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洛阳市部份大法弟子遭受迫害情况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6月11日】何朝旭,男,26岁,第一拖拉机集团公司职工,2000年下半年得法,学法后心性提高很快,于2000年12月28日进京护法,后被拖拉机厂公安处抓回,刑事拘留一个多月不肯写邪恶势力所要的什么“保证”,春节前被送进洛阳精神病院关押至今,其间被强行打针灌药受尽摧残仍拒绝在所谓“转化书”上签字,现情况不明。

王卫平,男,38岁,洛阳浮法玻璃集团公司高级工程师,原玻璃厂炼功点辅导员,因坚持修炼大法,被洛玻公安处(洛阳市给玻璃厂下的指标下半年必须劳教4个法轮功学员)于2000年7月从陕西韩城老家骗回,送进看守所后劳教三年,现被关押在洛阳五股路劳教所,至今未在所谓“转化书”上签字。邪恶之徒为达到所谓的转化的目的,现将他关在一小屋内,坐在一石凳上,从早上五点至晚上十一点看诽谤大法的录像,进行强化洗脑。

路峰,男,31岁,中信重型机械公司职工,于是2000年下半年(具体月份不详)被涧西分局劳教三年,因拒绝强化洗脑,被调至最苦的地方干活,并且不让家里人探望,拒送一切生活物品,至今情况不明。

熊玉花,女,60多岁,因进京上访被拘留两次、关在精神病院一次,办"转化班"两次仍坚持修炼大法,今年四月底被抓走,至今下落不明。

郑绪荣,女,年近60,洛阳浮法玻璃集团公司退休干部、共产党员,曾担任辅导员,1999年底因进京被抓,拘留15天后交保释金5000元放出,于2000年春节办班不接受洗脑而被刑事拘留10个月后判刑三年,现关押于新乡。

2000年12月25日洛阳市准备集中在劳教所办所谓的转化班,因12月25日洛阳东都商厦特大火灾,办班的时间推迟到12月29日开始抓人,到2001年3月把七名拒绝接受洗脑的大法弟子送进看守所准备劳教。大法弟子们在看守所集体绝食十天。警方怕出事编造谎言将她们放回家。一星期后,警察又突然将此七人从家中或单位抓走,直接送进劳教所劳教,现在情况不明。

张香,女,49岁,河南省偃师市缑氏乡人,因2000年3月份去偃师政法委说明法轮功是正法,并请求放了去北京上访的学员,结果被缑氏乡致跃斌、李占才他们一夥流氓打手带回拘禁3天,3天后要担保金2000元。张香没有罪,他们是去向政府说实话的,可是因交不起被勒索的所谓“保证金”,当夜被这帮流氓打手毒打得神志不清后带上手铐吊在栏杆上几个小时,后又被送进偃师拘留所。三天后,张香被乡干部送进了白马寺精神病院。他们还要受害者自己付医药费:送精神病院的车费一百元,医药费3800元。张香丈夫贾书房给他们1200元,分文没退并且连单据也被夺走。

赵振德、致跃斌、李占才一夥歹徒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闯入民宅,抄家,翻墙跳入民宅。他们的打手刘洪勋说:“我就是翻墙了你能咋地?什么法不法?我这儿没法!”抬手就打人。他们共抄了10家并罚款,即使现在不炼了也罚1000元至5000元,法轮功学员只要上了他们的黑名单的,不掏钱就会被抄家。

张建成:男,42岁,河南偃师缑氏乡扒头村人,因买了100件汗衫,让其他功友印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结果被刑事拘留35天后判劳教2年,十几万元的农机配件被抄。

段现军,男,35岁,河南偃师高龙乡大屯村人,因去北京上访,拘留35天,交保证金3500元,又交乡政府2000元,共5500元后被秘密劳教2年,现关洛阳劳教所。

习少静,29岁,贾移平,27岁,缑氏乡唐僧寺村人,2000年11月16日2人进京和平请愿,被送回刑事拘留28天。在拘留所期间,因炼功被带上了偃师有史以来从没有人用过的刑具、工字镣铐,带上后站不能站,坐不能坐,铐了二天后又带上了刑具“海底捞月”12天,反手镣在大腿处重叠,24小时不给松镣,生活不能自理12天,滴水未进,看守所里干警没人过问。后来同室的犯人集体报告,才招来了干警。他们强烈抗议、要求放他们出去,这才放了回来。六天后习少静、贾移平又被抓到偃师转化班洗脑。因为怕给他们非法用刑的事被其他大法学员知道,在此只呆了二天,又被抓去拘留30天,不写保证又加15天,后被秘密劳教2年。

2000年2月,陈现娥,胡翠英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的历史博物馆前看时被警察盘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因答“是”,结果在没有触犯国家任何法律的情况下便被带到附近一派出所,而后被送回原籍关押近四个月之久。

在关押期间还有二人受到了酷刑的折磨,这二人是陈现娥与袁相凡。被关的五名法轮功女弟子在超出了最长法定拘留期后又被转到看守所继续拘留。在这种情况下,五人联名写信向县长问被超期关押的理由,因此便被看守所暴徒罚跪,五人口中轻声地背诵经文,一管教在旁边听到恶狠狠地说:"陈现娥,你还敢背经文!让你坐铁坐椅看你还背不背!"马上陈现娥便重刑加身,进号室放在厕所里边。号内其他女犯无不落泪。

在这个看守所此种刑具是最重的,同号一住了4年的女犯人说她还从来没听说过有人被罚带这种刑具的。看守所的管教干部只不过是得了县领导的授意,"整,看她们有多硬!"就置天理与国法不顾,做出如此毫无人性的事。

另一位受刑的袁相凡的情况是这样的:写联名信而被罚的第二天早上,管教进号叫袁相凡写检查,袁小声说:"我不知道哪错了。"管教二话未说,转身出号房拿了"铁座椅"让袁相凡坐了进去,这是在他们向上级申报“文明监狱”期间发生的事。号里的犯人都以为过两天上级领导来监察,到时袁相凡肯定会被放出来的,谁知道他们让四个犯人把坐在刑具中的袁相凡抬到邻院拘留所,藏在袁的嫂子任琴(法轮功弟子)和胡翠英的号房内的厕所前。这样所里虽然有人在受刑,上级领导却看不到了,在领导眼里这里俨然一“文明监狱”。

陈现娥受酷刑两天两夜,袁相凡更重四天三夜。两人在刑具中胸部、双手双脚都被钢筋固定,完全不能动。吃饭是别人喂,大小便别人接,受刑期间二人双手双脚肿的非常厉害,身上钢筋、三角铁卡出的青印一个多月不退。就是这样她二人也没有怨恨任何人。



犯罪分子录:

牛文庆,偃师市政法委书记、市委书记,经常出谋划策迫害法轮功学员,并且说:"谁炼法轮功就是反党反人民,谁去北京就是和政府作对,政府就是要打击,对待法轮功顽固分子,喝药给你递瓶,上吊给你递绳!”

乔跃强,洛阳市西工区检察院副检察长,610办公室驻偃师负责人,用卑鄙手段骗取李妙能、齐苗智等人转化、写保证,但背地里派人抄家。

府店乡副书记李从玲,村主任、缑氏乡党委书记赵振德、政法委书记致要斌、610办公室主任及东坡、李占才、打人凶手刘洪勋。

偃师市政保科科长杨小民、公安局副局长马康,610工作人员韩国庆、张宏道等。

(大陆大法弟子 2001年6月10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