法人员非法关押一个月左右,不法之徒并把我们几个大法学员在村里软禁并有人看管。最后我们被逼无奈违心地写了保证书才被放回家。在江泽民犯罪集团迫害大法之前我们在双城市将要办书画展,我和同修制牌匾,7月23日被乡派出所查收,同时还给制匾人拘留并且罚款500元。

99年到2000年8月,我曾多次被希勤乡派出所传讯,常有轮流打骂现象,如内勤李云忠拿剪子对着我胸口找有没有法轮。

2000年8月18日,我去北京信访局上访想向国家反映真实情况。19日被天安门公安分局拘留,晚上送往哈尔滨市驻京办事处,希勤乡接到通知后,我又被送往双城驻京办事处。暴徒给我带手扣子,没黑、没白两人一张小床,乡组织委员吴中革和村支书记那振宽在京住游两天,去时坐飞机,回来在火车上把我扣锁在行李架上。回到双城没给我送拘留所却送回本乡派出所,往二楼上时,外勤刘永泽踢我一脚差点把我踢到楼下。暴徒逼迫我顶着雨给他们起厕所。晚上我被反扣子扣到暖气管上坐在椅子上过夜。第二天乡领导和派出所到家要牵奶牛,家人阻拦没牵成,又进屋乱翻东西,把摩托车钥匙翻去,把我家的摩托车骑到派出所。后把我妻子骗到村上,刘永泽说村上要7000元进京费,以摩托做抵押,若不给就摊在老百姓身上,我妻子为了百姓签了字。后暴徒们向我索要16,000元并且拘留我,我不答应,然后暴徒们把我送双城市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从北京到本地派出所我一共带手铐一百多小时。回来我去取摩托车,暴徒强行要钱,摩托零件损坏多处。此次上访在双城到乡政府到派出所共花了8500元,进京费5500元,派出所索要500元取摩托车,双城615保押金1000元,余下零花找人和饭钱都不给我们开收据。

2001年1月17日(阴历腊月廿十三)我带家母去看病,乡派出所和村治安员去医院把我押到派出所拘留一宿。原因是问炼不炼了,我说继续炼。暴徒们说:只要我骂李洪志老师就放我回去过年。我没有答应他们。18日下午我被送双城刑拘65天,在此期间暴徒们让我们看自焚事件录像又强制学习。尽管如此也没有改变我们坚修大法的这颗心。

回希勤乡又办10天班,乡领导还是逼我们说:骂老师就放你。我说办不到,最后说要看管费和抵押金共700元,并且不给开手续。我被非法关押在双城看守所期间,派出所欺骗家人拿2000元说保证不劳教。我妻子也是修炼人为了说句大法好春节被乡政府拘禁23天,最后要抵押金1000元和用牛照做抵押物。我上次进京还押了一个牛照。春节是人们最愉快的节日,合家团圆的节日,而我们夫妻为了证实大法是正确的,师父是清白的,被歹徒拘留、拘禁。可想而知我家一位老人和两个孩子还有养殖的10多头奶牛没人管,最后牛分给哥哥家带养。父母孩子也是他们代我照顾的。我家老人都70多岁,父亲脑血栓,孩子才10岁左右。

江泽民等政治流氓说我们抛下家庭、亲人不管。到底是谁让我们生活如此凄惨呢?不论坏人利用什么办法也改变不了我坚修大法的心。我们可以放弃一切证实大法是正法,是真理,师父是清白的。师父为救渡众生遭此诽谤,我们是绝对不能接受的,尽管我们付出一定代价,我们觉得太值得了。

(大陆大法弟子2001年5月)

讲真话惨遭迫害

我是黑龙江省双城市法轮大法修炼者,于99年12月21日去北京信访局证实法。在双城车站查身份证被站前派出所扣押,身份证被乡派出所扣押,之后执法人员逼我们骂大法和师父,我们没屈服他们,之后他们又通知本乡派出所把我们三人押回来。暴徒开始搜钱、辱骂,接着按头往水泥墙上撞,打耳光,踢,打人的恶人是派出所户籍警李云忠和希勤乡组织委员吴中革、政法书记王继文轮流打。打完之后暴徒们用手铐把我们铐在暖气管上过夜,坐在椅子上,扣了一宿,扣押5天。我们绝食才放我们,还骗我家拿500元钱。暴徒们说:炼法轮功的告都没处告,没人敢管。

(大陆大法弟子2001年5月)

恶有恶报一例

双城市烟草公司原副经理孙清秀污蔑大法,并利用职权阻挠大法弟子上班,其妻也污蔑大法。今年4月夫妻二人乘车出门,遇车祸,孙清秀脑袋被撞揭盖毙命,其妻胸部以下撞残。

(大陆大法弟子供稿2001年5月)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